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 2)

三年了,我们彼此爱着又彼此伤害,看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不知道怎样去接受,也不知道怎样去付出,想有个美好结局,又怕最后万劫不复。

祁树礼获悉我在山里迷路差点儿喂野兽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手机丢了。”我说。

当时是在医院门诊大楼,我挂了皮肤科的号准备上楼,被蚊虫叮咬过的地方因为被我挠破皮有发炎的迹象,本来说好耿墨池陪我到医院看皮肤科的,可他临时有事我就一个人去了。谢天谢地,幸亏是我一个人去的,因为冤家路窄我刚好在医院碰见了祁树礼,前呼后拥的,听他说自己是准备投资建一座综合大楼,今天是过来考察的。我们站在一楼大厅的电梯口说话。

“你怎么想到要给医院投资的?”我没话找话。

他温文尔雅地瞅着我笑,“我不给医院投资,怎么会在这儿碰得到你呢?”

我白他一眼,佯装不高兴。

他倒也识趣,见好就收,于是又问我怎么突然来医院。听我说完在清泉镇遇险的事,他一边庆幸我脱险,一边又对耿墨池英雄救美颇不以为然,“换了我根本不用找上十个小时。”得知我弄丢了手机,他又道,“难怪那天早上打你电话是耿墨池接的,回头我送你个新手机。”

我以为他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叫人把手机送上门了,是最新款的iphone手机,米兰帮我收的,脸色自然不大好看,说了几句不太中听的话,我也不客气地回击了她,两人闹得很不愉快。当天晚上做完节目回家时,我一进门就看见米兰正在收拾行李,看样子她真的要搬走了。“米兰,一定要这样吗?”我有些后悔,想挽留她。

“早就该搬走了的,”米兰看也不看我,忙着把一件枣红色大衣往行李箱里塞,“打扰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米兰,我觉得……”

“什么也别说了好吗?”她抬起头,眼中透出的冷冷的坚定让人心底发颤,“各人有各人的路,我跟你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想要的你未必看得起,你想要的我也看不上,所以还是各走各的路吧,也许你会最终得到你想要的,我也未必得不到我想要的。”

我张着嘴说不出话了,那一刻我知道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我从来不知道米兰跟我有如此深的隔阂,一直以为她是个没心没肺简单快乐的人,却没料到她早已将我踢到了她的对立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十几年的友情!

“祝你好运!”

这是米兰出门时丢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我做人真是失败,什么都留不住,婚姻、爱情、友情……到如今我还剩下什么?我真是难过极了,很伤心,晚饭也没吃。樱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缩在沙发上黯然神伤,她说她已经答应搬去跟米兰同住了。

“考儿,”她说了一大堆安慰的话后忽然说,“我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我总觉得你跟米兰……唉,怎么说,就是感觉很不好,你们怕是……”

“完了是吗?”

“恐怕比这更糟。”

我说不出话了,更糟是什么呢,难道还有比现在更糟的吗?

第二天耿墨池约我吃饭,说是有礼物要送给我。我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尽量不去想米兰的事,想也没用,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

见面后我正要追问耿墨池送我什么礼物,他却一眼瞄到我手中拿着的新手机。

刚进门的时候我摸出来看了时间的,还没来得及放回包里。

“你买手机了?”他皱起眉头。

“呃……”

我想将手机藏起来已经来不及了,他朝我手一伸,“给我看看。”

没办法,我只好把手机递给他。

他接过手机看似漫不经心地在屏幕上点啊点的,然后脸色就垮了下来,我顿时忐忑不安起来,祁树礼不会在手机里藏了炸弹吧?

果然,耿墨池将点开的通讯录示意给我看,“这个你该怎么解释?”

我凑上前一看,顿时两眼发黑,通讯录上只存了一个人的电话,此人就是祁树礼。我收了这个手机后原本是打算还给他的,所以压根就没看里边,没想到这浑蛋竟然这么自恋,招呼都不打就把自己的电话存了进去,最崩溃的是,他还特意存为“树礼”,唯恐别人不知道跟我有多亲近。

耿墨池黑着脸看我,“说啊,怎么解释?”

