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她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1 / 2)

爱的天空下雨了 安晴 6295 字 8个月前

两天后,谭森宇正式在早会上宣布任命许若唯为地区经理,引起不小的议论。

接受着周围那些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许若唯不安之余,也感到开心,这可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升职呢!

散了会,她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魏琳和父亲,想让他们分享自己的喜悦。

编辑好短信,在选择发送人的时候,许若唯犹豫了一下,她在想,要不要顺便告诉厉家晨呢?

她想得出神,赵丽刚好跑过来,笑嘻嘻地说:“想什么呢?是不是打算对谭经理以身相许?哦,不对,他现在是谭总了。”

赵丽比任何人都开心,闹得动作有点儿大。许若唯一惊,低头一看,她手指抖了一下,点了“发送”,信息已经发出去了。

她捂着脸低呼,再看看赵丽笑脸明媚,没好气地说:“都是你啦,还笑,你嘴巴都合不上了。”虽然是打趣的话,语气却是暖暖的,因为她知道赵丽是真正关心她。

“是是是,许经理,你就让我嘚瑟一下嘛。”赵丽笑眯眯地说,“哈哈,你看到周曼妮的脸色没有?臭得跟大便似的。”

“小心被她听到。”想想刚才周曼妮那难看的脸色,许若唯多了一丝顾虑。

“怕什么,我现在也是有后台的人了。”赵丽冲她挤眉弄眼,攥着她的胳膊,说道,“小唯,你都好久没陪我逛街了,这个周末轮到我们休假,咱们去扫货,就当庆祝你升职?”

“好啊。”许若唯想了想,点头答应道。前阵子忙着父亲的事打两份工,赵丽没少照顾她,她刚好借这个机会感谢一下。

晚上,许若唯去了医院,因为许安伟的检查报告早出来了,不过还好,肿瘤显示是良性,医生建议动手术。但是由于许安伟目前的身体状态不太好,他们决定让他修养一段时间,因此许安伟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

许安伟见女儿这么晚还过来,心情大好,连着好几天没胃口的他把许若唯带来的粥吃了大半碗。

“你工作这么累,下班太晚了,以后别过来了。”许安伟心疼地说。

许若唯见他气色仍然不大好,有些忧心:“爸,您这两天是不是又没好好吃东西?特护没有好好照顾您吗?”

“爸在这里很好,你别瞎操心了。”许安伟说起这个,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小唯,爸这次能出来,你也花了不少钱吧?就别再浪费钱给我找疗养院了,我住在医院不也挺好的?”

“疗养院?”许若唯的面上露出错愕的神色。

“昨天林医生和我聊了,说你办好了手续,过两天让我搬过去。”许安伟没有留意到她的异样,仍旧絮絮叨叨地说,“爸知道你孝顺,但这医院挺好的,你就别花那个冤枉钱了。”

许若唯坐不住了,她根本不知道什么疗养院的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就像一碟被打翻的调料酱。

踌躇了一会儿,她轻声说道:“爸,既然已经联系好了,您就安心搬过去吧,疗养院对您的病情更有帮助。”

她嘴里安慰着父亲,心思却渐渐乱了,疗养院的事会是厉家晨安排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满腹的愁绪,许若唯想了又想,却终究没有勇气去向厉家晨证实。早上发出去的短信,对方也一直没有回。

也是,他那么忙,她这点儿琐碎的小事应该算是骚扰了吧。

此时此刻,厉家晨还在加班,安静的办公室里,灯光打在那张英俊的脸上,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更加清冷。

“家晨,你还不下班?”周言临走,瞅见厉家晨的办公室还有光亮,过来瞧了一眼。

“你先走吧。”厉家晨放下文件,揉了揉眼角。

“啧啧,资本家,小心英年早逝。”周言摇了摇头,正要走,想起一件事,回头又问道,“你前两天让我安排一家疗养院,已经联系好了。”

