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鬼打车(1 / 2)

阴夫:情咒美人 绮凌 1753 字 2021-05-04

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在短短的几天变成这个样子,以我的经验除非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

走到宿舍门口时,我脚步一滞,往保安室看了看,卜天鸣此时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钱朵朵的事让我很疑惑,我怀疑她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死去的崔小婷,可我不太懂,又不敢确定。

因为李逸辰的存在,我相安无事的度过了这几天。可钱朵朵呢,她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吧!

顿了顿,推开保安室门,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没想到卜天鸣那么警惕,在门口挂了一个风铃,随着我推门那风铃叮叮铛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卜天鸣被惊醒后,抬头看了看我,又趴回桌子上,他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回想了下我才发觉,这几天我好像也很少见他出来转悠,难道是生病了?

“卜天鸣,你怎么了”我拍了他肩膀,低声问道。

他没有立即回答我,顿了几秒,慵懒的说道:“我困”。

顿时,我头上三道黑线,原来不是生病,害我白替他担忧了。

我坐在他放在门边的一张椅子上又踢了一脚他的凳子说:“你们保安下半夜不是能睡觉的,晚上偷人去了”。

说道这,卜天鸣伸了个懒腰,愤愤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我苦笑几声,不可置信道:“因为我?我又怎么你了,我们已经几天没说话了好吧!”

“安可乐,你说话能不能讲点良心,我拿你当朋友才怕你出事,整夜不睡在你们宿舍巡逻转悠”。

听他这么一说,我愣了几秒,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在这之前,除了高冉,从来没有人正面的跟我说拿我当朋友,除了花婆婆,更没有人怕我出事整夜都没睡觉,想想自己刚刚说的话是挺没良心的。

“那,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你因为我……”我压低了声音跟他道歉,他没回答我,倒了杯水后,问我找他什么事。

说到女鬼,我还是有些后怕,脊背一凉:“是……因为钱朵朵”。

于是我把钱朵朵今天的情况跟卜天鸣描述了一番。

卜天鸣说“钱朵朵应该是被崔小婷吸了精气才会那样,今天就是崔小婷的头七,估计也是钱朵朵的祭日了”。

钱朵朵……祭日……。

听后,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卜天鸣说的那么坦然,仿佛再说钱朵朵的事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我真的猜不透,为什么我的事他那么在意,同样是被鬼缠上,别人他却丝毫不管,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带着疑惑我又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帮钱朵朵,你不是说鬼害了人也会受到惩罚,她死都死了,就让她好好轮回,不能在让她伤害活着的人了”。

卜天鸣无奈的看着我,眉头紧锁,从他表情我看的出这件事情挺棘手的。

“办法……倒是有,但不一定能成功,崔小婷是死于自杀,阳寿未近,怨气及深,地府是不会收她的,就是因为这一点,惩罚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不管她杀不杀钱朵朵报仇,都已经无法轮回,除非能得到你的魂魄,她就可以穿梭阴阳两界,还可以附身于任何人体,要不然也只能做个孤魂野鬼,等着寿命尽了以后回地府发配轮回畜生道”。

“为什么会是畜生道,她为什么不能轮回成人”。

“不能……活着不好好珍惜生命,选择了自杀,就只能轮回畜生”。

咽了咽口水,由心底替崔小婷感到惋惜,又感觉她很可怜,死了还要继续做孤魂野鬼,得不到解脱。

最后卜天鸣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钱朵朵藏起来,让女鬼找不到她,只要过了今晚,阴差就会把崔小婷带回地府报道登记,喝了孟婆汤后,她就会忘了前世所有事情,钱朵朵也就安全了。

跟卜天鸣商量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让我跟钱朵朵实话实说她被女鬼缠上的事。

我微微一愣,好像还从来没主动跟钱朵朵先说过话。

卜天鸣说他要先准备准备,在画几张符咒,万一晚上出了差错以防万一。

这会,也到了上课的点,因为跟钱朵朵不再一个班里,只有中间休息的几分钟才能去找她,她班里的人说她下午没来上课,在宿舍。

下午的课一结束,我径直跑去了宿舍,敲了敲钱朵朵的宿舍门,只听见里面“啪”的一声,像是玻璃杯落地的声音,接着就是钱朵朵的声音传来“谁”。

她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没等她同意,我自己推开了门就看见她蜷缩在床里的角落里,地上是她刚摔碎的杯子,看他这个样子,一定是先前被什么东西吓过,那种无助的感觉,也只有我最懂。

我走到她床边坐下,没有任何隐瞒,把关于崔小婷的事,都说了一遍。

她听后情绪有些不好,抓着我的手求我救她,并且说她每晚都能听见崔小婷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