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2)

两年后。卡当。

碧蓝的天空,静静的雪山,静静的草原,星星点点似的牛羊,一眼都能望到头的泥砖建筑,卡当好像没有变。

“你变了。”

“呵呵,老了?不过你也变了。”

尼玛脸上的胡茬更多了。他手上抱着一个胖胖的婴儿,可爱地嘟着嘴。安多也变了,他正式成为了警察队伍中的一员,看起来多了几分粗犷与豪放。

“羽哥,你现在可是我们警界的名人,破了几个要案,立了大功了。我们所里还有你的宣传册。”

安多竖起了大拇指。尼玛也附和道:

“我早就说过他大有可为。看来我当时还是有眼光的。”

我摸了摸自己头发,腼腆地说道:

“跟着瞎混呗。说实话,没有卡当就没有我的现在。不管怎样,我都应该谢谢你们。”

“谯羽还是谯羽,不会忘本。呵呵,可是‘谢谢’可不能停在口头上哦!”

仿佛是有天生的默契,尼玛话刚说完,小尼玛就咧开了嘴,大眼睛盯着我一个劲地笑。

“你和你爸一样贪婪。还好,我可是做了准备工作才来的。”

我打开了旅行包,一股脑地拿出了小孩穿的衣服,还有汽车玩具,我把玩具在小尼玛面前晃了晃,小尼玛立刻就被吸引了。可玩具比他的头还大,他只能“呀呀”了事。

“想玩,就快点长大哦。”

我捏了捏小尼玛的脸蛋。可能是我刚才没给他玩具,他手舞足蹈,“哇哇”大哭了起来,看样子还很伤心。

“怎么办?怎么办?”

我从小都没糊弄过小孩。这下我慌神了。

尼玛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没事的,想妈妈了。”

可能是母子相连,小尼玛刚哭没几声,她的母亲就过来了。夫妻俩围着小尼玛团团转,开始了夫妻的必修课。

虽然有些吵闹,但我想他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的心头有了牵挂。天伦之乐大抵就是如此吧。

“羽哥!”

“哦。”

我回过头来,发现安多正看着我。我笑了笑,然后从包里把一个白色的学习机递给了安多。

“你的汉语不好,有了这个你就不用愁了。相信以后你去了内地,也不用担心语言不通。”

“谢谢你,羽哥。”

安多不忘给我一个拥抱。我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

“应该的。”

拥抱过后,安多把我领进了我两年前住的房间。

“所长说你今晚就住这里吧。自从你走后,这里还没住过人呢。”

我把行李放到了书桌上。没想到一走就是两年,时间过得真快。

我打开了抽屉,抽屉里还有我以前无聊时写的碎言。它们乱糟糟地躺在那里,我随便抓起了一张。

“今天查亚做的是干拌牛肉,做法和要点:先将牛肉在高压锅里压熟,然后切成片,拌料时先放盐,接着放辣椒油、白糖、酱油、味精、花椒粉再拌,最后下葱及细粒花生米。查亚特别强调牛肉要洗干净,要不然会拉肚子哦。”

我发现我的心在疼。它实实在在地疼,从心底到心尖,像滚雪球一样,来回揪着疼。我捂着胸口,瘫坐在了椅子上。

……

“唉,你怎么这么重,要压垮我啦!”

院子里扶着我的查亚,翩翩欲坠。

“等我好了,你也可以压我呀。”

“我看不起你,就喜欢欺负弱女子。等你好了,看我怎么报复你!”

查亚,我一直等你报复我。可是你的人呢?

“羽哥,他们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外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站了起来,长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跟着安多走出了院子。

镇上的公路上,一群身着民族盛装的牧民踏歌而来。走在前面的是一匹大黄马,牵马的牧民一身红白相间的藏装,戴着高高的羊毡帽,他满脸喜庆,而坐在马上的是一个有着淡淡高原红的女孩。各种绿松石、珊瑚制成的饰品挂满了她的脖颈,让她看起来多了一份华贵。

“谯羽,可把你盼来了,待会儿咱们不醉不归哦!”

我拍了拍梁成的肩膀,说道:“梁成,我可要警告你,以后可别欺负我阿姐。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那是,那是。有你这个警察弟弟,我怎敢胡来?”

梁成憨态可掬,引得我和安多一阵哄笑。

“别在这杵着了,赶快走吧。美娇娘可不能在太阳下太久哦!”

尼玛不忘拍了拍梁成的肩膀。梁成腼腆地笑了笑,然后把目光落在了格桑身上。格桑看了看梁成,又把目光转向了我。她眼里仿佛有泪花在涌动。

“谯羽,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