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为何在这(2 / 2)

竹心劫 嘟嘟酱 890 字 2021-05-10

“沐珊珊进宫?!”青鸢震惊出口,下意识捏紧双手。

原来萧然一直让心腹在监控长安动态,恐怕就是为了提防萧凌修与孟竹心,保他们路途平安。

只是孟竹心这么喜欢沐珊珊,如今对方竟然进宫,那孟竹心.....

“是呢,听闻是孟将军去求赐婚时,沐珊珊突然悔婚,便被皇上给看中。”

苏洛始终微笑,却夹着丝揶揄般说道:“可也不知为何,沐美人进宫两月,仗着受宠,却从不肯面见后宫嫔妃,除了皇上,连宫门都关得死死的。”

“不见人,这可就蹊跷了。”萧然幽幽的声音透出股冰冷,接而问道:“那孟家呢?”

“孟家出了大变故。”苏洛皱起眉头,如实汇报:“孟冲被皇上放了,孟将军却在当天就出城离开,走之前还与家里大吵一架。”

“孟冲.....”青鸢多年前在长安时,曾听过幼时孟竹心提起家事,关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孟竹心原本乃正房所出,可被生下不久,自己爹就移情别恋个娘亲的陪嫁丫鬟,两人一时间浓情蜜意,倒忘了自己还在月子里的妻儿。

几年后,丫鬟也怀孕,那时孟竹心正好三岁,正房搬出娘家势力,怎么也不肯孟老爷纳妾。

谁知丫鬟恰巧难产,听闻自己永远没了名分,一口气没上来人便没了,只留个襁褓中的男孩,孟冲。

孟竹心告诉她时,不过十岁年纪,因母亲乃皇室旁戚,便入宫与皇子同寝同食。

可来见他的却永远只有孟夫人,唯一次孟老爷出现,只是将他拉到一旁,问能不能给皇上说说好话,让孟冲也跟进皇宫为伴,孟竹心表示为难后,便又打又骂,说他和母亲一样蛇蝎心肠,见不得弟弟好。

后来,她便离开了长安,楼兰再见孟竹心时,孟夫人已经去世,而男人对此只字不愿再提。

“奴婢从他们争吵内容探究到,孟老爷怀疑孟冲入狱是孟将军陷害,而孟将军自己,已答应皇上再不踏入中原。”

苏洛的话语打断青鸢思绪:“孟将军似乎很是悲痛,去往坟地将具老尸火化后带上身,离开长安就朝这边赶来。”

她微怔的看向车外,也不知是悲是喜,只听见苏洛最后说了句:“孟将军恐怕是追着公主而来,也不知是受了家里的刺激,还是沐珊珊的伤情。”

话毕,路间景色已越来越变作一片黄沙,青鸢似乎还能感到自己手腕刺痛,而萧然却已经打破这沉静。

“鸢儿,再走七天,我们也该到楼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