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 2)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缕阳光,如此温暖地照耀着我,多少年来,从没有人让我感觉这么温暖过,从没有!

可是世上的事真的很难说,仅仅过了两个月,我居然跟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去上海度假了。12月31日晚,上海外滩人山人海,耿墨池带我去看烟火,和现场数万人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我们在人海里艰难地前行,感觉像是在穿越一个世纪。而他始终紧握着我的手,生怕把我丢了似的,牵着我在人海里冲锋陷阵,让我心中好一阵感动。不论过去经历过什么,现在有个男人牵着我一起迈进新年,这实在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在漫天烟花的辉映下,在四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耿墨池突然抱住我,深深地吻住了我,一直吻到了新年。

那一吻,比烟花还迷醉,比排山倒海的欢呼声还惊心动魄。

“记住这一天。”耿墨池在人海里深情地说。

“我当然会记住,当然会……”我勾着他的脖子与他鼻尖对着鼻尖,由衷地说,“谢谢你,耿墨池,你让我活过来了。”

“Me too!”他将我抱得更紧。

两人相拥着一起看烟花。

其实我对烟花并没多少兴趣,我不喜欢烟花虚假的繁荣,转瞬即逝,哪怕此刻上海的半边天空都被烟花的绚烂照亮,我也觉得那烟花并无多少美感,过分的美丽总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也觉得眼前的幸福来得太快太极致,男女间所能蕴含的一切美妙感受此刻全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同样的不真实,同样的让人患得患失。这是真的吗?我不停地在心里问自己。

“但愿比烟花长久……”我隐隐地说了句。

耿墨池不知道听到没有,他一直抬头仰望天空,脸上的表情在烟花忽明忽暗的映射中捉摸不定,眼中闪烁着的无边的空虚光芒让我的心更加忐忑不安,那光芒比天上的烟花还虚幻。

接下来上海的天气相当阴冷潮湿,却一点儿也不影响耿墨池的兴致。他带着我穿梭于上海的高楼间,吃饭、逛街、购物、观光……每天的活动都安排得满满的,从早到晚都是这样,几乎让我没有喘息的机会,连两人亲热的时间都很少。我隐隐觉得,他在逃避,在掩饰,在做着某种激烈的抗争,在上海的几天里他给我买了很多东西,而我总在他疯狂刷卡时窥见他眼底不小心流露出来的烦躁和不安。

这天中午,我们在淮海路一间相当幽雅的西餐厅共进午餐。

“我在凯悦订了房,吃完饭我们去那休息按摩,”耿墨池一边用餐一边安排下午的行程,“跑了一上午也够累的,中午休息好了,下午我们还要去……”

“大家都说我傍了个大款,是真的吗?你很有钱吗?”我看着他忽然问。

“我这点身家在上海根本算不上有钱,但……我过得还算比较富裕,”他呷了口红酒,扫了我一眼,好像是漫不经心地问,“你喜欢钱吗?”

“没人不喜欢钱,不过我们现在这种状况如果谈论钱就太……”

“庸俗。”耿墨池接过我的话,反问我,“你想高尚?”

我平静地看着他,“我想真实。”

“什么是真实?”耿墨池还是一点儿情面也不给,“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脱了衣服才叫真实,穿上衣服谁也不能说自己是真实的,每个人都有天生的自我保护意识,你敢说你现在面对我你就是真实的吗?”

我拿着刀叉的手开始发抖。深层的痛楚自心底蔓延,直达指尖。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谈论这种无聊的话题,大家在一起开心就行,把问题搞复杂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适得其反的道理。”

一整天,我没再说过一句话。

晚上耿墨池异常的缠绵,我反应冷淡。我知道,该结束了。我在他面前已经现了原形了,所有的防备和猜疑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再继续只能是自取其辱,我想挽救自己在他面前最后的一点儿自尊。

“我们还是算了吧。”激情过后我靠在他的怀里说。

“这么快就反悔了?”他的目光瞬即变得冷酷,不无嘲弄地说,“你不是说要我爱上你吗?我还没爱上呢,你就临阵脱逃?”