闻言,厉家晨的神色微微一僵,很快又恢复如常,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你要找疗养院干什么?你家老头子不舒坦了?”周言挑了挑眉,好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有那么一会儿,厉家晨沉默了。就在周言以为这家伙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冷声说道:“你很闲吗?我这里还有很多文件需要整理……”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周言立刻苦着脸,飞快地推开门走了。

厉家晨收回视线,心里却因为周言的问话而再次乱了起来。

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刻意不去联系许若唯,试图让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冷下来,可现在看来,效果似乎并不好。至少,今天看到她的那条短信,他生生克制自己,才忍住了要打电话过去的冲动。

说不上是从哪一天开始,他打开家门,看到灯光下那个等候的人影,突然前所未有地惶恐。他觉得害怕,这样美好的人,这样温情的时刻,他分分钟就沉陷进去了,居然开始患得患失。

他和许若唯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难得的休假时光,许若唯和赵丽尽情玩乐,两人从美食街的街头吃到了街尾,然后去逛了百货,手上各自拎着大包小包。

“小唯,你看那条裙子,好看吧?”两人打道回府时,往公交车站走去的途中,赵丽突然拉住了许若唯,欣喜地嚷道。

许若唯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是某个专卖店的橱窗,一个模特身上的裙子。

“我们去看看吧!”许若唯见她很喜欢的样子,笑了笑,拉着她往里面走。

“还是算了吧,很贵的。”赵丽小声地说道。她一直就是个节俭的姑娘,这种品牌店,她从来都不会进的。

许若唯知道她的心思,低声和她咬耳朵:“试一下又不要钱,去吧去吧。”

在她的怂恿之下,赵丽进了试衣间。许若唯偷偷看了一下连衣裙的价格,在一千块以内,不过也不便宜了,赵丽肯定舍不得买。

“怎么样,好看吗?”赵丽已经笑容满面地站在了镜子前,一边欣赏,一边问,眼里闪着亮光。

许若唯上下打量一番,真诚地点了点头,决定偷偷买下来送给她。

出了店,赵丽的情绪明显低落了很多,许若唯忍着笑,将一个袋子递给了她。

“什么东西?”赵丽有点儿好奇,等打开一看,她又惊又喜,立刻兴奋道,“小唯,你什么时候买的?”

“难得你这么喜欢,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许若唯看她既欣喜又犹豫,贴心地说,“你要是退给我,我可是很没面子的。”

“小唯,你人真好。”赵丽兴奋地抱住她,一会儿又激动地说,“不对啊,小唯,你不是家里出了事,要用钱吗?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让你花钱,我们还是去退了吧。”

听了赵丽的话,许若唯心里暖暖的,对方帮了她这么多,丝毫不求回报,还总想着她。

“那些事都解决了,你就别担心了。”许若唯晃了晃手上的另一个纸袋子,说道,“你看,我也给自己买了一件。”

听了许若唯的回答,赵丽这才破涕微笑,喜滋滋地去翻看新衣服。许若唯淡淡一笑,目光落在手上的那个纸袋子上。

其实她撒谎了,这并不是她买给自己的衣服。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五彩的灯光点亮了这个夜。

出了公司,厉家晨不知不觉将车开到了公寓楼下,等回过神,立刻皱起眉头。他已经很刻意让自己避开了,谁知道还是避无可避。

就在厉家晨晃神时,手中的香烟燃到了尽头,冷不防烫着了他。他一惊,连忙松了手,香烟也落到了地上。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停好车,上了楼。打开门时,他拿着钥匙的手顿时僵住了,看着屋里的身影,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暖暖的灯光下,许若唯穿着一条米黄色的针织裙,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手中握着一本书,整个画面看上去温馨却不真实。

她听到动静站起来,还没开口,听到厉家晨的问话,脸色顿时有点儿泛白。

她低下头,觉得难堪。他们之间,一向是厉家晨开口要求,她才过来,也许她今天的主动只是证明了自己是个尴尬的存在。

厉家晨心里懊恼自己说错话,正想要说点儿什么补救气氛,许若唯已经走向厨房,说道:“我去热一下饭菜。”

厉家晨这几天都是自虐式的加班,这个点还没有吃晚饭,胃部早就在抗议了。只是看着许若唯热完饭菜就回到卧室,看着自己对面空荡荡的桌椅,他突然没了胃口,草草吃了点儿东西,冲了澡,就进了卧室。

床头只留着一盏小灯,暖暖的,许若唯似乎睡着了。他轻轻躺了过去,伸手环住她的腰,轻声叫道:“若若?”