我一脸委屈的样子,弱弱地说:“你误会了,这个手机不是我买的,是他送的,我准备还给他,不是没来得及嘛……”

耿墨池明显不信任,但可能是之前在落日山庄的大吵让他多少吸取了教训,他没有立即翻脸,只是将手机往桌上一摔,然后从随身的一个纸袋里拿出一个新手机给我,“拿着,用这个!”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他送我的礼物。

我拿起手机,“谢谢。”

不想他又将手机从我手里拿回去,熟练地操纵屏幕。我看得很清楚,他将祁树礼的号码拉入黑名单了,我在心里直咂舌,这位爷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好吧,为了讨他欢心我故意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号码存为“我爱的他”。耿墨池佯装没看见,但脸色明显好了很多,然后点了一桌子菜,都是我爱吃的。

男人其实挺好哄的。

至于祁树礼送的那个手机,我后来邮寄还给他了。耿墨池将他的号码拉入黑名单之后,他打不通我的手机,于是半夜将电话打到了我家里,先是问我为什么电话打不通,然后又问我为什么把手机还给他,没办法,我只好实话实说了。在听明缘由后他在电话那端愣了一下,然后呵呵两声,没有多说什么。我想他也说不了什么,毕竟我和耿墨池的关系他也知道,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高兴别的男人送自己女友手机,还在手机里存对方的号码。

我觉得这事挑明了也好,希望祁树礼知难而退,别再给我惹麻烦。耿墨池这人可是不好惹的,他要不高兴了,首先就把气撒我身上,这位爷我真是惹不起!好在他终于答应到电台做节目,我各种招都使尽了,打电话,请他吃饭,给他戴的高帽子都可以从地球码到月球了。他虽然答应得很不情愿,但到底还是答应了,还提醒我,“下不为例啊。”

大腕驾到,台里自然是最高规格的接待,而我跟他的关系这时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阿庆无疑是功不可没),所以每个人瞧着我的样子都怪怪的,一个个挤眉弄眼,笑得极其诡异,我只当是没看见。耿墨池这人真是恶趣味,以前我们好的时候他跟我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公共场合甚少与我有亲密举止,可是现在当着我同事的面,一会儿揽我肩膀,一会儿搂我的腰,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跟他有一腿,最受不了的是那眼波,在旁人看来淹得死人,我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进了直播间我瞅准一个机会跟他小声说:“拜托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受不了。”

耿墨池凑到我耳根回答:“这就受不了了,晚上怎么办?”

我横他一眼,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肯定会踹他一脚,这家伙存心的!

“沟通好了吗?直播马上开始了。”导播大毛在导播间用耳麦提醒我们。导播间跟直播间仅隔着一道玻璃窗,我们在这边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瞧得见,显然我们刚才的样子被他们误会成情侣间的窃窃私语了。我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开始了。

首先是节目前的广告,趁这工夫我叮嘱他:“拜托你配合点儿,别让我出丑。”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他语意双关,我来不及深究他话里的意思节目就已经开始了。刚开始他确实还很配合,很得体地跟观众打招呼,跟我寒暄。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付这种访问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任凭我提出的问题有多刁钻,他总能不露声色地化险为夷,而且最让人叹服的是他看似有问必答,其实又什么都没回答,还让你挑不出破绽。

好吧,我承认我身边坐着的是巨星,即便只是通过声音,他的魅力仍随着电波变成电流激荡在城市的夜空,所以在后来的观众提问环节上,一大群花痴乐迷争相打进热线,因为太过激动,接通热线的听众基本上都语无伦次,倒是有一个很镇定,问题相当尖锐:“您好,耿先生,我一直是您的忠实乐迷,我想问的是自从您太太叶莎女士去世,为什么您没有新作品问世了,是不是因为失去您太太这样的创作伙伴令您的艺术生涯受到了影响?当失去挚爱与事业伙伴,您对诠释LOVE系列曲又会有什么新的理解呢?请回答,谢谢。”