我突然就烦躁起来,“我对爱情这种游戏没兴趣!”

耿墨池长久地凝视着我,那一瞬间我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他的目光深不可测。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好勉强什么,我尊重你的选择。”他叹了口气,“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累,不该想的偏要去想,自寻烦恼!”

“对不起,我也想让自己轻松一点儿,可是……”我贴紧他搂着他的脖子忽然就哭了起来,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像安抚一个婴儿,柔声说:“没什么的,觉得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算了,谁也没欠谁,这样了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天,耿墨池给我订了下午的机票,我要赶回去上班。

“我们还见面吗?”他很认真地问。

“再看吧。”我搪塞。

“我有点舍不得你。”他正色道,不知是真是假。

可是在走向安检通道的一刹那,他忽然拉住我拥入怀中,没说话,紧紧抱了我两分钟,我没看他,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径直走向安检。我没回头,但我感觉耿墨池的目光利箭般从我背后直插入胸膛,正中我的心。我的心好一阵疼痛,起飞的一刹那,我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飞机提升到一个未知的高度,看着窗外碰在飞机上的云彩,我还是很害怕飞机掉下去,上飞机前他是买了保险,掉下去航空公司会赔二十万,可是谁来给这段感情买保险?他是不会了,他把话说得很明白,我已经很尽力了,只是你适应不了,所以很遗憾,我们还是绕不开分手这条路。

飞机在星城国际机场降落时,我忽然明白过来,这个世界上最不保险的就是感情,所以没有一家保险公司会给感情投保。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没有继续冒险下去,否则后果比飞机不小心掉下来还可怕。但是不知怎的,走出机场后我发现自己的心还在痛。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心痛”持续了半个月都没有缓解,半个月来耿墨池杳无音信,他突然人间蒸发了。我感觉像做了一场梦,梦醒后居然什么都不剩。

这个时候农历新年到了,不堪回首的1999年终于就要完蛋。电台的工作也终于可以告一段落,放假那天一下班我就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过年,我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确切的时间,只说到时候再看吧。

“萍萍,你在那边是怎么回事啊?”母亲在电话里很不高兴,她还是习惯叫我以前的名字,“我跟你爸都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传闻,你还是要注意影响……”

传得真快,连家里都知道了!毫无疑问,我跟耿墨池结伴去上海度假的事已让我苦心经营了四年的“贤惠”名声毁于一旦。

“我知道树杰去了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你已经不小了,做什么事情要先考虑后果,现在社会上又很乱,你不能不管自己的名声,把名声搞坏了,以后谁还敢要你。”

我暗笑,我的名声什么时候好过?

没办法,为了安抚爹妈,我必须回家过年。一直挨到腊月二十八,过年只差两天了,我再也等不下去了,只得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我胡乱地往箱子里塞东西,精神恍惚。其实我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许只是一个电话。

整理完行李我下楼填肚子,如果没记错,我应该有两天没沾过米了,每天仅靠水果和饼干充饥。我连吃饭都觉得是一件麻烦事,这日子是越过越没名堂了。但是今天我想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新的一年就要来临,跟往事干杯吧,把那些不痛快的事情通通忘掉。

我在马路对面的一家酒楼里选了个最好的位置坐下,气急败坏地点了一大桌子菜,写单的服务员疑惑地看着我问:“小姐,你一个人吗?”

“是。”

“你恐怕吃不了……”

“我愿意!”我瞪着服务员,“还怕我不给钱吗?”

服务员二话没说赶紧拿着单子进了厨房。

可是菜上来后,我才吃了几口就感觉饱了,很多菜连动都没动就埋了单。一个人游魂似的爬上楼,开了门,我一头栽在沙发上昏昏睡去。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我被惊醒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二点。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了,也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何以把自己弄到这般境地!

