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纵然明知错了我还是爱着这个可恶的男人,哪怕他毁掉我对整个世界的信任和憧憬,让我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可怜虫,可是我还爱着他。

祁树礼是言出必行的人,我出院第二天他就来敲我家的门,随从跟在后边,提着花篮水果,还有各种营养品。我站在门口没好气地问:“干吗?”

“带你到天上兜风啊,赶紧跟我走吧,今天我特意腾了空!”

“啊?”

“啊什么啊,直升机就停在我公司的楼顶,都在等着呢。”祁树礼说着吩咐随从,“把东西先放进去。”我还是有点儿不相信,“真……真的开直升机啊?”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祁树礼觉得好笑,拍拍我的肩膀,“赶紧的,今天天气很好,风也不大,很适合在天上兜圈。”

于是我就那么匆匆忙忙地被祁树礼拉去他公司的楼顶。他公司的写字楼有三十八层,偌大的楼顶被改造成停机坪,因为是顶层,周围又没有更高的楼,因此一般人很难发现楼顶停着架直升机。我问祁树礼怎么不停在公司楼下,多拉风,祁树礼非常有底气地说:“我们公司不需要靠在楼下停架直升机来彰显实力,还是低调点儿比较好。”

啧啧啧,没事就到天上兜风也叫低调!

但我不得不说,祁树礼今天的衣着跟以往西装革履的样子很不同,他穿着件皮衣夹克,戴着耳麦和墨镜,酷得让我差点儿以为他刚拍完哪部好莱坞大片。

祁树礼邀我坐在驾驶室陪着他,飞机盘旋而起掠过楼顶的时候我尖叫,祁树礼就哈哈大笑。我捂着眼睛根本不敢看下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除了紧张,全身血脉贲张的刺激也是显而易见的。我尖叫声不停,祁树礼拉开我的手,“考儿,对我的水平有点自信嘛,这风和日丽的天气开直升机对我没任何难度!快看快看,那不是你上班的电台吗?”

我尝试着透过指缝看向机窗外,城市的高楼、棋盘一样的公路、郁郁葱葱的公园和纵横交错的立交桥尽收眼底,广电大楼醒目的建筑就在脚下,我惊呼,“哇——”

祁树礼降低高度,围着广电大楼绕了好几圈。他驾驶技术非常娴熟,从容不迫的样子就跟开个玩具似的,还不时逗我笑。我渐渐放松,开始真正放松心情投入到蓝天的怀抱。

原来飞翔的感觉是这般惬意,放眼望去,人世间的繁华就在脚下,个人渺小如沙粒,深觉再大的悲喜放到这滚滚红尘间都不值一提。命运不可掌控,至少可以让自己不再那么痛,放手未必是失去,只是另一种顿悟而已,悟透了看穿了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

祁树礼观察着忽然安静下来的我,“考儿,在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就觉得很开心。”

祁树礼嘴角勾起笑,“开心就好,我也觉得很开心,真希望跟你就这么飞下去。”

“怎么可能,总有终点吧?”

“生命是有终点的,爱却没有止境。”

我咳嗽起来,牙都酸了,若非亲耳听见,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肉麻的话出自祁树礼之口。耿墨池从来都不说这种肉麻的话,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学来的。

“考儿,那个是不是耿墨池的公寓?”祁树礼招呼我。

我低头俯瞰,“没错。”

“要不要我降下去到他窗前飞两圈,跟他打个招呼?”

我白他一眼,这男人太坏了!

忽然,我又意识到不对,斜眼看他,“你怎么知道耿墨池的公寓是这栋楼?”

祁树礼笑而不语。

“说啊,你怎么知道的?”

“这有什么难度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瞒你说我对他很有了解的兴趣,有时坐直升机去邻市出差都会特意在他楼顶绕两圈再走的。”

真是恶趣味,耿墨池听到这话肯定会吐血!不止这,祁树礼这时还提醒我,“赶紧拍照啊,多美的天空,拍下来!”

“嗯!”我掏出手机拍照,各角度完美呈现蓝天白云和俯瞰的城市街景,当然还跟祁树礼合影了两张。这位霸道总裁笑得不亦乐乎,将他的恶趣味发挥到极致,拍完照问我:“要不要发个微博?”

“发微博?”

“晒啊,我都友情出镜了就是为了帮你晒!”

“……”

先生,你真的是一点儿也不低调好不好?

