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前我还是一名富二代,老爸开酒吧的,三个月后我却站在一家酒店休闲俱乐部门口,不是去消遣,而是去做公关!更让我愤怒的是,践踏我尊严的是第一个客户,居然是狐狸精般,害的我家破人亡的女人:夏芸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