睁着眼睛到了凌晨两点,我再也不堪忍受失眠的折磨,就爬起来从餐厅的酒柜里找出半瓶酒,打开音响,放上一张百听不厌的梁祝,坐在沙发里一杯杯跟自己干杯。

窗外狂风肆虐,屋内梁祝的声音幽暗低回,如泣如诉。我举着酒杯,一点点地回想这些年经历的人和事,还是觉得没有一件事情让我值得留恋,往事竟是那么的破烂不堪,直到遇见了他……我感觉眼前忽然就亮了,耿墨池的音容笑貌在酒精和音乐的作用下像放电影似的缓缓流淌出来。我顿觉心如刀割,赶紧关了音响,打开了收音机,调到自己工作的电台频道。

这么晚了,电台的同事还在值班,不过没有播新闻,而是重播白天的一档文艺节目,是台里根据名著改编的广播剧《呼啸山庄》,这是每年春节电台的重头戏,很受听众欢迎,我在剧中配女主角凯瑟琳的音。可是才听了一会儿我就受不了了,一把关掉了收音机。

剧中的凯瑟琳和希思克利夫还是如此让人动容,这两个被爱与仇恨桎梏一生的悲剧人物在很多年前就震撼了我,后来多次读过这部小说,每次都被他们至死不渝的爱情感动落泪,可能就是这种书读多了,让我对现实中的爱情总是倍感失望。爱与被爱在背道而驰的时候,总也逃脱不了伤害,可是又没办法不去爱,尤其是像我这种精神经常游离在现实世界之外的人,理智从来就没有战胜过情感……

果然,在我又一次醉得神志不清的时候,仿佛是一种潜能,没了意识反而变得坚强,我跌跌撞撞地抓起茶几上的电话拨了一连串熟稔于心的号码。

“喂,哪位?”是他的声音!

仿佛遭了雷击般,我震动得几乎跌倒在地,手中的酒杯“哗”的一声掉在地上。我扔掉电话,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捂着脸泣不成声。

是什么时候让这个男人乘虚而入的呢?

应该是从研究这个男人开始。

很难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耿墨池,有时候他很随性洒脱,有时候也放荡不羁,有时候又阴沉得可怕,更多的时候是深不可测。我费尽心机地想看透他的心思,结果没看透,反而不知不觉中被这个男人深深吸引,这种吸引就是在不断猜测他的过程中产生的。他的艰涩难懂让人对他油然而生一种研究的兴趣。而且我在研究他的同时,他好像也在研究我,经常给我打电话,刺探军情,搞心理攻势……我当然中计,渐渐地已不再排斥他,因为跟他说话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起码可以一整天心情舒畅。

耿墨池好像很忙,我们自那次酒后闹了一场后就没再见过面,只用电话联系,每天他总要打一两个电话给我,两个孤独寂寞各怀鬼胎的男女在电话里天南地北地瞎扯,用电话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谁也没想要更进一步,谁也没表示要就此打住,两个人都在静观其变,伺机以伏,关键是要找到更利于自己的战略位置。

有一阵子那家伙忽然很少打电话了,后来干脆销声匿迹了好些天,我以为他知难而退了,不想圣诞节快到的时候他又跟我恢复了联系,而且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电话骚扰。“喂,在干吗呢?”圣诞平安夜的头天晚上他又打电话。我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十二点。

“先生,你精神这么好吗?你不睡觉的啊?”其实我也没睡,正靠在床头看书。

“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大白天?你梦游啊,你看看外面是白天还是晚上?”

“哦,对不起,我忘了这边是白天你那边是晚上,我现在在巴黎呢。”这个男人应该是闲得慌了,我没问他,他自顾自地说,“这边不是在搞中国文化周嘛,他们要我也过来,我就过来了,一个人在这儿挺没意思的,特别怀念我的祖国我的家乡……”

这男人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可是我分明心情愉快起来。我忍住笑,也礼尚往来地调侃他,“祖国人民也很想念你,欢迎你回来。”

“也包括你吗?你有没有想我啊,一点点,一点点,有吗?”这家伙还真是从来不会在嘴巴上吃亏,我不过调侃了他一句,他就明目张胆地来调戏我了,三更半夜,月黑风高,他明知道我是一寡妇还来调戏我,分明是居心叵测!