我们在天上大约飞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来,祁树礼将直升机妥妥地停在公司顶楼上,螺旋桨卷起的风将我的长发高高地扬起。祁树礼小心翼翼地扶着我下机,牵着我的手一路飞奔。

下了楼,祁树礼趁热打铁又请我吃晚饭,吃完饭又送我回家,在小区门口他要司机停下车,然后下车跟我在街边说话。

祁树礼看着我犹豫片刻,试探地问:“考儿,我刚好这周末要去趟香港,你要没什么事就陪我一起去吧?”

“什么,去香港?”

“是,去出个差,我带你去那边散散心?”

“不必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事情都过去了我也没事了,真的,一点儿事都没了。”我委婉地拒绝,鬼才跟你去香港。

祁树礼于是不再说话,目光忽然越过我看向我身后,表情意味深长。

我狐疑地扭头看去,愣住,耿墨池的车就停在后边,是刚来的,还是来了许久,不得而知。他站在车边看着我,目光在我和祁树礼身上扫来扫去,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

我有点尴尬,问他:“你来干吗?”

耿墨池并没有回答,而是充满敌意地看着祁树礼,那眼光一点儿也不客气。祁树礼很有风度地上前跟他寒暄:“耿先生,好久不见。”

“你大概并不愿意见到我吧?”耿墨池冷笑。

“哪里,应该是你不愿意见到我,瞧,你脸上都写着呢。”祁树礼存心挑衅,脸上还笑呵呵的。

我只能息事宁人,“行了,Frank,你先回去吧,谢谢你今天带我到天上兜风。”

“没事,只要你开心有空我就带你兜风!”祁树礼不顾耿墨池僵冷的脸,含笑看着我说,“哦,对了,考考,那我周末就直接来接你好了,你不用带太多行李,需要什么去了香港再买。”

“什么?”我没反应过来。

“你看你,刚都说了,我们订的是上午十点的航班飞香港,尽量早点儿出发,怕路上堵车。”

祁树礼说得煞有介事,耿墨池的脸瞬即拉下来,“香港?”

祁树礼忙解释:“哦,我刚好周末要去香港出趟差,顺便把考考带过去散散心。”

考考,考考……

我脊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根本不敢看耿墨池的眼睛,只觉那眼光刀子似的裹挟着寒风嗖嗖地飞过来。我瞪着祁树礼,这家伙真是够毒辣,明明我刚刚已经拒绝了,他竟然当着耿墨池的面又重提,还故意制造我已经答应了他去香港的事实,既刺激了耿墨池,又让我再无拒绝的余地。

我骑虎难下,尴尬不已。

耿墨池直直地看着我,眉心突突地跳,“白考儿,你真的要跟他去香港?”

“我……”

祁树礼抢过话,“耿先生,考考去哪里好像并不需要跟你报备。”

“好,你够狠!”耿墨池指了指他,掉头就走。

祁树礼还不忘客套,“慢走,不送。”

“Frank!”我呵斥。

目送耿墨池上车驶离街边,祁树礼脸上的笑意隐没在黑暗里。他转过脸看着我,“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如果你对他还抱有幻想趁早死心,你已经被他伤得体无完肤,你还想把命交给他吗?”

“不关你的事!”我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祁树礼也没追,但直到我上楼洗完澡熄灯睡觉,他的车一直都停在楼下。第二天我上班时,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边看到一地的烟头……

我当然没有跟祁树礼去香港,怄一时之气对这已经混乱的局面于事无补,爱也好恨也好,该我承担的我逃避不了。对于已经成陌路的某人,我也不愿去多想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不好过,我相信他也不会比我好过到哪儿去。被米兰缠上,他就自求多福吧!

祁树礼去香港后有天晚上在微博上发了张照片,目测应该是从太平山上俯瞰夜景时拍的,密密匝匝的灯海,霓虹闪烁的高楼,琼楼玉宇好似水晶堆砌,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那种众生繁华如梦似幻的感觉想必让祁总裁颇有感触。所以除了照片他还配了段英文,翻译过来大意是:

“如果有来生,如果我更早遇见你,你能将你全部的爱给我吗?”

我当然明白这话是对谁说的,只能装瞎,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发现耿墨池在那条微博后有留言,也用的是英文,翻译过来是:“做梦!”

