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他十年有余,最后却只换来了他产房外一句寒彻心扉的‘弃大保小’。 孩子诞下,他毅然抢走抚养权。冠上心头之爱的名字,不顾她撕心裂肺的祈求。 洛庭遇认为,像舒瑾这么麻烦的女人,死了该多好? 可是当那一天终于来临的时候,隔着空气嗅到的血腥,为什么会绞痛他的心? 如果还能从来,他一定要看看,早已刻上骨髓的那个名字,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