我戏谑道:“耿先生身边美女如云,还用得着我想念吗?”

结果他一点儿也不谦虚,回道:“是美女如狼吧,我时刻得提防着被人非礼,尤其是这儿的法国女人,太可怕了,又开放又火辣,像我这种国宝级的男人在这里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考儿,你一定不能见死不救。”

无耻无耻无耻,我在心里骂,可是嘴上也不饶人,一连串刻薄的话甩过去,可是我怎么丢过去他就怎么丢过来,我发现我这么多年在电台白磨了嘴皮,因为这男人比我还毒舌。我斗不过了就转移话题,“喂,你大老远去趟巴黎,不给我带点啥?”

“可以啊,你想要什么?香水、时装、首饰,还是化妆品?”

“我想要时装。”

“OK,你报三围给我。”

“……”

我气结,搪塞说:“我,我最近长胖了,不知道三围多少了。”

“那我给你估摸下,34B吧,应该差不多。”这臭男人总是这样,明明占了便宜还不露痕迹,他一本正经地补充,“我说的是上围。”

我连摸刀的心都有了,差点脱口而出“流氓”二字,因为他说的数字刚好跟我的码数吻合。我没好气地说:“你这是在调戏我吧?”

他强词夺理,“是你先调戏我。”

“行了行了,我要睡觉了,不跟你扯了。”

“你看,你还说你没调戏我,这么花好月圆的晚上一个独居的女人跟一个男人说睡觉,你这不是存心让我睡不好觉吗?”

“耿墨池!”

“别嚷嚷,我是怕你寂寞才跟你聊天的。”

“我寂寞与你无关。”

“可是女人的寂寞通常跟男人有关,我是离你最近的男人。”

“你在巴黎呢,先生!”

“我已经回来了。”

“你的魂回来了吧?”

“是真的回来了,不信你拉开窗帘看看。”

我从床上跳起来,跑到窗边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天!那辆银色宝马真的停在楼下的花圃边,而耿墨池则靠着车门正潇洒地冲我挥手呢。我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还没想到怎么应对这局面,门铃就响了,现在是深夜,我怕吵到邻居只好去开门。

耿墨池一进门就来了个法国式的拥抱,我推开他,半信半疑,“你刚从巴黎回来?”

“当然,我才下的飞机。”耿墨池像到了自个儿家一样,大大方方地换上拖鞋直奔客厅。我气呼呼地说:“现在几点了,你上这儿来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一下飞机就直接过来了,反正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意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神色确实很疲惫。

“可是……”

“别可是了,有什么吃的吗,我还没吃晚饭呢,飞机上的东西简直不是人吃的。”耿墨池脱掉浅蓝灰色的风衣,露出里面藏青色的羊毛衫和同色的休闲裤。他很会穿衣服,什么衣服套在他身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劲。见我愣着没动,他就装出一副可怜相,“拜托,我是真的很饿了,就是一个叫花子上门讨吃的你也不能无动于衷吧?况且……”他看我一眼,坏坏地说,“一个男人如果饿着的话,面前的女人通常都很危险……”

我二话没说赶紧进厨房下面条,我可不想把自己喂狼。耿墨池显然是真饿了,一大碗面条几分钟就被他消灭得干干净净,我问他吃饱没有,他就说:“勉强吧,你暂时是没危险了。”完了他故意朝卧室看了看,死不正经地说,“不错,你很规矩,简直可以立牌坊了,大冷天的也没个男人暖被窝……”

“吃饱了没有?”

“干吗?”

“吃饱了就回你自己的家!”