我背心沁出涔涔的冷汗……

我在心里骂大毛,怎么把这样的电话接进来,可是又不能怪他,因为这种热线电话都是随机的,人为难以控制。我下意识地望向旁边的耿墨池,出人意料,他面色很镇定,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他沉吟片刻,回答道:“谢谢这位朋友的提问,我想我应该说明的是,我的艺术生涯跟有没有新作品问世并无太大关系,我是钢琴演奏者,不是作曲家,至于我太太,很抱歉,我私人的话题不方便在这里谈。”

“那我还有个疑问,听说LOVE系列并非叶莎女士创作,真正的创作者另有其人,请问这是真的吗?”

我赶紧抢过话:“这位听众朋友,很抱歉,请不要在这里议论一个亡者。不好意思,因为时间限制,今天的热线接听到此结束,现在请听众朋友们欣赏一首耿墨池先生最广为流传的LOVE主题曲。”说完我迅速插入事先准备好的音乐,没有任何停顿,反应之快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当音乐通过电波缓缓流向城市的各个角落时,我旁白道:“爱是这世上永恒的主题,无论是生者,还是亡者,精神不灭爱就不死,谨以这首曲子献给所有心中还有爱的人们,谢谢。”

其实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完全是出于本能。是的,我恨那两个人,我当然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他们,我不会承受那样的耻辱和伤痛,可是他们已经死了,活人再如何指责他们也听不到,没有意义,也没有道义。

直播间静得只剩下音乐。

大毛他们在导播间都傻了,因为现在根本还没到插播音乐的时间。我的余光瞟到,耿墨池呆坐在一边凝神静思,刚好有一束灯光自他头顶打下来,让他的侧脸看上去仿如一尊雕像,透出梦幻般的光芒,令人目眩神迷。只是他眉心紧蹙的样子让人心里很不好受,我知道在这之前他从不接受公开的媒体访问,尤其是像这种直播的访问更是绝无仅有的。他不是害怕面对伤痛,而是害怕伤痛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忽然很自责。

我从直播台下伸出手握了握他,低声问:“你没事吧?”

他摇摇头,“没事。”

“对不起……”

“说了没事。”他侧过脸看向我,嘴角溢出笑意,“谢谢你。”

我一时有些发愣,不明白他谢我什么,“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你再忍耐会儿,下了节目我请你到火宫殿吃臭豆腐。”我觉得我像在哄孩子。

他笑出了声,“一顿臭豆腐就想打发我?”

“那你想要什么?”

他凑到我耳根,“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我顿时脸发烫,直播间可是透明的,外边都看着呢,我轻咳两声,“别闹了,别人都看着。”

“看就看呗,其实我蛮喜欢坐这儿的,感觉这个世界就剩了我们俩。”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你知道我一向不正经,尤其在你面前。”

“所以我的名声都是坏你手里的。”

“我不介意让你的名声更坏,这样才配得上我。”

“提醒你啊,这是在做节目。”

“别人又听不到,你不是把麦关了吗?”

“……”

我傻了,我,我把麦关了吗?我颤抖地望向直播台上的仪器,顿时犹如五雷轰顶,直播主机的仪器仍然在闪动着信号灯,而大毛那边又没有切断我们的信号插入广告,这意味着刚才我们的谈话一句不漏地全部通过电波传了出去!

我慌忙扯下耳麦,冲导播间的大毛喊:“大毛,你是死人啊!”大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切入广告。我跳起来冲出直播间,就要找大毛算账,大毛吓得忙往侧门溜了。阿庆一把扯住我,“考儿,节目还没做完呢,你冷静点儿……”

“大毛你个死猪,你的魂跑哪儿去了,我没关麦你不晓得提醒啊,你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我气坏了,这回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如果不是老崔闻声赶过来,场面不晓得乱成啥样。老崔声色俱厉地斥责道:“白考儿,你先把节目做完!”

