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没什么好心酸的,至少对象是她爱的人(1 / 2)

爱的天空下雨了 安晴 6918 字 8个月前

“Olive,你到底怎么回事?”魏琳将切好的水果端过来,一连叫了许若唯好几声,对方都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了?”许若唯歉意地笑了笑,眼睛还有些肿。

“你今天是大大的不对劲。”魏琳按住许若唯的肩膀,将她的脸扳过来。

许若唯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道:“Vring,要是厉家晨……”

“厉家晨?那个浑蛋又做什么了?”魏琳不等她把话说完,“啪”的一声拍在案几上,吼道,“这个王八蛋,他到底想干什么?”

许若唯微微叹了一口气,出了那样的事之后,魏琳对厉家晨可是深恶痛绝。

魏琳看着好友的脸色,无奈地问:“他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

看到魏琳的反应,许若唯把原本想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说道:“只是一点儿小麻烦。”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魏琳苦口婆心地劝道,“Vring,不要再搭理他了,前面还有大把的帅哥等着你呢,我看那个谭经理就很不错啊。”

许若唯听闻笑了笑,完全没有心思谈论这些,她推开魏琳说道:“累死了,我去洗澡了。”

“我是认真的,那个谭森宇你可以考虑一下的!”

关上浴室门的那一刻,许若唯听见魏琳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许若唯摇头苦笑,厉家晨扔给她一个烫手的选择题,她现在可是纠结不已,哪里还有精力想这些。

第二天大清早,许若唯的右眼皮一直跳,她有些心神不宁。

“左跳财,右跳灾,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吧?”许若唯忧心忡忡地说道。

“拜托,这种封建迷信你还真相信?”魏琳忙着出门,随手拿了块面包说道,“我先走了。”

许若唯看着镜子里的人,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呼了几口气,但愿是她想多了。

整个上午都相安无事,专柜的生意异常的好,许若唯和赵丽几乎忙不过来。眼看快到午餐时间,人渐渐少了,赵丽犯懒了,提前拿着两个饭盒开溜,美其名曰去给许若唯热饭。

“你小心点儿,还有15分钟呢,别让周经理逮到了。”许若唯小声提醒道。

“放心吧,她这会儿肯定缠着谭经理。”赵丽挤眉弄眼地说道,现在整个商场都传开了,周曼妮看上了谭森宇,不惜放下身段,上演一幕女追男的好戏。

说曹操曹操到,许若唯正捂着嘴偷笑,谭森宇走了过来。

“谭经理好。”赵丽慌忙把两个饭盒往背后藏,暗暗感慨自己运气不好。

谭森宇一眼就看到了,他笑了笑,没有追究,反而开口道:“这周你们都辛苦了,专柜的业绩很好,午餐我犒劳你们。”

许若唯有些诧异,这个谭经理实在太体贴了,他调过来没多久,算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掏腰包了。

“这都是我们的工作……”

“谭经理,你真是太好了!有你这样的上司,我们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赵丽及时打断了许若唯的话,开始奉承,上次那顿大餐,她至今还在回味呢。

许若唯乐了,这家伙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

“小丽的语文学得不错嘛。”谭森宇轻笑了两声。

赵丽呵呵傻笑,她扯着许若唯的衣袖,低声说道:“你傻啊,不吃白不吃。再说了,你最近那么辛苦,赶紧好好补一补啊!”

许若唯哑然失笑,她刚想开口,手机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许若唯笑着走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喂,请问你是……”

“许小姐,这里是A市男子监狱。”对方的声音有些沉重,“你的父亲刚刚再一次晕倒……”

“怎么会这样?”许若唯失声叫了起来,上次胃出血,这次又晕倒,难道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吗?监狱里不是也安排了医生吗?

“许小姐,你的父亲现在没有性命之忧,医生已经在救治,你是否要过来一趟?”

“好,我马上过去。”许若唯紧紧地攥着手机,心里一阵无力。她现在能做什么呢?赶过去也只能探望一个小时,然后呢?父亲会继续忍受病痛的折磨。

赵丽正聊得开心,看到她神色恍惚,连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谭森宇也一脸关切地看着她。

许若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不好意思,经理,我家里出了点儿急事,下午想请假。”

“没事,你去吧,回头再补请假条。”谭森宇关切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

许若唯冲他投去感激的笑容,低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赵丽这回没有咋咋呼呼的,趁着谭森宇不注意,凑到她跟前说:“你要是手上不方便,不好意思跟经理借,随时打给我。”

许若唯心中感激,点了点头,匆匆忙忙地走了。

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谭森宇的眉头皱了起来。上次许若唯错过了聚餐,他总有点儿遗憾,想请她吃顿饭,谁知道这次还是这么不凑巧。

赵丽瞅了谭森宇几眼,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故意说道:“谭经理,小唯有事情,这大餐咱们还吃吗?”

