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爱上一个人,就以为能够一生一世(1 / 2)

爱的天空下雨了 安晴 5507 字 8个月前

厉氏集团的大楼里,厉家晨再一次对着满桌的文件走神了。

见状,一旁的助理忍不住了,他扔了笔,一手松开领结,一手揽住厉家晨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瞧瞧,这一下午走神好几回了,这可不像你。”

厉家晨故作镇定地合上文件,将他的手推开,冷声道:“周言,你还有闲工夫来聊我的私生活?看来是太闲了,今天晚上留下来加班。”

“喂,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这是关心你!”周言敲了敲桌上的文件,没好气地说,“大老板,我都连着加班一个星期了,你这是要榨干我啊!”

周言和厉家晨差不多的年纪,个头稍矮一点儿。同样穿着白衬衣和西装,但他整个人更阳光一点儿,说话时喜欢眯着眼睛,一咧嘴,露出整齐的大白牙。

厉家晨抬头瞪了他一眼,揉了揉太阳穴。最近公司刚好有个大案子,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他也连着加了好几天的班,一直没有机会再去找许若唯。

想到这里,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的确是刚巧赶上事多,但他潜意识里也有点儿找借口的意思,再次重逢,要说完全没有触动,那都是骗自己的,可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许若唯。

他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心里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躁动感又涌了上来。

“家晨,你到底怎么回事?”

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周言还是了解他的,厉家晨很少会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事,我们接着讨论吧。”厉家晨摇摇头,试图将那些扰人的思绪都赶走。

周言不赞同地敲了敲桌子,刚要说话,秘书的内线电话打了进来。

“什么事?”厉家晨顺手按了免提键。

“厉总,宋小姐来了。”秘书的声音带着几分试探,“她说想邀请您一起吃晚餐,您的行程表上并没有安排,所以我让宋小姐先在休息室等着。”

秘书的心情很忐忑,谁都看得出来,这位宋小姐对厉总早已芳心暗许。虽然厉总没有亲自表态,不过两人的家世背景摆在那里,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吧。所以尽管宋文薇没有预约,她也不敢得罪。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厉家晨挂了电话,脸上的抑郁又多了一分,不过周言的笑容已经溢到嘴角了,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无聊,笑道:“看来我是白操心了,原来你已经佳人有约了。唉,还是我命苦,回去自己煮包泡面吧。”

“你刚才不是还抱怨我压榨你吗?走吧,资本家请你去吃大餐。”厉家晨利索地收好文件,拍了拍他的肩膀。

又让他当电灯泡?

周言苦笑道:“厉家晨,你老拿我当挡箭牌,我都怀疑文薇要恨死我了,你真不考虑她啊?人家好歹也跟在你屁股后面追了两年。”

“你瞎说什么?我只把她当妹妹。”厉家晨下意识地辩驳,眉头皱得紧紧的。

两年,如果爱情真的能用时间来解释,那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是忘不了许若唯?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周言连连摇头,他走到厉家晨跟前,上上下下地打量,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这两年,大伙没少动这心思,想把厉家晨和宋文薇撮合在一起。虽然知道厉家晨没这意思,但也没见他正儿八经地把话挑明了,今天这么上纲上线的,肯定有原因。

“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走吧,去吃饭。”厉家晨给了他一个略带警告的目光,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餐厅,厉家晨依然冷着一张脸。周言偷偷地推他,小声说道:“拜托,看着你这张脸,我都吃不下饭了。”

厉家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家晨,周言,你们在说什么呢?”宋文薇冲他们挥挥手,优雅地站起了身。

四人座的小包厢,宋文薇先入座,厉家晨长腿一迈,直接走到她对面,周言跟着坐在厉家晨身边。

“嘿嘿,还是文薇贴心,我们这星期都忙着加班,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周言开始大吐苦水。

宋文薇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厉家晨,抿着嘴轻笑道:“再怎么忙,也要按时吃饭呀。家晨,我记得你胃不大好,这几天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厉家晨随口应了一句,拿起面前的菜单,“吃点儿什么?这家的牛排不错,你们要试试吗?”