“你不要这个样子嘛,”耿墨池又装出一副可怜相,“就是个叫花子上门避风你也不能把人家往外面赶吧,外面很冷呢……”

“我这儿不是慈善机构,你请回吧。”我转过脸,不想跟他再说。

“对了,我给你带了好多礼物,你一定喜欢。”他装作没听见,从一个精美纸袋里面拿出几样东西。我看了看,有两顶天鹅绒软帽,一顶是蓝色,一顶是米色,做工非常精致,特别是那顶蓝色的,还镶有同色的蕾丝花边,显出别样的高贵和不俗,另外还有两个华贵的小包装盒,可能是装着香水之类的化妆品。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件黑色短大衣,光滑水亮的水貂毛,款式简洁,整件大衣只有一粒金色纽扣,在灯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怎么样,还喜欢吗,我也没太多的时间上街选购,随便在酒店边的两家店里买的。衣服只买了大衣,这款式对三围没那么挑,应该很合身。”

他不提三围还好,一提三围我就窘得不行,连忙丢下衣服,“我,我衣服挺多的,而且这么贵重,你还是送别人吧。”

“我还能送给谁?”他盯着我,目光莫名地有些刺人。

“……”我答不上来。

“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什么的,就这么几件东西就要求你,你也把我看得太扁了。我如果存心接近一个女人,那这个女人必定是非同寻常,绝不是几件礼物就可以收买的,”他看透了我的心思,这男人实在是心细如发,眼睛像X光,他看着我,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我绝对相信自己的眼光,你在我眼里绝对价值连城。”

“谢谢,但你真的该走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在这儿住一晚上不行吗?”

“不行,想都不要想。”

“你误会了,我又没说要跟你睡一张床,我睡沙发,这么晚了还要我去住酒店,你太残忍了吧?”

“你不是有家吗?”

“在装修啊,上次被你砸成那个样子……”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耿墨池已经醒了,站在阳台上抽烟。他的背影正对着漫天朝霞,有一种奇妙的逆光效果,被烟雾笼罩着的他看上去很孤独,心事重重。我没有去打搅他,因为我知道我们都需要冷静。没错,我们都把这当作一场游戏,既是游戏就必定有其规则,可是规则控制得了自己的心吗?我感觉相处越久,越有失控的恐惧,很多东西都慢慢滑向了不可预知的轨道,相信他亦是如此吧。

下楼的时候,我碰见了从外面买早点回来的隔壁邻居刘姐,她一脸惊诧地看着我们这对璧人。我尴尬地问了声好就赶紧逃下楼,刚下楼又碰见了住楼上的李大爷晨练回来,我连眼皮都不敢抬胡乱点点头,不知道自己慌什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但我还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个新寡的女人留一个男人在家里过夜,没事也会有事。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耿墨池的车。

“完了,我的好名声今天在你手里毁于一旦。”一上车我就懊恼地跟耿墨池抱怨。一说到名声,耿墨池马上挤对我,“你的名声很好吗?”

“什么意思?我的名声未必不比你的好。”

“可能吧,”他实话实说,我正想点头应允,他又丢出一句,“不过物以类聚啊,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名声肯定好不到哪儿去。”

“耿墨池!”我咬牙切齿。

“别生气,我话还没说完呢,”他拍拍我的肩,将毒舌进行到底,“我这个人是有社会公德的,宁愿让自己名声扫地也不能让你弄得别人名声扫地……”

日子一天天翻过,我跟耿墨池一直保持着这种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相互试探阶段,猫捉老鼠的游戏都玩上了瘾。元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颇不情愿地回湘北看望祁母,自从祁树杰死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去看望曾经的婆婆,不去不行,母亲已经三番五次地打电话要我去看看那老妇人,说什么好歹曾经也是一家人,不管祁树杰如何不对,可老人没过错,不去看看会让人戳脊梁骨等。我不以为然,心想她什么时候把我当作一家人了呢,但已经答应了母亲,不去怕被母亲骂。

谁也没想到,正是这次的湘北之行让我的人生轨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彻底失控。本来大家都挺和气,祁母对我的这次拜访也表现出了少有的热情,但到了吃饭的时候,祁母突然像有话说的样子,欲言又止的,让人感觉很不自在。

“妈,你是不是有事要说?”

祁母面露难色,支支吾吾,“是有点事,主要是看你愿不愿意。”

“什么事啊?”

