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狱中失控(2 / 2)

竹心劫 嘟嘟酱 728 字 2021-05-10

“怎么样?!还想死吗?还想杀我吗!”孟竹心微眯起眼睛,浑身戾气好似会割人的利刃,一刀刀要将她凌迟。

“你给我记住!你的命是我的!我要你死,你便是死!我要你活着!你就必须活着!”

青鸢再笑不出来,眼眶发红,像是只已到穷途末路的困兽:“孟竹心....你不是人....”

“呵,我不是人!但我是你丈夫!”孟竹心眼神滑向她敞开的领口,回想方才女人引诱的模样,莫名觉得喉咙干涸:“是你丈夫,就要你活下去!”

“不!你不是!”青鸢身子一颤,几乎是在尖叫。

“我当然是!”他说的理所当然,不由分说脱下外套给她裹上,突然就打横抱起,任由对方如何挣扎都不肯松手。

“我们拜过堂成过亲,我就是你丈夫!你认不认,这都是事实!”孟竹心朝她牢房大步走去,语气竟有丝温柔:“况且,你说过,你爱我。”

“那我有没有说过我恨你!”青鸢龇牙咧嘴,撕扯上他臂膀,突然猛地一口咬在对方肩头,嘴中霎时充满铁锈般的液体。

“嘶。”孟竹心吃痛却没有躲开,加快步伐走进牢房,一把将门关上,瞪向那群狱卒怒吼道:“看什么看!给我滚!”

狱卒连忙灰溜溜跑开,偌大的天牢里,只剩下青鸢与孟竹心在枯草堆中撕扯折磨。

她早松开了嘴,却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低头哭得没有声音,水珠混合着血液将男人衣衫弄得好一块缨红。

“解气了?”孟竹心喘着粗气,搂过女人身子,脑袋抵上对方额头,还能对视上她湿润氤氲的眼睛。

青鸢脸颊划过条长长的水痕,语气很轻,却是咬牙切齿:“没将你挫骨扬灰,怎么都不解气....”

“呵,好,”男人轻笑了声,像是也不在意,手臂越发用力的扣住她肩膀,使人动弹不得。

“既然你没解气,”他手捏着她的下巴不让别过脸去,距离近到能清晰看见睫毛颤动,灼热的呼吸在彼此间喷洒:“那就让我来解解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