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突如其来的声音(1 / 2)

阴夫:情咒美人 绮凌 1421 字 2021-05-04

这次是个中年女的,又看看车内确定就一个女司机我才敢上车。

上车后那女司机说:“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的!到哪去”。

想到那两具尸体,又想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简直就是场噩梦,让我吱吱呜呜说不出话,眼泪又不听话的掉了出来。

见我哭,女司机紧张的又说“不想说咱就不说,不哭不哭,不过你运气挺好碰到了我,这条路平时很少有车辆”。

我抹抹眼泪说道“去南宏大学”可是又想了想,我现在这个样子去学校似乎有些狼狈,还是先回家在打个电话给老师请假好了。

想好后,我又改口“不好意思,去幸福小区”。

司机阿姨应了一声,我们就都没在说话,真不知道那个黑车把我带到了哪里,一路上山路十八弯的走了快半个小时才看见少许车辆,可外面还是荒无人烟。

我打了个瞌睡疲惫的靠在车做椅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硬是被那个司机阿姨晃醒的,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向车外,车子已经停在小区门口了。

付钱后我下车冲冲忙忙一路回家,推开门的刹那我差点哭了出来。

花婆婆听到门响后,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看见我后惊讶道:“可乐啊,你不是应该在学校,平时都是一个礼拜回家一次,怎么昨天刚走今天就回来了,是不是生病了?”

花婆婆全名叫王翠花,我跟她其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她虽不是我亲人,却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就连我亲爸妈都很少管我。

这也怪我自己命不好,每次回爸妈那里,还没呆两个小时,我爸就要赶我走,我妈就坐在屋里哭,我还有个比我小几岁的妹妹,被爸妈宠着护着,看到她在想想我自己,为什么都是爸妈生的,她能得到爸妈的疼爱我就不可以。

刚开始我以为是爸妈不喜欢我,最后开始恨他们,每次花婆婆提起我爸妈我就生气,气他们生下我却不管我。

直到有一天,花婆婆跟我说了缘由。

从我一出生,我妈就生病,一直卧床不起,我爸在外做生意还连出事故。

最后就找了个算命的神婆改改运势,可那个神婆说我命硬,专克亲人,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爸妈把我送给了一辈子没结婚又没子女的花婆婆。

看见花婆婆后我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流,花婆婆见我哭神情紧张的放下手里忙活的事,担心的连问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进屋后走到饭桌前坐下,一直抽泣,花婆婆在一旁急的眉毛鼻子脸都皱成了一团。

抹抹眼泪收回了情绪,然后把我昨天做黑车得事情跟花婆婆说了。

她听后气的脸色大变,掏出她老人按键机说要打电话报警,110刚按出了一个1字好像想到了什么,停下手指又问我:“可乐,你有没有受伤,谁送你回来的,你是怎么挣脱那两个人贩子的”。说完她浑身上下的看我,生怕我受到一点伤害。

我咬住下唇,低下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到昨天晚上虽然被那个男鬼救了,但是我连他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又被他给……我怎么都说不出口。

花婆婆见我不说话,又焦急的说道:“可乐别怕,还有什么事情跟花婆婆说,我们报警,法律会制裁他们”。

“花婆婆,那……那两个人贩子已经死了,被鬼杀的,我也是被鬼救的”。

“什么?你又看见鬼了?还被鬼救了?”花婆婆一脸不可思议,“所谓人不犯鬼,鬼不犯人,除非有自己犯下的孽债鬼来讨债,所以怎么会有鬼救你,他如果救你杀了人那就是触犯了人与鬼的界线,他会被打入十八城地狱,永生永世受尽折磨”。

“可乐你没看错吧”。

“我没看清,我不知道”花婆婆越说我哭的越厉害了,一直抽泣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