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他,终究没能熬过这七年之痒。汤瑶不想出国,她舍不得阎少琨。她怕自己离开了北城,这北帅府的大帅夫人就易主了。尽管阎少琨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可他并没忘记自己是他年少时用八抬大轿取回来的结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