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宫门闹剧(1 / 2)

竹心劫 嘟嘟酱 1026 字 2021-05-10

在青鸢坚持下,萧然无奈答应第二日便启程。

他让婢女用厚棉被褥将马车铺垫好几层,又小心翼翼将女人搀扶坐好,深怕路程颠簸,损伤青鸢身体。

御医临行前特带来几包草药,语重心长的要她多休息,路上记得按时煎服。

去漠北一路艰险,要跨越整座盛国,还要穿越无数山脉,青鸢想笑老头子杞人忧天,却还是点头收下,恭敬地向对方行礼致谢。

萧然在前方驾车,滴滴答答着便驶出了宫门。

青鸢靠在软垫上,手下意识捏着衣袖挡住伤疤,看向窗外晃过的车水马龙,表情木然。

或是命运捉弄,皇宫门口,孟竹心正小心翼翼扶下自己未婚妻子沐珊珊,朝皇宫内缓步走去。

她垂下眼眸,觉得瞳孔刺痛,却并不想再多照面。

可哪知孟竹心不过刚擦肩这马车,便像触电般愣住,回过头去突然高喊:“停车!等等!”

萧然因该想赶紧离去,反而狠打了鞭马屁股,却不料对方一个翻身直接箍住缰绳,彻底拦住了道路。

“你要做什么!”之前他有伤在身,还对孟竹心忌惮几分,如今已是痊愈,根本不怕这人再敢放肆!

“车里是谁?”孟竹心无意和他争辩,中邪般看着那紧闭的车门,声音都带丝颤抖:“是不是她?车里是不是她?!”

沐珊珊在一旁也是干着急,这都要赐婚了,怎么还能宫门口遇见这扫把星!

她干脆状似柔弱的跌坐在地上,装失明的到处摸索,哭喊道:“将军!将军你在哪?珊珊看不见呀!”

孟竹心听见声音先是一愣,却还是咬牙看着马车,仿佛能就此将木门烧出两个洞,一探其中究竟。

萧然鄙夷的瞄了眼那跪地演戏的女人,原本和善的面容也几分冷意。

“你还是赶紧去看看你那小娇妻吧,否则这宫门进进出出的,搞不好谁就把她当坨马粪给踩了。”

他的温柔从来只给青鸢一个人,这沐珊珊用拙劣的演技,就骗得孟竹心割去青鸢手筋,死一万次都不足为惜。

萧然高昂的讥讽,惹来站岗侍卫都一阵窃笑,瞄向地上沐珊珊的目光也轻蔑几分。

沐珊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里将这群人统统咒骂个遍,只等她成了将军夫人,看这群低贱的狗奴才还敢不敢这样对她!

可心里这样想,表面上她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仿佛受了天大委屈,抽抽涕涕着朝孟竹心喊:“将军.....珊珊害怕.....”

但孟竹心当下偏聪耳不闻,目光只盯着眼前的马车,仿佛想去碰却又不敢。

“鸢儿....你是不是在里面......你是不是......”不想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