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二个中二病(1 / 2)

“哈……。”

被这种人缠上就只能自认倒霉了,刘秀只想赶紧甩开这个一把年纪还妄想症大爆发的中年人,然后去找体格魁梧的班长来处理。

“那啥,我家也有这类的符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用那个作为赔偿……。”

对方死缠烂打的原因就是在怪罪自己把他手上那符纸怎么怎么样了吧?那么赔他一个总可以了吧,刘秀是这么想的。

但大叔的反应和刘秀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原来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还有闲心和我开玩笑,果然是有什么作为依仗吧。”

刘秀皱起眉,这次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死缠烂打也要有个限度啊这中二病大叔,都这样好言相劝了还不是好歹,刘秀觉得还是叫保安来处理会比较好。

“我说你啊,一把年纪——”

完全没在听刘秀说话,大叔露出了深沉的笑容。

“不过啊,把半吊子的超能力作为依仗也太过不谨慎了点。”

这话说的可就很惊人了,刘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大叔。

“那什么……就算妄想也要维持一下设定吧?又是符纸又是超能力,元素会不会杂了点?”

想把时兴的流行元素和传统元素混合在一起不是不可以,因该遵守基本规则然后用更巧妙的手法来把借口圆滑处理才是正途,这种像是前一秒还穿着古装后一秒就跨上摩托车扬长而去的混搭只是把杂乱的元素没有规则地糅合在一起,粗暴过头只会让人反感而已。

这次轮到大叔摸不着头脑了,他观察着面前学生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很大可能真的就只是个无关学生,可这样一来看破障符一事又该怎么解释?总不至于是电影小说里经常出现的所谓天生阴阳眼吧?再说了就算是阴阳眼也不对啊。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难道是我弄错了?不应该啊……。”

大叔还记得在学校外被看破障符时的场景,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就像是被某种难以言喻的不祥之物盯上,寒意在背上游走的感受至今清晰明了。

看到大叔言语间有放弃的意向,刘秀松了口气,他真怕这种鸡同鸭讲的对话持续下去会闹出更严重的事故来,就算不发生事故,一直被困在卫生间里也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人生经验。

“明白了就好,现在能让我离开了吗?”

这个问题算是烟雾弹,刘秀并不打算激昂希望放在脑子不太正常的怪人身上,因此他趁着大叔因为这个问题动摇的空隙慢慢朝门口移动,运气好的话能在大叔反应过来之前争取到最有利的起跑位置,接下来就是展现年轻人脚力的时候了。

刘秀对于自己的体力和脚力没什么自信,不过终归是年轻人,怎么都要比一身老年病预定的中年人强才对。

刘秀的想法挺好,唯一没有考虑到的就是万一这中年大叔是每周都会定期去健生房几次的运动派该怎么办。

所以,刘秀的计划最终失败了,而且失败理由和大叔完全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