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番外《终相逢》中(1 / 2)

碎玉投珠 北南 1700 字 6个月前

购买比例不足,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撤销。

他和丁汉白并肩朝回走,一米米,一步步, 到大门口上台阶, 经过前院回小院,走到廊下步至卧室外, 同时立定,扭脸对上彼此的眼睛。

无风,丁香花的香气被锁在空气里, 掩盖住丁汉白身上的酒气。“早点睡, 礼物就算你给了。”丁汉白说, “我体不体贴?”

纪慎语已经推开门, 回答:“体贴……谢谢师哥。”

不料丁汉白补充:“用不着,以后少跟我犟嘴。”

各自回房,丁汉白始终不知道纪慎语闭关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今天的颓丧是因为什么。而纪慎语服了软,还道了晚安, 总之暂释前嫌。

月落日升,丁汉白险些迟到, 吃早饭时狼吞虎咽,动作一大又杵掉纪慎语的包子。到单位时仍然晚了, 晚就晚了吧, 顶多被张寅说几句。

丁汉白做好挨批评的准备, 结果张寅端着茶杯在办公室溜达,而后立在窗口吹风,像家有喜事。他伏案工作,片刻后肩膀一沉,抬头对上张寅的笑脸。

“有事儿?”丁汉白纳闷儿,这厮今天好反常。

张寅问他:“你不是吹牛一脚能跨进古玩圈么?那去过市里几个古玩市场没有?”

多新鲜啊,丁汉白说:“去过,又不要门票。”

张寅天生的挑衅脸,招人烦:“那你淘换到什么宝贝没有?”

丁汉白答:“那里面没什么真东西。”他懂了,这人有备而问,想必是捡漏了。果不其然,张寅拍拍他肩膀,招手让他跟上。

主任办公室的门一关,丁汉白看见桌子中央摆着一青瓷瓶,张寅满脸的显摆,等着听他说一句“佩服”。他弯腰伏桌上,全方位地端详,张寅还给他紫光手电,胸有成竹地说:“别整天吹,用真东西说话。”

丁汉白目不转睛,连抬杠都忘了。

“怎么样?”张寅逼问,“看出真假没有?”

丁汉白看得出,器型款识哪哪都过关,那上面的脏污更是有力证据,证明这是件海洋出水的清朝青瓷瓶。但他纠结,他莫名其妙地感觉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

他当然见过,这就是他扔掉不要的那堆残片。

他当然又没见过,因为纪慎语捂得严实,脱手之前密不透风。

张寅显摆够就撵人,丁汉白站直往外走,拉开门回头问:“你在哪个古玩市场淘的?卖主什么样?”

“玳瑁。”张寅说,“卖主是个败家子,换完零花钱估计不会再去,你不赶趟了。”

直到下班,丁汉白的心始终系在那花瓶上,分秒没收。怎么偏偏让张寅捡漏呢?他郁闷,郁闷得路上差点闯红灯。

可心底又疑虑,那真是件好东西?他还想再看看,抓心挠肝地想。

反观张寅简直春风得意,奔了崇水旧区,在一片破平房里转悠,斑驳灰墙窄胡同,各家门前的名牌一层锈迹。57号门口停着辆手推车,车上堆满废品,进门无处下脚,一方小院里也全是废品,逼仄不堪。

冬天挂的棉帘子还没摘,张寅掀开进去:“在不在家?”

就两间屋,穿着汗衫的老头从里间出来,不吭声不看人,先反身锁门。张寅找椅子坐下,讥诮地说:“防亲儿子像防贼一样,你累不累?”

老头转过身,其实不算太老,顶多六十,头发根根直竖,完全是怒发冲冠。皮肉也没松,看着孔武有力,不过左眼污浊,半合着,瞎了。

人们叫他瞎眼张,没人知道他真名叫张斯年。

“下班绕我这儿,你不累?”张斯年这才回答,到脸盆旁边洗手边问,“有何贵干,卖废品?”

张寅听见“废品”就来气,撇下来意,站起来呛声:“糗在这犄角旮旯收破烂,你让我脸往哪搁?外头堆着废品,里头攒着赝品,我看你八十推不动板车之后怎么办?!”

张斯年挑挑粗眉,扯着瞎眼的轮廓:“不怎么办,等我两腿一蹬,你要是乐意,就拿板车把我推野山脚下一埋,妥了。”

眼看要吵起来,张寅鸣金收兵,从包里掏出青瓷瓶,就着屋里昏暗的光线换话题:“妥不妥的,你看看这个。”

张斯年立在原地:“光看看?”

张寅笑起来:“我要换哥釉小香炉。”

他势在必得,一年半的时间来了三趟,三件东西花光四五年积蓄,全被对方一句赝品打出门。这回不一样,他有信心,他得让老头屁都不放地去开里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