老崔也是播音员出身,那个洪亮的声音一下就把我震住了,我愣愣地看着他,这才意识到节目还没完,现在正是广告时间。这回我闯祸了,再扭头看直播间,我们千辛万苦请过来的嘉宾耿墨池先生正若无其事地瞅着外边看热闹呢,好像这事压根跟他没关系似的。

我阴着脸走进去,这时广告刚刚结束。

我戴上耳麦继续用柔美得变态的声音说:“好,现在继续回到节目时间,刚刚我们接通了部分听众朋友的热线,大家很热情地跟耿老师做了互动,非常感谢耿老师。”

天知道这“老师”从我嘴里说出来有多抽风,这浑蛋也配当老师?遇上他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我都不知道接下来是怎么把节目做完的,完全没了印象。做完节目我虚弱地问阿庆:“咱们电台的覆盖面是多大?”

阿庆充满同情地看着我,回答了两个字:“全省。”

我身子一软,几乎瘫倒。阿庆又补充一句:“而且这档节目是我们台收听率最高的,比其他友台同时段的节目收听率都高。”

好,这下真好,全省人民都有幸聆听了著名钢琴家耿墨池在节目里调戏女主持人的现场直播,我要不要这么衰啊,我从广电大楼上跳下去算了!

从直播间出来,迎面就看见老崔背着手站在走廊上,那脸拉得跟长白山似的,我知道,这回板子少不了。虽然入行以来大大小小的“事故”也出过,但像这次这么乌龙的还从未有过,要命的是这是耿墨池在湖南接受的独家专访,不光是乐迷和听众关注着这期节目,很多媒体同行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呢,我丢自己的脸就算了,连带把台里的脸也丢光了。

我耷拉着脑袋,眼睛盯着鞋尖,压根就不敢看老崔和其他主管领导。我就看到大毛站在导播间的门口,两腿在哆嗦。

“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老崔一声令下,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走了。然后还不忘了吩咐其他人,“好好跟耿先生道歉,把他送回酒店。”

……

这回娄子捅大了,我跟大毛因注意力不集中造成工作严重失误被老崔狠狠地批了顿,后边的情形还指不定咋样。老崔训完我们就召开紧急会议,把有可能出现的状况一一进行应对部署,特别是第一时间跟各个媒体通气,希望可以压下这件事。但是堵得了媒体的嘴,全市这么多听众怎么堵,网络怎么堵?所以说,我真是衰到了家。

开完会回到家已是午夜,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时,连上楼的力气都没了。老式的公寓没有电梯,等我爬上四楼,赫然发现门口杵着一人,双手抱臂,靠着墙壁站得笔直。不知道站了多久,他的样子看上去比我还疲惫。

“你,你还嫌我不够闹心是吧?”我摇摇晃晃,眼皮直往下耷,根本没力气跟他吵架。他并不作声,走到我跟前,伸出手臂将我圈入怀里。我生气,想挣脱,他却抱得更紧,贴在我耳边呢喃低语:“让我抱抱,就一会会儿。”

他身上熟悉的植物的清冽气息很好闻,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我的头更晕了,气若游丝,“拜托,你先回去,让我好好睡一觉,我都要死了。”

“考儿,我们别闹了好不好,我就想这么抱着你。”他的声音莫名地发哑,“我很怕一个人待着,我怕孤独,我怕第二天早上看不到太阳升起,我怕再也看不到你……你不会懂得,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好比世界末日,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做,静静地抱着你感受你的存在就好。”

“墨池?”我在他怀里呼吸着,以为是在梦里。这样的话纵然是在梦里他也未曾对我说过。我战栗起来,终于缓缓伸出手臂回抱住他,“你太累了,回去早点儿休息吧。”