当时是在会议室,我正在开会,刷微博刷到耿墨池的留言后心情那个复杂,真是140字都不够表达的。我赶紧关了手机屏幕,继续装瞎。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洗了澡在阳台上喝茶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点开那条微博,霸道总裁竟然不急不躁地回复了耿墨池,借用的是某位企业家广为流传的名言: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还配了个笑脸的表情。

我一口滚烫的茶刚入口,全喷了出来。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祁树礼回复耿墨池留言时的嘚瑟样,这家伙的腹黑毒舌较之耿墨池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偏这两男人掐上了,祁树礼此后连发几条微博明嘲暗讽耿墨池没有担当,不配拥有珍贵的爱情,耿墨池当然也不是善茬,以犀利的言辞讥讽祁树礼意欲染指自己的前弟媳,乱了辈分,人所不齿,满口仁义道德实则内心龌龊。

可怜祁树礼自小读书不多,听说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十几岁就漂洋过海去了美国,从此再没接受过正统的中文教育,旅居海外二十多年,中文于他而言早就不具母语的意义,耿墨池骂他的很多话我估摸着他多半看不大明白,而且别人骂他的话他也不方便拿去问秘书,于是时不时地就打电话问我,“考考,什么是不齿?”“龌龊是不是很不好啊,什么意思?”“考考,耿墨池在微博上老骂我,你得帮我说啊,我是在给你出气!”

我头都大了,于是告诉他:“你百度!”

可是祁树礼日理万机,每天的时间都是以分秒计算的,哪有闲工夫去上网,偶尔刷下微博都得见缝插针挤时间,于是他跟我提出一个请求,“要不这样吧,考考,你教我中文怎么样?”

当时是在电话里,我没听明白,“你说什么,我教你中文?”

“对啊,你当我中文老师!”

“我没空!你这么有钱还怕请不到中文老师吗?”

“我跟别人不熟啊,你教我中文最合适不过了,我可以付很高的工资,你开价!”

“Frank,你就别给我添乱了,我怎么可能当你的中文老师!”

耿墨池要知道了,还不得灭了我。

祁树礼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我的顾虑,他在电话里煽风点火,“考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怕耿墨池不高兴,可是你看,他娶了你闺蜜让你都这么不高兴了,你干吗还考虑他高不高兴啊?他现在是别人的老公,他的喜怒哀乐已经与你无关,你怎么让自己开心嗨皮才是最重要的!”

我接不上话,是啊,他都对我这样了,我干吗还管他高不高兴?

祁树礼见我没吭声,又趁热打铁继续游说,还开了个天文数字的价钱,上一节课抵我三个月的工资。我是个俗人,能让耿墨池不高兴,又能赚这么多的钱,我想我没有理由推辞。虽然我口口声声说放下了,不去想了,但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人在做天在看,我并没有对不起他,只有他对不起我,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就这么着!

于是我答应做祁树礼的中文老师,他非常高兴,简直高兴坏了,在电话里语无伦次。我们约定每周一节课,上课地点我来定。我当然不会引狼入室让他来我家,也不会上门到他家,上课就是上课,我不会给他想入非非的机会,我把上课的地方定在他办公室,有公事公办的意思。祁树礼有点犹豫,支吾着说:“办公室?不好吧,要不我在酒店包个套房,作为上课专用?”

我心里哼了声,去酒店开房,你倒是会想啊!

“办公室挺好,我会更自在!”

“好吧,就听你的。”

祁树礼拗不过我,只好答应在他办公室上课。

第一节课选在几天后的周末,祁树礼显然精心准备过,我一走进他的办公室眼睛就瞪得老大,房间内摆满鲜花、水果和各种精致的点心、零食,甚至还有红酒,布置得十分温馨浪漫。我在心里嘀咕,敢情这家伙把上课当约会了,居心叵测!

我在沙发上刚落座,祁树礼就在我身边坐下,将茶几上的车厘子放我跟前,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来来来,先吃点儿水果,这是你爱吃的。”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

“哦,我去过你家两次,每次都看到你在吃这个,我想你可能很喜欢吃。”

我白他一眼,手朝对面的沙发指了指,“坐那边去。”

“嗯?”

“坐那边去。”

祁树礼呵呵笑了下,乖乖起身坐到了对面沙发上。我目光扫了下他,明明是在办公室他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西装革履,他穿得很休闲,浅灰色的开司米毛衫,白色的裤子,胡子刚刮过,神清气爽眉目舒展,看上去心情相当不错。

其实客观地说祁树礼的样貌和气质在商人里算是很出类拔萃的,他不是那种肥头大耳的类型,身材保持得很好,这说明他饮食很节制,或者有坚持健身,否则都四十出头了不可能还有这么好的状态,穿什么衣服都有款有型,气度不凡,之前米兰对他动心思不是没缘由的。

“你这么看着我干吗?”祁树礼察觉到我在打量他,回以温柔的目光。

“我在想怎么教你呢。”我琢磨了下,顺手拿起一个梨啃了起来,“这样吧,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看你的中文底子怎么样,后边好有针对性地给你上课。”

“好啊,你问。”

“《红楼梦》是谁写的?”