谭森宇晃了一下神,有点儿尴尬地笑道:“当然了,你想吃什么?”

赵丽笑了笑,冲他挥了挥手:“谭经理,下次等小唯有空了,大家再一起聚餐吧。”说完,她便揣着两个饭盒往休息室跑去,心里却乐翻了,回头她一定要告诉小唯,谭经理好像真的对她有意思呢!

到达监狱,许若唯六神无主地看着再次病倒的许安伟。

“许小姐,我们还是建议你办理保外就医。”狱方的医生言语恳切,“许安伟先生现在的情况并不理想,他胃里的肿瘤还不能判定是良性还是恶性,得尽快做手术。”

“我知道了,医生,麻烦您先好好照顾我爸。”许若唯看了一眼还在昏睡当中的许安伟,心里困扰了一晚的难题终于有了最后的答案。

短暂的午休之后,接下来又是一个忙碌的下午。

厉氏集团的气氛有点儿低落,上到经理主任,下到打扫厕所的阿姨,所有员工都知道厉总这两天情绪暴躁,万万惹不得。

“这位小姐,你要找我们厉总?”秘书瞅了瞅许若唯,又扫了一眼前台,有点儿责备的意思。

许若唯点点头,不停地绞着双手,脸上还有着明显的犹豫。

“不好意思,请问你有预约吗?”秘书暗暗打量许若唯,她穿着一件寻常的淡绿色裙子,长发及腰,脸上脂粉未施,干干净净的,有一份特别的清丽。

看起来不像那些莺莺燕燕,难道也是来纠缠厉总的?

“我没有预约。”许若唯为难地说道,“我有事找他,如果他很忙,我可以等他。”

秘书犹豫了一下,由于前两天她直接把宋文薇放了上去,结果厉家晨事后狠狠批了她一顿。

“这样吧,许小姐,你稍等,我会通知厉总的。”秘书朝前台丢了个眼色,示意她把许若唯带走。

厉家晨刚刚开完会,发了一通火,回到办公室,脸色还是很不好看。

“家晨,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周言将要签字的文件递给他,“大姨妈来了?”

“一边去!”厉家晨踹了他一脚。

“得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周言拿着文件,摇头晃脑地往外走,结果门一打开,就看到秘书敲门的手僵在半空中。

“周助理。”秘书偷偷朝里面瞅了一眼,小声问道,“厉总现在心情怎么样?”

周言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似乎不怎么好。”

秘书吐了吐舌头,也没走进去,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轻声说道:“厉总,外面有一位许小姐找你。”

听到秘书的话,正要走出门的周言顿时停下来,疑惑地问道:“谁?”

结果没等秘书回答,办公室的门“唰”的被人从里面打开。

“人在哪里?”门打开后,厉家晨看着秘书问道,秘书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又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人呢?”

“在……在前台。”秘书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她还从没有见过厉总这个样子,难道是那个许小姐欠了他的钱?

也许是厉家晨脸上的表情太凶了,他刚要走,周言一把拖住他,嚷道:“家晨,你干吗?”

“不关你的事!”厉家晨没兴趣解释,匆忙地走了。

周言皱了皱眉头,还是决定追下楼去看看。

一楼大厅,许若唯正忐忑不安地等着。来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想着父亲的病已经刻不容缓,她没有别的办法,而且她潜意识里根本就接受不了再遇到前几天那种危险的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是件磨人的事,那些勇气和冲动都开始消退,许若唯开始心慌了,忍不住乱想。

如果待会儿他冷冷地嘲笑她该怎么办?如果他说当初的话只是一个玩笑,她又该怎么办?她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她不该来的!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立即站起来,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许若唯,你要去哪里?”