他贴紧我的脸,摩挲着,声音轻轻的,低微的,像是梦呓一样,“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哪怕是吵架,也好过见不着你。咱们分开三年,我原本以为我可以一直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偏偏在上海又遇见你,你一下子又把我拉到了现实。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自己是鬼还是人,白天对你说鬼话,故意气你,夜晚才敢吐露心声,可是又没有勇气当着你说,只能对着浴室的镜子,对着卧室的露台,一个人念念不休到天亮……”

我心里泛起阵阵酸楚,“墨池,你别这样。”

“刚刚在直播间,你帮我解围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很悲伤。那两个人都死了三年了,我以为我再也不会为这事悲伤,可是在听到你放那首曲子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都还没有从那样的伤痛中走出来,我们还陷在那样的悲剧里,所以我才悲伤,他们死了的都可以在一起,为什么我们活着的却不能在一起?”他战栗着轻吻我的额头,像个无助的孩子,声音几近哽咽,“白考儿,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早上,我被床头的电话吵醒,是阿庆打来的,通知我不用去上班了,因为台里已经停了我的职。“等风声过了再说,这两天你就老老实实待家里,哪儿也别去,怕那些记者蹲点。”阿庆事无巨细地一一在电话里交代,“昨晚的事目前看还没什么动静,报纸上也没有,至于网上,要过些时候再看了。你别急,老崔会处理好的,他停你的职也是保护你……唉,说起这事啊,耿先生如果只是单纯地在音乐界有名望倒还好,偏偏最近娱乐圈的也盯上了他,据说是有个这两年风头很劲的女明星刚跟男友分手,媒体猜测是有第三者介入,而这个人被猜测是耿先生,我当然不信,但是耿先生上次在北京演出时,那个女明星不仅亲自捧场,还被拍到跟耿先生在酒店用餐,所以你小心点儿,千万不要跟耿先生同时出现在公共场合……”

挂了电话,我望着天花板,不能同时出现?可是这家伙现在就睡在我床上呢,昨晚我像是着了魔,也不知道怎么就……

“吵死了,谁打来的电话?”这个不知好歹的,我好心收留他,他竟然还抱怨。我没好气地说:“都怪你,同事刚打来电话,说我被停职了。”

耿墨池翻了个身,赤裸着上身坐起来,睡眼惺忪地问:“那你会被开除不?”

“如果事情闹大了那就保不准了。”我懊恼地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扔他身上,“赶紧穿上,滚回你的酒店去,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再见面!”

我忽然很生气,细想好像又并不是单为昨晚的事生气。

“大清早的你干吗呢,不能好好说话?”我大概忘了,耿墨池一向有起床气,甭管多晚起来,他总是有股子无名火,所以早上千万别惹他,否则他跟你没完,摔东西砸杯子的事常有。果然,他恼了,一边穿衣服一边板起脸,“昨晚那点激情上哪儿去了,瞧你这样子,跟个怨妇似的。”

我本来想跟他吵,但一想隔壁邻居也许听得见,阿庆都交代了我要收敛的。我只得咽下这口气,噘起了嘴巴,“我还不是哀怨我的工作也许快没了,我一个女人,一不傍大款二不当二奶,要养活自己谈何容易,你一点儿都不体谅我,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呜呜呜……”我居然给号上了,连我自己都惊讶,我什么时候这么哀怨了?

男人一般是见不得女人眼泪的,要么是厌恶,要么是心疼,而耿墨池却两类都不是。他会觉得很好玩,所以我一号,他倒乐了,起床气也没了,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抬起我的下颌,啧啧直摇头,“瞧瞧你这样子,哭个什么劲儿啊,没工作我养你,又不是养不起,所以我才会问你会不会被开除,如果开除了……”

“怎么样?”