祁树礼想了下,很高兴地举手,“这个我知道,曹雪芹。”

我点头,心想这都不知道我就直接拍死你,《红楼梦》可是我的最爱!

我接着问:“《西游记》呢,谁写的?”

祁树礼愣住了,“《西游记》……”

“作者是谁?”

他尴尬起来,搜肠刮肚的样子颇为滑稽,“等等啊,我想想,我原来是知道的,我小时候还看过《西游记》的小人书呢,都几十年了有些记不清了……”

“废话少说,你就说是谁写的!”我不耐烦了。

祁树礼显然想不出,开始耍滑头,呵呵地笑,“考考,我学中文跟《西游记》是谁写的有关系吗?”

“你说呢?”我翻他白眼,“这是最基础的中文常识,连小学生都知道的答案你却答不上来,我怎么教你啊?”

“哦,这样啊,我不是不知道,是记不太清了,你让我再想想嘛。”祁树礼显然没有放弃,想了半天,眨巴着眼睛欠扁地问,“是……孙悟空写的?”

“……”

我歪着头瞅着他,真佩服自己没有将手上啃了一半的梨朝他扔过去,我简直崩溃,没好气地说:“那《三国演义》还是诸葛亮写的,对吧?”

他一本正经地想了想,“不对,应该是……曹操写的吧?”

我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

“祁树礼,你就一文盲!”

“考考,别生气嘛,我保证我会认真学!”祁树礼起身拉我坐下,“我是个苦命的孩子,小时候家里穷就没好好读过几天书,出国后我当了很多年劳工,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有机会学中文!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挣钱挣钱,对生活唯一的期望就是能吃饱饭,不挨工头的打,后来慢慢地境况好了点儿,再后来有了自己的企业,我越来越忙,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天上飞,跟各种各样的人见面谈生意,说的都是英文、德文、法语,哪里用得上中文!”

祁树礼说得很诚恳,我也相信他说的都是事实,他一个华人,没文化没背景,能奋斗到今天确实不容易,我也不能太过责怪他。

祁树礼继续说:“我其实还算好的,至少能说中文,不是太生僻的字我也看得懂,不像我认识的好多很早就过去的华人连中文都说不好,他们的后代也是,所以考考,你多担待些啊,你就把我当文盲当小学生都OK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他越是这么说,我反而于心不忍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吃过很多苦吧?”

他淡淡一笑,“是啊,吃了很多苦,不过都过去了,我也很少想了。人嘛,这辈子哪儿能都是一帆风顺呢,吃点儿苦受点儿磨难很正常。”

说得这么云淡风轻,但背后的艰辛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说出来的苦不是真正的苦,真正痛苦过的人从来不会以眼泪示人,他们通常会微笑,说起过去顶多耸耸肩膀,很无所谓的样子。就如眼前的这个人,连眉眼里都是笑意,但他的内心,又有谁知道呢?

“可你底子这么差,我怎么教你啊?”这才是让我抓狂的地方。

祁树礼马上说:“从头开始教啊,我们可以一周上两到三节课,白天晚上都可以,只要我人在星城我就会尽量挤时间安排上课,你看可以吗?”

我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不上班了是吧?”

祁树礼还要说什么,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眼光溜过去,心下一惊,屏幕跳动的是“我爱的他”,耿墨池打来的!

祁树礼不是傻子,一看屏幕显示就知道是谁的电话,刚刚还满是笑意的脸瞬间阴了下来。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两个人都不说话,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尤显得惊心动魄。

“你是不是又在微博上发了什么?”我问他。

猜都猜得到,祁树礼肯定在微博上发了我给他当中文教师的消息,耿墨池看到了,于是打电话过来质问,我是不必在乎他的感受,但也没想过要这么张扬。

我伸手准备去拿手机,祁树礼却已经抢先把手机拿了过去,他直接摁掉电话,然后在屏幕上点啊点的。我瞪眼看着他,他要干吗?

祁树礼很快操作完毕,把手机还给我。

“我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这样你就不会被骚扰了。”

“……”

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忘掉他吧,你的人生已经与他无关,让他彻底地退出你的生活!”祁树礼表情严肃,他严肃的样子带着毋庸置疑的威慑力,“考考,我不希望你继续被他伤害……”

“别考考、考考的,我又不是猫狗!”我莫名地就来火了,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胡乱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我还有事!”

