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要你偿命(1 / 2)

竹心劫 嘟嘟酱 955 字 2021-05-10

青鸢坐在牢房枯草堆中,抱紧自己双腿,对塞来的冷饭视而不见。

“耶加·青鸢!”狱卒拿着大把钥匙,叮铃啷当的过来将门打开:“赶紧,出来!”

她麻木的抬头看了眼,并不反抗,用手肘支撑着踉跄站起身子。

这是在天牢的第四个月。

那日狱卒简单给手包扎后,便又将她丢回牢房,从此再没见过孟竹心。

她也再没说过话。

“疯婆子!又不吃饭!”狱卒瞧了眼地上碗筷,一脚踹翻,连吐两口唾沫骂道:“迟早饿死你!”

青鸢面无表情,顺从着往外踱步,连眼皮子都没抬过。

“呵,今天审你的可是大人物。”穿过天牢阴暗的走道,狱卒冷笑:“我看你还能不能继续装哑巴!”

说完,还未等她站稳,那人已从身后猛地狠推了把,脚步跨入大厅。

刺眼的阳光霎时令她偏过头,而坐在那审讯台上的,正是三月未见的孟竹心。

青鸢微怔的站在那,下意识用镣铐遮住手腕结疤的地方,又缩进袖子里,只想让自己此刻体面一些,哪怕单薄的身子早瘦得不成样子。

“你手怎么了?”

她身子轻顿了顿,将哆嗦的手遮得更严实,眸底隐藏起尖锐。

为什么要问她,既然挑断了她手筋,难不成还要大庭广众下羞辱她!

“不是拜大将军您所赐么。”青鸢声音很淡,若非尾音颤抖,几乎听不出什么情绪。

男人依旧那副毫无波澜的表情,微皱的眉目晦暗莫名,瞳仁仿佛望不尽的深渊,压到她无法喘息。

“跪下。”孟竹心说,不带一丝情绪。

青鸢不动,抬头直愣愣的凝视他。

不知谁在身后一踹,她霎时失去平衡摔跪在地上,膝盖也磕得钻心生疼。

“楼兰战犯耶加·青鸢!奥古在哪里,说出来。”

孟竹心显然没耐性陪她瞎耗,单刀直入主题,冰冷的声线像刀刻般锋利。

青鸢埋下头,暗自捂住自己手腕伤疤,空洞的眼睛里只剩下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