电梯门一打开,厉家晨的目光立刻搜索到了那个娇小的人影。他几乎是不顾形象,一路跑过去的,可等他到了她的跟前,他又慢了下来,冷着一张脸。

听到他的声音,许若唯浑身一僵,缓缓地转过身。她不敢看他,低着头,也不说话,一头乌黑的长发从两侧垂下来,几乎要遮住她整张脸。

厉家晨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目光落在她的发顶,心情有些复杂:矛盾、难过、心疼,还有不可否认的欣喜。

空荡的大厅里,这两人傻站着,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不少员工正偷偷看着好戏。

“厉家晨,我……”许若唯想说“我接受你的条件,你救救我爸”,可是这个简单的句子突然变得很难说出口,她结结巴巴的,心里的羞辱和矜持让她说不出口。

“我愿意……”犹豫半晌,她终于鼓起勇气,刚要说话,却被厉家晨打断了:“把你的手机给我。”

她的为难,厉家晨看在眼底,他也不愿逼她到这种地步。说到底,他从来没有想过羞辱她,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爱恨。

“啊?”许若唯愣了愣,然后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厉家晨拿过她的手机,按了一串数字,然后又递给她,说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就打给我。”

“哦。”许若唯点了点头,脸色还是茫然的,他是什么意思?她这就要卖身给他了吗?父亲的病不能再拖了,她能现在开口让他帮忙吗?

她呆呆的模样让厉家晨莫名地喜悦,他扯了扯嘴角,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她,说道:“拿去,我等会儿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许若唯再次僵住了,去接钥匙的手颤了一下。这个时候,她有种见不得光的屈辱感。

“我让司机送你过去。”这里人来人往的,并不适合谈话,厉家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下班了我会过去的。”

许若唯“嗯”了一声,见他转身就走,她急急地叫住了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爸他……”

听到她提起她的父亲,厉家晨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很快,他又恢复如常,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这些我会处理的。”

许若唯张了张嘴,她想问他什么时候请律师,什么时候去递交申请,但是对方已经进了电梯。至少他已经答应帮忙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电梯门一打开,周言和秘书匆忙地跑了出来,正好撞上回来的厉家晨,两人都是一愣。

“小唯呢?”周言四处张望,他已经一只脚迈出了电梯,厉家晨又把他拖了回来,不悦地说:“你别瞎掺和。”

“嘿,厉总,你这点儿破事我还不管呢,你别欺负我们小唯就行!”周言有心想骂他一顿,碍于秘书也在,他嘟囔了几句,也就不吭声了。

秘书这时候揣着满肚子的好奇,无奈厉家晨黑着一张脸,她只能把这种兴奋之情压了又压。

“对了。”走进办公室之前,厉家晨回头对秘书吩咐道,“以后只要是这位许小姐来找我,你直接把人带到办公室来。”

厉家晨说完就走,没看到秘书惊讶得合不拢的嘴,要知道,这可是连宋文薇都没有过的待遇啊!

公司一楼,许若唯正婉拒司机小王的好意,她宁愿自己坐公交车,这样由专车专人接送,她更加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包养的金丝雀。

“许小姐,您别让我为难了,厉总刚刚打电话吩咐我了。”年轻的小伙子为难地说,“您要这样,回头我这工作都保不住了。再说了,您不是厉总的女朋友嘛,这也是厉总爱护您嘛。”

“我不是。”许若唯涩涩地说了一句,但她也不好让一个司机为难,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怎么会?厉总可从来没有让我送过哪个女人,您可是第一个。”小王一边开车,一边和许若唯闲聊。

许若唯没有吭声,将头靠在玻璃上,恍惚地想,原来厉家晨有过很多女人。

厉家晨给的地址是一处小户型的公寓,位于沿江风光带,地段金贵。许若唯攥着手上的钥匙,发了一会儿呆,才犹豫着打开门。

房子很干净,看得出来平常没怎么住人,家居装修本来就是米白色,这样更显得冷清。许若唯走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一把拉开帘子,外面是一个大阳台,满地的阳光。

这里是二十层,视野很好,下面就是整个江景。一路沉重的心情也因为眼前的景色而舒缓了一些。

如果这是家,她肯定会好好布置这个阳台。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许若唯不禁苦笑,她怎么这么傻。

厉家晨还没下班,许若唯不想坐着枯等,她决定干点儿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到处晃了一圈后,看清了房屋的构造——两房一厅,除了厨房浴室,还有一个小书房。她本来想找点儿杂志翻翻,结果书架上摆的全是财经杂志。书桌上倒是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可是她没好意思动。至于厨房,整洁得像新的一样,大概还没开过火,冰箱也是空的,只有一些酒。她想了想,决定出门采购。

时间刚到6点,厉家晨立刻动手收拾起桌上的文件。秘书正好送一份合同进来,一看这架势,暗暗惊讶,他们的工作狂厉总居然这么准时要下班了。

“厉总,这是昨天那起合作案的合约,您看看还有没有问题?”她赶紧把东西递了过去。

“放我桌上吧,明天早上我会看的。”厉家晨头也不抬,整理好东西,匆匆忙忙地往办公室外走。

秘书再一次惊讶得合不拢嘴,谁来告诉她发生什么事了?