许若唯其实是清醒的,她还在懊恼自己的多此一举,为什么要跑过来道谢?只是联系疗养院而已,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她挑了那么久的衬衣,他应该看都不会看吧?

她下意识的轻颤让厉家晨捕捉到了,他收紧了手臂,低下头,缠绵的吻随之落了下来,顺着净白的脖颈一路蜿蜒。

许若唯刚开始还有些迷糊,暗想,厉家晨不是不高兴自己擅做主张过来吗,怎么又亲热上了?但是很快,她就没有多余的精力纠结这些,因为厉家晨实在是一个出色的捕猎者,他诱惑他的猎物,让她一步步沦陷。

不同于往日的激烈,今晚的厉家晨似乎格外温情。当她下意识地嘤咛,他甚至放慢了动作,温柔地亲吻她的眉眼,替她拨开汗涔涔的碎发。

这点儿温情也迷惑了许若唯,当一切终于静止下来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转身背对他,维持着被厉家晨扣在怀里的姿势,小声说道:“谢谢你。”

只需稍稍想一下,厉家晨立刻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箍在她腰上的手臂一紧。

难怪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难怪她刚刚这么温顺。

厉家晨没有说话,他低下头,黑色的眼像夜色一样寂寥。

此时,许若唯的脸上还泛着红晕,眉眼也娇俏如桃花,但是这样不胜怯弱的人,却说了世上最残酷的话。

厉家晨一声不吭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动作也不似刚才温柔,哪怕许若唯轻呼叫痛,依旧没有停。他只知道,在他左胸腔的那个地方,比她痛上百倍千倍。

从这一晚之后,许若唯的心情就持续地低落着,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厉家晨变成了她的心病,或者他一直就是。

这天下了班,许若唯闷闷不乐地收拾东西,她本来打算约魏琳一起去看电影,结果却听到她又被留下来加班了。电话里,魏琳没少骂那个变态的摄影师,许若唯笑着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自己也是满脸惆怅。但是她不想一个人待着,因为怕自己会胡思乱想。

“美丽的许经理,请问你下班了吗?”伴随着一声调侃的笑声,谭森宇走进了许若唯的办公室。

“谭总。”许若唯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起去吃顿饭吧?”看着她脸上那抹娇羞的红晕,谭森宇心里微微一动,笑着说道,“一直还没有机会庆祝你升职,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许若唯对谭森宇一直有着感激之心,很爽快地点点头,笑道:“是我的荣幸才对。”

谭森宇绝对是个绅士,谈吐幽默,不管是什么话题,他总能够接上,而且恰到好处,绝对照顾到许若唯的情绪和身份。许若唯心里暗暗赞叹,丢开上下级的关系,两人聊得很开心。

这算得上一次愉快的晚餐,走进餐厅的那一刻,许若唯的眼底就漫上淡淡的惊喜。

清新的日式风格,芬芳的紫色切花,小提琴的音符跳跃,这一切都是她喜欢的风格。

“我很喜欢这家餐厅。”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许若唯一愣,随即笑了,和谭森宇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两人眼底都有着笑意。

点单的时候,许若唯一直没开口,而是听着谭森宇报了他要点的东西,然后她才笑着对服务员说:“我的和他一样。”

谭森宇一挑眉,笑道:“你不用客气。”

“我不是客气,我爱吃的就是你点的那些。”许若唯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道,“之前看你吃三明治不喜欢蘸酱,我还以为是巧合呢,看来我们的爱好很接近。”

她一边回想,一边偷偷地笑,似乎觉得这是很妙的事,就像小时候发现自己和小姐妹的爱好惊人的相似一样。

头顶的灯光落下来,给她的笑容染上一点儿微醺的黄色,谭森宇瞬间有种眩晕的错觉。他想起上次魏琳说起的,他和许若唯的很多生活小习惯居然都一模一样,也许……这就是缘分?

