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颠沛流离(1 / 2)

竹心劫 嘟嘟酱 824 字 2021-05-10

他们逃到城外时,萧然后背已被鲜血湿透,脚步蹒跚的几乎昏死过去。

青鸢只好扛着男人臂膀,辗转到个偏僻村庄里,找了个老阿婆家简单安顿。

城内官兵正四处搜索,恐怕他们在这儿也呆不了太久。

况且萧然当下伤势严重,若再拖几个时辰,性命不保也未可知。

老阿婆无儿无女,年纪大得眼神也不太灵敏,好在屋中东西还算齐全,青鸢找她要来些烈酒与绷带,打算先给萧然包扎伤口。

萧然是盛国二皇子,也是她幼年囚禁时光,鲜少的一位玩伴。

他本乃皇帝最爱的贵妃所生,可哪知三岁时,贵妃吃了碗桂花羹后,便七窍流血,惨死于冰冷宫闱中。

从此,那原本机灵可爱的天之骄子,再也不说一句话。

直到她五岁入宫,意外撞见落进湖里,却都不肯呼救的他。

她用牙将萧然上衣撕开,让烈酒先给伤处消毒,又用绷带勉强算拉扯合上,若能熬过这两夜,应该再无大碍。

可天不遂人愿,刚到半夜,萧然便发起高烧,神志迷糊的唤着她名字。

青鸢将他翻过身检查,果然伤口已经化脓,必须要找大夫来用药,否则怕是命数堪忧。

“鸢儿....别管我....快逃....”萧然口齿不清的嘀咕着,辗转间还在担忧。

她起身换上件干净衣服,抓紧他手掌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

趁着夜色,青鸢用件碎花布遮住自己脸颊,匆忙往长安城中赶去,只但愿能在破晓时,能找到一家郎中。

城内,果然大量官兵正在挨家挨户搜查。

她刚进城门便瞧见道身影,连忙蹲下用泥土弄得蓬头垢面,趁对方不注意,钻进小巷子中躲避。

孟竹心带着队兵崽子,从大道间路过,原本不威自怒的面容,此刻似乎更加凛冽。

他冰冷的目光扫视过每家门户,仿佛恨不能穿透泥墙,不放过眼前一丝一毫。

“搜!给我仔细搜!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