“是这样,考儿,树杰他星城姑妈的儿子喜宝你认识的,要结婚了,可一时也拿不出钱买房子,他姑妈就跟我商量,看你能不能把房子借给喜宝住几天,也就住几天,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搬出去。喜宝的媳妇有了肚子,结婚很急,没办法,要不也不会想到找你借房子。”

“那我住哪儿?”我心中立即来了火,没想到祁树杰没死几天就有人打起了我房子的主意。祁母也看出我的不悦,忙说:“你就过来跟我住啊,反正我身边也没人,而且你父母不都在这边吗?人老了,格外怕寂寞,你来也好跟我做个伴,当然如果你实在觉得为难也就算了,就当我没说。”

“我要过来了,我的工作怎么办?”

“你们单位不是有单身宿舍吗?平时你就住宿舍嘛,周末了再回湘北。”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女人,她居然要将我赶出家门,我把遗产全让给了她,她竟然还要夺走我唯一的栖身之所!我顿时感觉血往脑门上涌,牙齿咬得咯咯响,就要一触即发,但转念一想跟她吵势必会撕破脸皮,祁树杰都死了,我跟她已无瓜葛,没必要还闹得不可收拾。

我重重地放下碗筷,狠狠地咽下了这口气,冷冷道:“过些日子再说吧,我要考虑考虑。”

“那也行,是要考虑考虑。”祁母看到了希望。

过了一会儿,我要走了,祁母又好像有事要说。我问还有什么事,祁母就试探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是听说的,你跟那个叶莎的老公有来往吧,好像事情还闹得挺大,好多人都知道了。”

我怔住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祁母的脸色有点难看,很刺耳地说:“按说你现在是一个人了,我没权利过问你的私事,可树杰尸骨未寒,你也应该为他考虑才对,毕竟闹出那样的事不怎么光彩,何况还是跟那个叶莎的男人,人活一世,还是要讲点脸面的……”

“够了!”我再也忍无可忍,立即翻脸,“我是不讲脸面,可祁树杰也好不到哪里去,是他先负我。要我为他想,他为我想了吗?抛下我跟别的女人殉情,他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骂一个死去的人,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再怎么样他也是你的丈夫!”祁母也提高了嗓门。

“他把我当妻子了吗?他把我当妻子就不会跟别的女人偷情!”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那些破事烂事,从前的那些丑事我都知道,要不是树杰坚持,我当初就绝不会让你进祁家的门!”

“我是不是什么好货色,那也是你儿子自个儿挑的,他当初追我的时候跪在地上求我嫁给他,要怪就怪你教的好儿子!”

“哎哟,我前辈子造了什么孽啊,家门不幸啊,娶了这么个媳妇进门啊……”祁母捶胸拍掌起来,又是鼻涕又是眼泪,闹得隔壁邻居也来看究竟。

我一分钟也不愿意多待,摔门而去。

我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该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祁树杰背着我在外面玩女人,现在死了还要我给他守节,他死了没几天,他的母亲竟然要将我扫地出门,天底下还有没有公理!

我气得浑身发抖,虽然从前和那老女人较劲时也委屈过,可从没像今天这样彻底崩溃,对祁树杰的不可原谅,对祁母的彻底失望,让我心中压抑的怒火一触即发,我觉得自己就要燃烧,恨不得即刻就燃烧,最好化为灰烬,连渣都不剩……

本来还想到自己父母家里去一趟的,结果一点心情也没有了,我直接到火车站上了返回星城的火车,下了火车后还是越想越气,周围嘈杂的世界在我眼中变得混浊不清,我看不清前面的路,刚横过火车站广场外的马路,迎面就跟一人撞上了,我看都没看就吼了句:“没长眼睛啊!”

“小姐,是你撞的我!”声音很熟。

我定睛一看,吓一跳,是耿墨池,正一脸委屈地站在面前。

“真是见鬼了,怎么是你?”

“见鬼?我是鬼吗?”耿墨池盯着怒气未消的我很不解,“谁惹你了,气成这样,大老远地就看见你气呼呼地往这边冲。”

我看了看他,祁母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脑中电光火石般一闪,也就两秒钟的时间,我横下了心,忽然就换了张笑脸,捶了他一拳说:“哎,你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转悠什么,车呢,怎么没看到你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