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金卡,见到消失三年的他。 “好久不见,小叔。” “小叔?”男人勾唇,“你终于接受这个称呼了,但可惜,我不是。” 下药,引诱,翻云覆雨。 当她攀上巅峰时,男人附在她的耳畔,“宝贝,我要……订婚了。” 叶凝月:我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 顾寒瑭:丫头,我跟你正好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