第十章 窗户对面的女鬼(1 / 2)

阴夫:情咒美人 绮凌 1506 字 2021-05-04

“我说高冉,外面的天气那么好,你这朝南向阳的屋子怎么还那么阴冷”。

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阳光扑面而来。

当看见高冉家对面的那栋楼时,我惊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栋楼5楼的窗户,正对高冉卧室窗户,而窗边背对着我站了一个女人,长发及腰,穿了一身睡衣,诧一看又好像是面对我,看上去说不出来的别扭。

一瞬间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鬼,大白天不会见鬼了吧!可是,连小学生都知道,鬼白天是不敢出来的。

可那个女的站在窗边一动不动,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贞子。

为了确定我不是见鬼了,我叫了声高冉,问她能不能看见对面窗边的女人。

高冉做起来望了望,说:“嗯!看见了,不过,看着挺吓人的”。说完,她又缩回了被窝里。

既然高冉都看见了,那肯定不是鬼了,我松了口气。

看高冉病怏怏的,又看看她乱七八糟的家,我忍不住拿起了扫把。

打扫完后,我下去楼下买了点菜。

想必她这两天除了泡面,什么也没吃。

走到高冉旁边的那栋楼时,我抬头望了望正对高冉卧室的五楼,玻璃窗紧闭,一个人也没有。

想必是自己鬼见多了,把人都当成鬼了。

当天晚上,我简单的做了点菜,高冉吃完又去睡了,她就是在家里身上也总是裸着毯子,看她要死不活的样子,如果明天再不好,我看得去医院了。

吃过饭、高冉又去睡了,她退烧药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吃完了,于是……我又下了楼。

小区门口……。

“老板,买两个红薯。”

“好嘞”!这老板个头也就比我高一个头,嗓门倒是挺大的,也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又被他吓一跳。

拿着红薯刚想走,那男的又叫住了我。

“怎么了”,我满脸疑问。

红薯老板指了指他烤箱,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为人民服务,不过我收钱)。

看到这,我这才上下打量了一下红薯老板,五官长的挺突出,鼻梁高高的,头上两边的头发剃的短短的,中间留了一撮在后脑勺扎了一个揪,穿的是三叶草的一套运动服,看上去挺帅挺有型的,我脑子里一下把他跟鸭子挂上了边,要不然一个卖红薯的哪舍得这样打扮。

我对老板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不需要什么服务”。

转身刚想走,那红薯老板又叫了一声:“美女如果想摆脱某些东西,又或者你本人或者亲人或朋友常病不起,可以找我,我愿意为你服务”。

我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那红薯老板,挺正常的一个人!怎么说的话让人莫名其妙。

然而那老板又说:“姑娘你那么笨我跟你直说了吧!你身上阴气太重,请问,有没有发生一些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事件”。

我警惕的看着这红薯老板,一个字不敢说,不知道他会不会别有用意。

我从新走到红薯摊前:“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红薯老板看了看我手里拎的药“你这个朋友病的不轻啊,这药恐怕没用,或许是被某些东西缠上了”。

我愣了几秒没说话,那红薯又老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看了看,上面写着,卜天鸣。

而下面还有一排小字,看风水、破解灵异事件、道场、法事、殡葬一条龙。

“什么意思”。

老板笑了笑:“你朋友被脏东西盯上了,你手里的这些药恐怕起不了什么作用,如果有需要,可以打名片上电话call我”。

原来是个看风水的道士,我半信半疑的将名片放进兜里,说了句谢谢便转身离开了。

到家后,高冉一个人躺在卧室里,面部有些惨白,看上去让人心疼。

我倒了点水把刚买的药拿给了高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