“好啊。”宋文薇微微一笑,柔声说道,“等会儿你还要开车,红酒就算了。”

厉家晨轻轻“嗯”了一声,目光依然落在菜单上,宋文薇的眼神闪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淡了一些。

周言暗暗皱了皱眉头,他在桌子底下踢了厉家晨一脚,面上却笑嘻嘻地说:“咦?文薇,你这副耳环很漂亮,新买的?”

“好看吗?”宋文薇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耳坠,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厉家晨。

“挺好看的,家晨,是吧?”周言推了一下厉家晨,打趣道,“文薇,你眼光不错嘛。”

厉家晨挥手叫来服务员,将单子递给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宋文薇,附和道:“还不错。”

宋文薇的笑容明显亮了起来,她扬起手腕,冲周言晃了一下,愉快地说道:“看看,这手链也不错吧。”

周言对女孩的玩意儿完全不感兴趣,也没什么研究,随口说道:“很好看。”

“这是我最近看中的一个牌子——Der Mond,他们家的珠宝很不错。”宋文薇拨弄着自己的耳环,歪着头,看向厉家晨,笑容明艳地说道,“家晨,就是你上次陪我去的那个专柜,记得吗?”

“Der Mond?”厉家晨一直没有参与他们两人的谈话,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品牌,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啊。”见他主动搭话,宋文薇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轻快,“你还记得那天的许小姐吗?这副耳环也是她给我挑的,我很喜欢。”

厉家晨突然抬起头,一声不吭地看着宋文薇,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了?”宋文薇不明所以,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有什么不对劲?

厉家晨放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很快又松开了,他若无其事地转移视线,淡淡地说:“没什么。”

宋文薇微微一笑,慢慢地搅拌手里的咖啡。

周言诧异地瞅了一眼厉家晨,敏锐地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疑惑道:“许小姐?”

“难得你会好奇,她叫许若唯,是个大美女哦。”宋文薇捂着嘴轻笑,冲周言挤眉弄眼。

“许若唯?”周言一惊,手里的咖啡杯没有拿稳,磕在桌子上,发出“哐当”的响声。是他听错了吗?许若唯?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吗?

他立刻看向了厉家晨,难道说他已经见过许若唯了?

“周言,你这么惊讶干什么?”宋文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你认识她?”

周言整个人还处于震惊之中,结结巴巴地问:“家晨……”

“周言,今天的案子我们讨论到哪里了?”厉家晨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咖啡,似乎完全没有在听这两人的谈话。

“家晨,你搞什么?”周言一个头两个大,厉家晨没有听到他的话吗?许若唯啊,他现在压根不关心什么工作,只想弄清楚这个“许若唯”是怎么回事。

厉家晨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记得给对方公司打电话,再和他们确认一下财务。”

周言有些奇怪,碍着宋文薇在场,他只得把满肚子的疑惑都咽了下去,笑着答应:“放心吧,我记着呢。”

“周言,你看看,他就是个十足的工作狂。”宋文薇丝毫没有被怠慢的不悦,反而笑容可掬地和周言打趣,“所以,你知道我约他出来有多难了。”

她俏皮的话里带着一股小姑娘的爱慕和娇羞,话里话外都试探着厉家晨的反应。

厉家晨没有反应,周言嘿嘿笑了几声,讪笑着说道:“家晨他就是这样的。”

看着厉家晨沉默不语的样子,周言心里的那些疑问突然都有了答案。

是了,原来是许若唯再次出现了。他亲眼见过厉家晨在那场爱情里一步步沦陷,那种心动不是宋文薇可以给的。

这一顿饭,三人各怀心思,等出了餐厅,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厉家晨去取车,周言和宋文薇站在大门前。漫天雨幕里,那个英挺的背影渐渐模糊,周言似乎在自言自语:“这两人还真是有缘分。”

“你说什么?”伴着雨声,宋文薇没听清楚。

周言耸耸肩,笑道:“夏天快过去了吧,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这一场雨断断续续下了两三天,带着一点儿秋天要来的意味,微微透着凉。

与此同时,百货商场里,赵丽正苦着一张脸抱怨:“最讨厌下雨了,湿答答的,挤公交车多不方便啊。”

“你是担心花了妆,吓到相亲对象吧。”许若唯笑着打趣。

赵丽最近一直在忙着相亲,她今年刚好满二十五,家里催得急,七大姑八大姨的都给她排满了相亲行程。

“你别取笑我啊。”赵丽义正词严地教育她,“小唯,你得抓紧了,要不然到时候一大波相亲对象等着你呢。”

赵丽苦口婆心地上了一番教育课,想起约会,又急急忙忙地往外冲,还不忘问许若唯:“你带伞了吧?”