车子一路飞驰,厉家晨握着方向盘,神色有些恍惚。她在家等他,这个念头让他整颗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开了门,客厅的灯亮着,一眼看过去,没有见到那个娇小的人影,但是真的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一向清冷的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花香,茶几上被收拾过了,摆着一束粉色的康乃馨。沙发上多了几个坐垫,也都是粉嫩的颜色。

他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走了进来,习惯性地伸手去鞋柜上拿拖鞋。一低头,只见最上面摆了一双灰色的拖鞋,毛茸茸的,前面顶着一个兔子脑袋。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套在脚上。

厨房里有窸窣的声响,他想也没想,放下公文包,直奔那里。

橘黄色的灯光下,许若唯穿着一条粉色的围裙,正在细心地切着土豆。一头长发随手绑在了脑后,随着她的动作,几缕发丝不听话地滑了下来,她不时用手背挡一下。

砂锅里不知道在煮什么,“咕咕”的冒着热气,一连串的小水泡沿着锅边冒出来,香味也跟着到处散开。

厉家晨靠在门边,看得出神了。他下午找了律师,开始办理许安伟保外就医的事,这让他整个下午心情都不是很好,他很难面对父亲,更难面对自己。

“你……你回来了?”厉家晨刚回过神,许若唯正端着一盘土豆,转身看到他,目光闪躲。

见他没有说话,气氛沉默,许若唯咬咬牙,轻声说:“还有一个菜,马上就能吃饭了。”

“嗯,不用急,我先去洗个澡。”厉家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乎笑了,然后转身离开了厨房。

许若唯松了一口气,她其实很想问厉家晨,他什么时候会处理父亲的事,可是她难以启齿。

晚饭的气氛很融洽。许若唯基本上低着头,厉家晨显然也没有聊天的欲望,但他心情似乎还不错。两人虽然很少交谈,但坐在一起,在灯光下看起来也很温馨。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她今天做的其实都是他爱吃的菜色,也许许若唯自己都没有发现,但土豆炖牛腩、红烧排骨、清炒西兰花,这都是厉家晨的心头好。

许若唯迟疑地看了他一眼,简单地回了一句:“来A市之后。”

她无依无靠,没有工作,没有存款,连房子都是魏琳帮着租的。那段日子真正地磨掉了她的娇气,她不得不学会打理自己的生活,很多东西都要尝试学习。

厉家晨眸色一暗。她虽然没有细说,但他也能猜到她那时候过得有多辛苦,否则,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怎么会被逼得做出一桌子好菜?

那滋味鲜美的牛腩突然变得苦涩起来,他默默地放下了筷子。

“怎么了?”许若唯忐忑地问。

厉家晨摇摇头,说道:“你吃吧,我去抽根烟。”

他拉开了帘子,走到了客厅的阳台上。许若唯也没什么胃口了,她胡乱扒了几口饭,开始收拾碗筷。

许若唯很不安,虽然她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一遍遍地安慰自己,既然站在这里,就意味着她将自己“卖”给了他。可是,她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她竟然要像做交易一样,把自己当成筹码支付给厉家晨。

或许,他今天晚上没有那个心思?

许若唯一边漫不经心地刷着碗,一边走神。

“在想什么?”厉家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后面,看到灯光下柔和的侧脸,他忍不住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她。

许若唯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她正在担心的问题来了。

“你在怕我?”厉家晨敏锐地感觉到她的变化,他面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我,我……”许若唯想要否认,可是她发颤的身体和结结巴巴的话都出卖了她。

见此,厉家晨霸道地扳过她的脸,四目相对,他漆黑的眸子里仿佛有不知名的火。许若唯心里一颤,他越靠越近,几乎贴到了她的脸颊,他的唇也一点点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