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妇人(1 / 2)

从深山伸出一条蜿蜒的路,窄而且崎岖。一个樵夫在那里走着,一面唱: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草又生。

草木青青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是樵夫担上薪。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虫又生。

百虫生来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要纷纷扑红灯。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