一见我发火,祁树礼急了,“考……考儿,课还没上完呢……”

“我说上完了就上完了,你底子这么差先自个儿好好补补吧!”我从包里掏出两本古诗词的书扔给他,“想要学好中文,先提升下中文的鉴赏和修养!没事就多看书!”

祁树礼拿起那两本书一看,“《唐诗三百首》?”

“还有宋词!”我气冲冲地朝门口走,祁树礼追上来,“考考,考考……”

我转身恶狠狠地指着他,“我再说一次,别叫我考考!”

“考……考……”

不容他说完门就被我摔上,祁树礼的脸被我关在了门后,待他再追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奔进电梯。我也说不清为什么突然失控,当时脑子里整个都是昏的,我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完全没了方向。出了写字楼,我茫然四顾,街头车来车往行人匆匆,满眼皆是陌生人,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心口像被什么堵着一样,想哭,却根本没有眼泪。

我掏出手机,点开微博。

果然,祁树礼早上发了条微博,背景是布满鲜花和水果的办公室,照片上附有文字,“考考答应做我的中文老师了,今天是第一节课,好期待!”

而耿墨池在微博下回了他两个字,“无耻!”

我看着那两个字兀自发笑,无耻,谁比谁无耻呢?我们谁都别说谁了,都是一路货色,你不让我好过,我又岂会让你心情舒畅?让见鬼的爱情去死吧,屏蔽掉你的电话是对的,你这样的人只配被我拉入黑名单。你既是我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就不会让你再主宰我的人生!

我大步朝地铁站走去,唯愿自己消失在人海。

祁树礼的中文课后来又上了几节,他确实是挤时间上的,每次上完课不是赶去重要的谈判会议就是奔向机场,他自己也挺用功,不仅随身都带着我给他的诗词,还开始读名著,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就会打电话问我。樱之说这等于是给了祁树礼更多的机会,我说没办法啊,他中文烂成那样,又经常跟老外谈生意,太丢人现眼了。

至于耿墨池,我们已经断了联系,我也不上微博了,眼不见心不烦,我实在不想让这个人继续影响到我的生活。但我忽略了还有米兰的存在,她是不会把我忘了的,我至今不太理解米兰那天打电话约我喝茶的真实意图,是试探?是警告?还是炫耀?我真不知道,但我又不能不去,人家可是等着看我的好戏,那就看呗,谁看谁的戏还指不定呢。

我和米兰约在黄兴路步行街附近的一家女士生活馆见了面,那是城里阔太太和小情人们显摆的地儿,有美容美发、健身美体、香熏SPA,还有咖啡茗茶和俱乐部,没想到米兰如今也凑起了这个热闹,而且派头很夸张,趾高气扬的,好像她生来就应该在这种地方出没。

一想也是,她现在攀了个有钱的主,不使劲儿花钱就太亏了。耿墨池的财富虽远不及祁树礼庞大,但满足米兰的虚荣还是绰绰有余的,因为我知道他的收入来源并不仅仅是弹钢琴,那只是他家底极少的一部分,他还有其他的产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拥有其继父所属企业的股份,只是耿墨池对经商不感兴趣,他不参与经营,他的世界里只有钢琴,即使一年到头什么事都不做,连钢琴也不弹,他名下的股份仍能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这就是有钱人的资本。说到底耿墨池其实是个隐形富豪,为人低调,他享受财富给他带来的优质生活,但并不刻意去显摆财富,一般人看不出他有钱。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想过要花他的钱,当时我满脑子都是爱情,被爱情蒙住了眼睛哪儿还会注意到他有钱没钱?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花他的钱了,我真替他高兴。

米兰当然是最高兴的,她财大气粗地跟我说:“今天约你出来是想好好跟你聚聚的,本来还想把樱之约出来的,但我想她可能不太习惯这种地方,所以就没叫她。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你想做什么尽管做,这儿的香熏SPA很有名的,待会儿我们去感受下?”

