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离去(1 / 2)

命犯单身狗星 翔炎 1324 字 2021-05-10

手机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一句沙哑的男声传出来:“为什么?”

肖名昭喉咙似乎被堵塞了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份工作,他真的花了很多心思,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不想就这样放弃掉。但他现在想离开黄萱,离得远远的,换句话说,就是他有点想回老家了。

这并不是逃避,而是解脱,对双方而言,都是种解脱。

肖名昭知道自己的斤两,他给不了黄萱其想要的生活。况且,他发现了,自己最近对黄萱的感情也在慢慢淡化。

长时间的争吵,夹杂的冷战,使得双方的感情已经到了一个近乎冷漠的边缘。

黄萱提出分手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语气也越来越坚定。

与其到最后双方撕破脸皮,倒不如现在就离开,一了百了。至少……还能留下一点点美好的回忆。

最重要的是……肖名昭发现自己的病又犯了。

那种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的剧痛,幻觉,以及随时随地的昏迷,以前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经常犯,每个月都有一两次。

这对他年幼时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医院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来到尚海后,这病大学四年间居然一次都没有再犯,甚至还找到了一个心仪的女朋友。他曾一度认为,尚海就是自己的福地,幸福地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可惜,梦就是梦,终归还是要醒来的。

除去感情问题的原因外,肖名昭也不想拖累对方,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时不时昏迷的凄惨模样。

手机对面那边,见肖名昭久久没有说话,便长长地叹气一声:“好吧,既然你决定了,就这样吧。我们这也不是太正规的大公司,辞职表你就不用写了,这个月的工资我两天内会发到你的卡上。无论你以后想做什么,我在这里都先祝你一路顺风。”

没等肖名昭回话,对面就先挂机了。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肖名昭有些茫然。老大为人不错,对他也挺好,自己任性地辞职,肯定会给他造成一些工作上的麻烦。

不过这时候,多说也无益了。

他放下手机,去厨房里拿出一碗康师傅泡面。

撕开包装,从饮水机那里倒上开水,盖住。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等侍。

从下午昏迷到现在,足足有九个小时,他早已经饿了。

肖名昭依然没有开灯,但屋子中却不算太暗。霓虹灯的光亮从外边透进来,在房子中映照出一片片晃动的,五颜六色的亮斑。

光光暗暗,影影绰绰中,混着外边街道上的喧哗声。

明明是很吵闹的环境,不知怎的,肖名昭却有一种心灵上宁静的感觉,他甚至能听到墙面上,挂钟秒针走动时,发出的‘嗒嗒嗒’声。

五分钟后,泡面浓郁的味道散发出来,肖名昭静静地把泡面吃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牙刷,毛巾,几套衣物,以及一块绘画用的数位屏,这就是肖名昭全部的家当,连一个旅行包都装不满。

东西少得可怜!

将钥匙放到黑色玻璃桌面上,肖名昭带着两分留恋,环视着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小家,片刻后,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