“那就跟中彩差不多,你正好可以跟我去上海。”

我气得话都接不上来了。

“我说你这什么破床,我骨头都快断了。”耿墨池全然不顾我黑着脸,皱着眉头又是捶腰又是捏脖子,“我睡惯了软床,睡你这儿简直是遭罪。”他走到窗户边上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咦,你楼下怎么这么多记者?”

我吓得一愣,本能地扑过去看,上当了,哪有什么记者,只有两个老邻居在楼下花圃边练太极。我踹他一脚,借题发挥,“怎么着,你这么怕记者,是不是被拍到了什么香艳的照片,你害怕了,有损你音乐家的光辉形象是吧?”

“你别听那些人胡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你也当真?”

原来他还知道我所指。

“那照片是怎么回事呢?”

“跟朋友吃顿饭而已,刚好就被拍了,我还莫名其妙呢!”

“那瑾宜呢?瑾宜也是你朋友?”我一下又把话题跳到瑾宜的身上。我承认我是个小心眼的人,有些事情憋在心里,不说出来就是不痛快。

耿墨池斜睨着我,“你想知道什么?”

我耸耸肩,“随便问问而已,你干吗这么敏感?”

“是你太敏感吧,我跟她只是……”

“只是什么?”

“算了不说了,我去洗澡。”说着他就朝浴室走,到门口了还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抓起一个枕头就砸过去,“滚!”

我当然不相信耿墨池会跟那个女明星有什么,因为我也是做媒体的,无中生有、夸大其词、捕风捉影是这个行业的特性,如果那种八卦小报上登的东西也当真那也太污蔑我的智商了。就算真有点儿啥,肯定也是女方主动,以我对耿墨池的了解,他并不是个色欲至上的人,相反他对无关的女人除了必要的绅士风度,一向冷淡得可以。除了何瑾宜。

但我不能问得太急表现得太心切,否则弄不好又会被他嘲弄。他想说自然会说,他要不说,你吊死在他面前他也不说。

何况我现在也顾不上管这事,虽然班是不用上了,但我在家里真是如坐针毡,就怕那晚直播的事会给他的演出带来什么负面影响。还好,负面的影响还称不上,就是我又好好地出了一次名,因为正如老崔预料的那样,几家纸媒相继刊登了那晚直播的事故,不是头版头条,却占据了娱乐版整版或大半的篇幅,标题大致为“著名钢琴家耿墨池电台专访惊现意外”“是意外还是炒作——耿墨池与电台女主播借节目公然调情”“史上最彪悍的电台直播”等等,不仅纸媒,甚至还有网友截取了当晚节目的音频发到了本地门户网站和相关论坛,随后就被其他网站迅速转载,于是乎,耿墨池说的那句“我不介意你名声更坏”成为最新的网络流行用语,大肆传播开来。用阿庆调侃的话说,“考儿,你真是天生当名人的料,足不出户就名满天下。”

更有甚者还在某论坛上搞了个投票,“大家猜猜那晚节目后耿墨池和白主播会去做什么?答案A:去火宫殿吃臭豆腐;答案B:耿墨池去白主播香闺共度春宵;答案C:白主播去耿墨池所住酒店房间继续“访谈”;答案D:什么也没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结果,答案B占据投票总数的半成以上。我不得不承认,这些网友太有才了,怎么就猜得那么准呢?

而耿墨池这家伙,除了每天忙演出的事,他最关心的是,“你还没被开除?”

他就是巴不得我被开除,然后好拐我去上海。

这人的心真是坏透了!

至于霸道总裁祁树礼,这阵子忽然销声匿迹,听说是去美国了。本来我并不关心他去哪儿了,去火星都不关我的事,但那天他突然登门拜访,拎了一堆的礼物,让我措手不及。这位先生见我不是很热情的样子,还笑呵呵地解释:“没办法啦,我又打不通你的手机,只好登门了。”

这事得怪耿墨池,本来之前祁树礼若要跟我见面还得先电话约下,现在好了,自他的号码被耿墨池拉黑,此君连电话都省了,直接登门,让人防不胜防!

