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闯入(1 / 2)

荆楚瑜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外面没有了乔怜的踪影,忙碌的急诊室外,只忙碌着那些事不关己的生死一线。

荆楚瑜觉得有点讽刺,在他看来,乔怜就像一只榨干了他精血的狐狸精。虽然明知她那人畜无害的表情下,是一路只往心上戳的毒针,但自己还是忍不下心来——

甚至捐血救乔大山那个畜生……

“医生,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女人,两眼看不见的,她走了?”荆楚瑜扯住一个白大褂。

医生摇摇头:“好像是她男朋友陪她一起走了?”

男朋友?荆楚瑜心里微微一顿。

“那她父亲呢?”

“什么父亲?”医生见荆楚瑜脸色青白,还以为他有什么病,“先生你没什么事吧?”

“叫乔大山,一个六十来岁的高位截瘫!他在你们院不是?”

“没听说过。”医生手头有事,摇摇头,走了。

荆楚瑜揉了揉太阳穴,径自来到前台挂号处。然而就差把枪晾在台面上跟人家震慑争吵了,也没能查到一个叫乔大山的人。

一股疑云涌上心,但更多的是愤怨和失望——

他就是想不明白,乔怜到底要骗他多少次,到底要戏弄他到什么程度?

“阿豪!给我把乔怜找出来。立刻,马上!”

一个电话拨出去,荆楚瑜却从自己的助手那里得到了更难以置信的消息——

“荆先生您在哪里?出事了,罗小姐她——”

罗雅?!

没错,今天本来应该是自己跟罗雅去拍婚纱照的日子。

荆楚瑜看着腕表上四点过一刻的时间差,拔腿便冲出了郊区医院。

罗雅割腕了,穿着那身雪白圣洁的婚纱,躺在浴缸的温水里。

瑟瑟发抖的女佣李嫂说,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像一条被剥皮放血的美人鱼。

“荆楚瑜!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罗雅为你吃了多少苦,你怎么可以这么委屈她?”

宋美娟刚刚赶下飞机,一回来就遭遇这样的变故。面对与之多年相依为命的儿子,她恨不能一个耳光抽过去。

“妈……你先去歇息吧。我陪着罗雅。”

“你要是还有心,就跟那个乔怜彻底断了往来!那种喂不熟的狗,亏我们那么多年对她真心实意的。连这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做得出来,你还要几次三番找她做什么!”

宋美娟哭出几滴泪水,猩红得唇咬得仿佛要吸血似的。

荆楚瑜半晌不做声:“妈,我……那些事,她也许不知情,是她父亲乔大山伙同的绑匪……”

“你到现在还在维护她?荆楚瑜,你眼睛好了心瞎了是不是!”宋美娟摔出一个手机,上面挂的铃铛叮当响。那是罗雅的手机。

“你以为罗雅为什么要寻短见?你自己看看,看看这条短信!”

【看窗外】

发送时间,凌晨12:37。

发件人:137****9989。

发送类型,定时编辑。

乔怜的手机号?这是乔怜发送给罗雅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