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想毁了兄长未来,嫁了风流不羁的他。 他别有居心,娶了视老公如无物的她。 他说:陪我演场戏,演我老婆,期限一辈子! 她说:请放心,我们之间没有离异只有丧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