祁树礼进门后嘘寒问暖,我又不好下逐客令,只好跟他东拉西扯。

“春节回家吗?”他和颜悦色地问。

我搪塞,“不知道,要看电台的值班安排。”

事实是,我已经答应了耿墨池跟他回上海过年的,为此我还跟妈妈撒了谎,说要在电台值班,春节回不了家。我妈妈心知肚明,数落我眼里已经没有了父母,也不管自己的名声,跟着“那个男的”瞎混,早晚要吃大亏。我善良的妈妈难道不知道她女儿早就视名声如浮云了么?当然“那个男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物以类聚,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祁树礼听我这么说,想了下,似在思忖措辞,“如果你不回家,我在这边陪你过年怎么样?反正我是一个人,我们可以作个伴……”

“你不回家跟你母亲过年吗?”

祁树礼迟疑了一下,笑笑,摊手道:“我母亲,你知道的,我不太习惯跟她相处了,在我的感觉里,你更像我的亲人。”

“因为我像你们的那个什么小静?”我冷冷地扔出一句。

祁树礼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说,长久地凝视着我,叹气,“你多心了,考儿,想跟你在一起,需要那么多的理由吗?跟你过年,在感觉上跟阿杰一起过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也不勉强,反正这么多年了我都是一个人过,习惯了。”

“谢了,我男朋友会陪我。”

他微怔,又是那样斜睨的表情,嘴角勾起笑意,“考儿,你用不着这样的,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会吃了你,你拿他当挡箭牌毫无意义。”

“那你认为什么是有意义?”

“考儿,明知没有结果还要一意孤行就是没有意义,白白付出感情而已!可能我说这些话你不爱听,但这是事实,得不到祝福的爱情只会给你带来厄运!”

我顿时就翻脸了,“祁树礼,你凭什么这么说?”

“不是我这么说,是你自己不愿面对这个现实,他老婆是谁你不知道吗?阿杰跟他老婆明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跟他在一起又算什么?考儿,我知道阿杰对不起你,我们祁家对不起你,所以我才会想要千方百计地弥补你……”

“祁树礼!”我打断他,霍地站起来,“谁稀罕你的弥补,祁树杰对我的伤害谁都弥补不了,我跟谁在一起跟你跟你们祁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别自作多情了!”

祁树礼这时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直视着我,气势逼人,“就算阿杰做得再不对他已经死了,亡者为大,你可以恨他,但你不能让他泉下蒙羞,不能给我们祁家蒙羞!”

“什么,给他蒙羞?”

“是!你跟耿墨池在一起就是给他蒙羞!”

我瞪圆了眼睛,大声嚷起来:“他死都死了,难道还要我一辈子活着给他陪葬吗?他明明对不起我,凭什么要我搭上一辈子?”

“NO,你理解错误,我不反对你再嫁,你嫁给任何人我都没意见,你就算嫁给街头混混也没人干涉你,但你想跟耿墨池在一起,Sorry,我没你想的这么宽容!”

他终于露出真实的嘴脸,我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兀自发笑,“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我干吗要你宽容啊,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上帝吗?我们的命运要你来主宰?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不用这么激动,既然我们已经把话摊开了讲,那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了。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只要你跟他在一起,我保证他不会好过,我相信阿杰泉下也一定不能接受,你们会被诅咒的!这样的爱情最后是什么结果,你可以试……”

我气得都快接不上气来了,手朝门口一指,“你出去!”

我没说滚,已经是很客气了。

祁树礼并不动怒,竟然还笑了笑,好风度地跟我点头颔首,“好,我走,但你不妨好好想想我刚说的话,你会想明白的。”

“出去!”我板着脸,如果手边有把扫帚,我一定拿扫帚轰了。

祁树礼这才不慌不忙地开门出去。

我砰的一下摔上门,感觉整个人像是在烈火上烤,噗噗的心跳让我完全静不下来。难怪我一直觉得祁树礼捉摸不定,原来他是藏着这样的心思,他竟然认为我给他们祁家蒙羞了,什么逻辑!我早该看出这个人心理阴暗,亏我对他还一直这么客气!

