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鞭刑(1 / 2)

阴夫:情咒美人 绮凌 1720 字 2021-05-04

站起身,我涌出了全身的力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半拖在我肩膀上,另只手撑着伞准备去保安室,可是伞不够大,李逸辰的手悬在了伞外面,只看见他的手瞬间像是被火灼伤了一样。

我更加着急了,我一米六五的小身板哪里扛的动李逸辰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此时拿伞的手都在不停的发抖。

“卜天鸣……”。

也不知道卜天鸣在不在里面,反正我使出了吃奶的力连喊了好几声。

可能是听见了声音,几秒后保安室的门打开了,卜天鸣站在门口四处的观望着。

此时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是我,我……”。

卜天鸣大概是看清了,两三步快速地跑到我跟前并接过李逸辰问我:“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喘了两口大气说:“我不知道,刚出宿舍就见他这个样子坐在宿舍门口”。

说完我跟卜天鸣吃力的架着李逸辰走进了保安室。

李逸辰被放在了卜天鸣的床上,浑身软绵绵的,就像是一具尸体。

他不是人,不能感受他的呼吸和心跳,我气都没喘均匀又使劲的推了推他,生怕他一睡不醒。

进屋后卜天鸣拉上了保安室的小窗帘,又从抽屉里拿了一把剪刀,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

接着,卜天鸣用那把剪刀剪开了李逸辰的衬衫,扒开他的衣服我不仅深吸了一口气,鼻子开始发酸,凡是漏出的地方,胳膊,胸膛,背上,都是血肉模糊一片,看的人触目惊心。

我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哭了出来。

卜天鸣蹙着眉叹了口气说:“没想到惩罚会这么严重”。

我抽了抽鼻子,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知道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卜天鸣望着我,也是一脸的忧伤:“是因为他杀了女鬼崔小婷的原因,其实我知道他不能杀生,杀人,以及世间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也包括鬼,所以,这是他的惩罚,被鞭刑”。

听到这,我心里更加难过了,怪不得他杀崔小婷的时候有些迟疑,他没说,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只要杀了崔小婷,就会被鞭刑,可能这不是第一次了,从他把我在两个人贩的手中救起开始。

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李逸辰,我心里不是滋味,说到底这还是因为我。

他明知道自己不能杀,但为了我还是做了,我甚至对自己以前的想法感到自责,我不该不相信他,不该怀疑他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才对我好。

想到这,我又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敲不开的宿舍门,空心的宿舍墙,卜天鸣为什么会跟着李逸辰凭空出现。

张开口,我还是问了。

卜天鸣说昨天我进入了女鬼设的梦魇,进入梦魇的人听觉意识都跟平常一样,只是周遭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崔小婷是想在梦魇里勾了我的魂,却没想到被他跟李逸辰闯了进去,才及时救了我。

我听的是云里雾里的,难不成同学们听见的走廊里的奔跑声,敲门声,原因也都归于我?为什么上完厕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回了宿舍,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诡异了。

可这些事情我来不及多问,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救躺在床上的李逸辰。

接着卜天鸣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装衣服的密码箱,打开后我瞬间惊呆了,里面装的并不是衣服,都是我平时没见过的东西,卜天鸣却说这些都是他的家底,万不得已才拿出来的。

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一张我没见过的紫色的符咒贴在了床头。

我很是纳闷,就问卜天鸣:“这张纸是干嘛的”。

卜天鸣端起桌上的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两口才说道:“他现在很虚弱,身体没有了戾气,很容易被其他的鬼上身,他本身就是个鬼,是一缕魂魄,如果被其他鬼发现,说不定还会把他吃了来提升自己,这张符咒能避避他的鬼气,我就剩这一张了,用完还得收起来,你千万别乱扔碰”。

卜天鸣说的我不懂,只感觉心里越发的难过,不过卜天鸣说他不会死,我才稍微松了口气,跟卜天鸣说了句谢谢。

只见他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道:“说谢也太见外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救了鬼应该也是一样吧”。

说完,卜天鸣让我先给李逸辰清理血迹,他有事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我是在想,拿什么清理血迹。

接着他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大卷纱布和清洗水。

我接过后,他推开保安室门便出去了,具体也没说多久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