“你赶紧去吧,别管我了。”

许若唯一边催赵丽走,一边拍了拍包,她历来有带伞的习惯,这大概是在英国小住的时候养成的。只是等她出了商场大门,翻开包,才想起早上出门太急忘了带伞。

看来她只能等雨停,或者雨小些再离开了。

“咦?许小姐,你忘了带伞吗?”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许若唯闻言回过头,看见谭森宇一副刚下班的样子。

人来人往的百货商场门口,许若唯一身白色连衣裙,亭亭玉立,站在那里有些显眼,谭森宇立刻认了出来。

“嗯,我等雨小点儿再走。”许若唯点点头。

谭森宇暗暗皱了一下眉,他看出许若唯的不自在,不过这雨下得挺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

“我送你吧。”谭森宇向前走了两步,将雨伞移到她头顶。

“不用不用,太麻烦您了。”许若唯连连拒绝,看着他不赞同的神色,有些为难。毕竟对方是好意,但是她不习惯麻烦别人,尤其对方还是她的上司。

许若唯咬了咬牙,拿出手机,说道:“我让朋友来接我好了,谭经理,真的不用麻烦您。”

谭森宇微微诧异她的固执,很显然,她并不喜欢受人恩惠。他原本只是出于礼貌,这会儿倒有点儿对她刮目相看的意思,现在像她这样的女孩可不多了。

许若唯以为他听了自己的话会离开,见他还杵在那里,她只得硬着头皮打了魏琳的电话。

“Olive,你回家了吗?”魏琳那头有点儿吵,不时夹着几声争执。

“你还在杂志社吗?”许若唯听出了门道,她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坏运气,“你今天要加班吗?”

“对啊,这期的杂志封面出了点儿问题,大家都得留下来加班。”魏琳抱怨了几句,这才后知后觉地问,“Olive,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了,你快去忙吧。”许若唯不可能让她翘班来给自己送伞,她安抚了魏琳几句,匆匆挂了电话。

尽管她交谈的声音不大,可谭森宇站在她身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眼里不觉浮现出一丝好笑的神色。

许若唯拿着手机,在谭森宇的注视下有些尴尬。

“为美女服务,是每个绅士的荣幸。”谭森宇轻快一笑,“许小姐,不如给我这个绅士一个机会?”

许若唯脸一红,他这么说,倒显得自己将他想得多坏似的。

“那麻烦您了。”

“不麻烦,我还得感谢许小姐给我这个做雷锋的机会,我向组织保证,一定做完好事不留名。”谭森宇伸出右手,示意她走在前面,随即将伞挪了过去。

许若唯由衷地笑了,谭森宇修养极好,就算是俏皮话也说得很有风度,三言两语打消了她心里的尴尬。

坐上谭森宇的车,许若唯再一次向他道谢:“谭经理,真是麻烦您了。”

“许小姐,你太客气了。”谭森宇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和她闲聊,“我们也别经理小姐的叫,太生疏了,我能称呼你小唯吗?”

“当然可以。”他丝毫没有上司的架子,许若唯觉得和他聊天也很轻松。

“小唯,你先前做过销售吗?”谭森宇暗暗从后视镜里打量着她,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许若唯气质不俗,看得出来教养也很好,实在不像一般的女孩。

许若唯摇摇头:“是我的工作哪里有疏忽吗?”

“不,是你表现得太好了。”谭森宇轻笑,侧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说道,“我看了你上个星期的表现,很不错。”

“你过奖了。”许若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你对Der Mond很了解,应该是对珠宝有一定研究吧,我还以为你以前也做过销售。”谭森宇一边说,一边留意她的神色,试图从她的反应中看出点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