但是夜深人静时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细想,抱有祁树礼这样想法的人可能不止他一个吧,我父母至今无法接受耿墨池,我妈动不动就是那个男的那个男的,她连名字都不愿意叫,很显然他们也是这样的想法,觉得我们在一起是有辱门风,是丢人现眼的事,包括米兰和樱之在内,身边的人也没有一个是看好我们的。想到这里我忽然就不安起来,得不到祝福的爱情真的会给我们带来厄运吗?还被诅咒……祁树杰他凭什么诅咒我!凭什么!

我跟祁树礼是彻底翻脸了,翻脸就翻脸,我唯愿这辈子都不再跟他有交集。这期间樱之做东,请我和米兰吃饭,显然想当和事佬,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

饭桌上,我和米兰都有些尴尬,樱之语重心长地说大家都是这么多年的姐妹,一个寝室睡过四年,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地沟通,非要弄得老死不相往来。我觉得樱之说得对,我反思自己这段时间情绪不稳可能无意间伤到了米兰,我当然也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于是很诚恳地跟她道歉。

我边说边给米兰斟酒,“米兰,我知道你的心思,但祁树礼这样的人真不值得你惦记,这人深不可测,心理阴暗,你还是少惹他为妙。好男人多的是!”

樱之也接过话,“是啊,米兰,你这么漂亮,身边的好男人怕是挑都挑不完吧?”

米兰没接茬,端详着我,“你为什么说他心理阴暗啊?”

“我跟他闹翻了!”我放下酒杯,一说到这个人就心里来气。

米兰和樱之面面相觑,在她们的追问下于是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下。米兰瞅着我直摇头,叹气道:“你自己都说他这个人不好惹,你干吗还跟他翻脸?我跟你说,他这个人还真是不好惹,你最好别得罪他,他收拾你是分分钟的事!”

“我怕他啊!”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关键在于你们现在已经撕破脸皮,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对你和耿墨池下手。他这个人手段很厉害,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你。”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米兰,不以为然,“他能把我怎么着?”

米兰耸肩,一针见血,“他可能不会把你怎么着,他毕竟还是维护你的,何况对你还有那种心思,我觉得你应该担心的是耿墨池。”

“为什么?”

米兰挑眉,“你说呢?”

这阵子我都很少见到耿墨池,演出迫在眉睫他忙得不可开交,我当然不便去打搅他,听说他吃饭都是由服务生送到房间的。我去酒店看过他一次,偌大的套房进进出出的人那个多啊,我连话都跟他插不上。米兰的话让我颇有些不安,第二天我特意挑了中午的时间去酒店看耿墨池,顺便给他带点吃的。一进房门我就感觉气氛不对,每个人都阴沉着脸,耿墨池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他的经纪人韦明伦不停地在打电话,心急如焚的样子,像是出了什么事。

我诧异地打量他们,“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耿墨池沉着脸,没说话。

韦明伦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叹气,“我们的演出被叫停了。”

“啊?”我吓一跳,“你说什么,叫停了?”

韦明伦点点头,一脸懊恼,“说是我们的手续不全,可我们明明拿到了批文的,所有手续都符合程序,走流程都走了好几个月,突然就说不行了,莫名其妙!”

“怎么会这样?”

“谁知道呢?”韦明伦急得直挠头,“演出没几天了,现在突然叫停而我们的票早就售罄,如果退票我们将面临巨额赔偿,主办方可以起诉我们,我们是违约方!”

“赔就赔吧,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耿墨池起身,心情很不好。

“墨池!赔钱是小,关键是信誉损失那是金钱挽回不了的,如果这次演出泡汤,我们以后很难再赢得公众信任,这才是最麻烦的!”韦明伦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