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噩梦交织(1 / 2)

竹心劫 嘟嘟酱 814 字 2021-05-10

孟竹心不吃不喝,熬着双通红的眼睛从长安一路追赶到玉门关,可却依旧没有寻到青鸢身影。

他找遍了所有对方可能走得路途,甚至绕了个大圈沿路打听,但偏像老天捉弄,他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一直也找不到。

孟竹心不敢睡觉,他也无法睡觉,只要闭上眼睛,那些楼兰的冤魂,仿佛还在眼前,厉声鬼泣着要向他索命。

“竹心哥,竹心哥你看,我红缨枪使得怎么样?”

青鸢穿着一身鲜红的戎装,金黄色卷发都被束在耳后,提上红缨枪的笑容明媚又灿烂。

“鸢儿....鸢儿你肯见我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看向这张熟悉的脸庞,狠狠拉进自己怀里。

“鸢儿.....你去哪了?你到底去哪了?我找不到你,为什么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他滚烫的热泪落入女人肩膀,他像个孩子般失声痛哭,仿佛怕自己一松手,怀中的女人又会化作烟雾。

“竹心哥,你怎么啦?”青鸢天真的笑声宛若银铃般清脆,手里还晃动着红缨枪喊道:“人家让你看看我红缨枪法呢,你怎么抱得人家喘不过气来。”

“红缨枪.....对....红缨枪.....”他如梦初醒的连忙拉过女人双手,眼前这双常年练武有些粗糙的手掌,却是完好如初的。

“没有.....你没有受伤.....你没有被挑断手筋.....太好了.....”他说着说着,就笑起来,可笑着笑着,眼泪却跟着往下掉,一颗又一颗,落在青鸢的手背上,模糊不清。

“鸢儿.....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孟竹心捏紧这双手,再次将女人搂紧怀里。

他甚至都已经知道这是场梦,可不要醒,他祈求上天,让他再也不要醒。

“鸢儿!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孟竹心哭得撕心裂肺,感受到自己怀中温度逐渐消失,更是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

“我不知道你被割了手筋,我也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一直以为我是对的,我一直以为我会保护你。”

他急切的要解释,拉住青鸢双手不肯放开,哪怕这是个梦境,也渴望抓住一线的希望。

“鸢儿......你听说....求求你听见我的声音.......”他宛若走向末路的野兽,凄厉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