“谭总,您在看什么?”那道目光长久停在自己身上,许若唯后知后觉地低下了头。

“哦,我在想他们家的甜品不错,饭后你可以试一试。”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谭森宇微微尴尬,他轻咳了两声,又说道,“私下就别叫我谭总了,叫我森宇吧。”

许若唯抑制住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笑道:“这怎么行?谭总,您别为难我了。”

谭森宇迟疑了一下,苦笑着说道:“我以为我们至少已经是朋友了。”

他的话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许若唯愣住了。

她的诧异和困惑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谭森宇轻笑了一声,声音里是淡淡的愉悦:“难道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小唯,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我对你有好感,你觉得这很奇怪吗?”

他的态度太过坦荡,明明是暧昧的话题,他却说得毫不扭捏。许若唯呆呆地看着他,眼底的震惊一览无余。

“很惊讶?”谭森宇轻笑,用手摸了摸鼻子,说道,“看来是我做得太失败了。”

许若唯连忙摇摇头,想说点儿什么,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反应有点儿笨。不过,她的确很惊讶,虽然赵丽和魏琳之前都没少拿他开玩笑,可是她从来没有动过那样的心思。

“谭总,您是一个很棒的上司。”许若唯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

“小唯,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谭森宇露出理解的神情,轻快地说,“这好比我喜欢一朵玫瑰花,如果这朵玫瑰因为不想让我喜欢,所以早早谢了,那它岂不是亏大了?”

即便许若唯此刻心绪不佳,也被他风趣的话逗乐了,至少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吃完饭,谭森宇绅士地提出送她回去。许若唯稍稍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她并不想太刻意地拉开拒绝,因为那只会让两人以后变得尴尬。

谭森宇非常贴心,一路上并没有再过分表露任何好感,聊天的话题也仅仅限于工作。这让许若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由衷地叹服,对方真的是一个十足的绅士。

“谭总,谢谢您的晚餐。”下了车,许若唯礼貌道谢。

“这是一个愉快的时刻,不是吗?”谭森宇站在车门边,噙着一抹优雅的笑,说道,“再见,我的玫瑰小姐。”

许若唯微微一愣,想到他那个风趣的比喻,嘴边浮起淡淡的笑容:“再见,谭总。”

回到家,许若唯刚坐下,魏琳立刻飞身扑了过来,嘴里嚷嚷着:“Olive,你快老实交代,你们交往多久了?”

“什么意思?”许若唯莫名其妙。

“我刚刚在阳台上都看到啦,他送你回来的哦,你们去约会了是不是?”魏琳笑得心花怒放,兴奋的嚷道,“啧啧,刚刚那一幕真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啊。”

“你的成语说得越来越好了。”许若唯没好气地拿抱枕砸她。想起晚上的事,她心里有些怅惘,轻声说道,“谭总是个好人,不过,我跟他没可能,以后你别再说这些了。”

“什么意思?”魏琳立刻坐直了身体瞪着她。

许若唯简单地将晚餐的事说了一遍,她现在和厉家晨纠缠不清,完全没有心思考虑这些。更何况谭森宇真的很不错,他值得一个更好的姑娘。

“你傻啊,我早就说了,你们有缘分!”魏琳激动了,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也该重新开始一段感情了,谭森宇人不错,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许若唯有苦难言,她站起身,往浴室里走去,敷衍地说道:“这种事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真等你顺其自然,都海枯石烂了!看着许若唯消失的身影,魏琳撇撇嘴想,等等,海枯石烂可以这么用吧?嗯!应该是对的!嘿嘿!她最近成语用得越来越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