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钦,告诉我,你跟我领证,就是为了让别的男人侮辱我?” “是!” “现在,你满意了吗?” 季少钦被这样的眼神,看得竟莫名烦躁,胸口积聚的怒火恨意让他想掐死她。 这个女人,她害死了沈兰,她心机深重,她死有余辜! 季少钦重重地捏着她的下巴,某种氤氲着刻骨的恨意: “只这种程度怎么能够,我恨不得你被人轮,被车压死,死后还不能投生! 你不是一直都想做我季少钦的妻子,季氏的总裁夫人么?既然你想坐上这个位置,就该做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