当时我们正在做头发护理,我瞅着衣着光鲜改头换面的米兰,笑而不答。

米兰也时不时地瞟我,绕了半天,终于切入正题,“考儿,我知道你这阵子心里不好受,你肯定在生我的气,我也没有办法啊,他死心塌地的要娶我……其实那次我去上海的时候他就对我有表示了,可当时你跟他在一起,我没有正面回应他,那天他不是带我出去吃饭嘛,送我回酒店的时候我们在车里吻了很久,他喝了点儿酒,跟我说了很多他心里的烦恼。那时候我就觉得他蛮可怜的,也知道他挣扎得很痛苦,你千万不要以为婚礼上的事是我跟他串通的,我真的一点儿也不知道,樱之后来打电话骂我,说我不要脸,可是这能怪我吗?”

原来在上海他们就勾搭上了。

我依然保持着笑容,听她继续说下去。

“樱之那天骂了我之后,我哭了很久,墨池见了也很心疼。感情这种事情真的说不准的,爱了就爱了。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把这误会解释清楚,免得你跟樱之都以为是我存心要抢墨池,毕竟我们十几年的友情,不能因为这件事毁于一旦是吧?”

我听着这话打心眼里同情米兰,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降到零,这话真是没错。米兰她怎么不想想,耿墨池在上海请她吃饭吻她不过是想投石问路,试探她的反应,一心想找依靠的米兰当然是喜不自禁,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儿贴上去。耿墨池正是有了这个把握知道米兰不会拒绝他所以才会在婚礼上上演那一幕,米兰无形中当了炮灰,她还扬扬得意地以为耿墨池是真的非她莫娶。女人啊女人,你的名字何止是弱者,简直是弱智!

米兰还在继续跟我楚楚可怜地演说她跟耿墨池如何情深似海,她随身带的GUCCI手袋里传出手机的铃声,不用说是耿墨池打来的。米兰从手袋里掏出最新版的苹果手机,娇滴滴地说:“我呀,在生活馆啊,跟考儿做SPA ,你呢,在干吗?”

我坐在一旁呵呵直笑,耿墨池居然受得了她这一套,真是不容易。

米兰挂掉电话后跟我说:“他两个小时后来接我,我们一起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去购物,你帮我做参考,你也可以挑选你喜欢的东西,墨池是不会有意见的,反正今天我请客他出钱就是了。”

我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有人请客干吗拒绝,那样就显得我太不识抬举了,至于谁出钱,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于是我很不好意思地跟米兰说:“怎么能让你破费呢,那不太好吧。”

“没事,咱们是什么关系,还说这种话!”米兰责怪我。

我在心里冷笑,是啊,我们是什么关系,十几年的交情,今天竟沦落到这般境地!但我无力改变什么了,因为该变的迟早会变,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更不用说是挽回了,我只是觉得悲哀,难以名状的悲哀。

我们做完SPA,耿墨池真的开车来接了,他见到我时并没表现出任何的高兴或厌恶,只是面无表情地开车把两个神经错乱的女人载到五一广场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吃饭的时候他也不看我们,无论米兰如何地活跃气氛,他就是不发一言,吃完饭埋完单也自顾自地走出餐厅,根本不理会身后两个刚做完SPA浑身香喷喷的女人。在米兰的要求下,他又把我们带到东塘的友谊名店,米兰负责挑,他负责刷卡付账,对米兰挑中的东西不发表任何意见。

“考儿,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选好了,别客气啊。”米兰兴奋之余不忘招呼我这个看客。当时我们已经出了友谊名店,进了另外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米兰忙不迭地试衣服,我和耿墨池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欣赏她的服装秀,看她花蝴蝶似的在试衣间穿进穿出,我忽然想起祁树礼说过的话,他说米兰漂亮而庸俗,不上档次,我现在终于认同了他的看法。耿墨池坐在我旁边点了根烟,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也没看他,悠闲自在地喝着服务小姐端上来的咖啡。

过了一会儿,耿墨池忽然朝我伸手,“把你手机借我一下。”

“嗯?”

“我的没带。”

“哦。”我毫无戒备地把手机递给他,他拿过手机并没有直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而是在屏幕上点啊点的。我诧异地看着他,心里大致猜得到他在干什么。

耿墨池的眼光嗖嗖地扫过来,“你把我的号码拉黑名单了?”

我不作声,只能默认。

“我已经重新保存了,如果你再敢拉黑名单或者删我的号码,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压低声音说道,然后将手机递还给我。

“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你都娶了她了,还不许我删你的号码?”

“我跟她还不是夫妻!”他的脸色很难看,顿了顿,又说,“这件事情我确实做得过了,我可以跟你道歉,后边的事我会解决好。”

“一句道歉就可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耿墨池,我的感情有这么廉价吗?”

“那你要我怎么样,是你先把孩子做掉才把我气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