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喂猫(1 / 2)

林源取出一棵普通药材,扔到了噬天兽面前。噬天兽闻了闻,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继续朝着林源张牙舞爪。

林源无语,没想到这噬天兽竟然这么挑食,他给出的药材也有几百年药效,竟然不屑于去吃。

咬咬牙,林源取出一颗朱果,乃是他从金华宗弟子手中得到的那一枚,足足有八百年的药效,而且朱果甘甜,不像刚刚林源扔出的那药草没有气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林源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一定要将这噬天兽留下!

果然,林源扔出朱果之后,那小噬天兽立刻眼放精光的朝着朱果扑去,一口一口的将整个朱果吃掉。随后一脸热切的看着林源,希望林源再给它吃的。

林源如此浪费,一旁的云彩儿终于看不下去,虽然法云老祖也给她不少的好东西,可是她也不曾如此奢侈啊!

“喂,林源,这可是八百年的朱果,你竟然用来喂猫!”云彩儿不满的大叫道,她虽然也感觉这只小猫很可爱,却舍不得这些好东西。

那只噬天兽听到云彩儿大叫,立刻对她龇牙,恶狠狠的瞪着她,她竟然能够听懂人言。

林源白了云彩儿一眼,也没有办法解释什么,无视他的话,继续取出一颗果子,乃是一株三万年的火云果,也是口味甘甜的那种。林源之所以取出这种灵药,也是因为他采集众多灵药之中,这火云果最多,足足有七颗。

而且相比起来,火云果价值不如其他的灵药。林源取出火龙果之后,小噬天兽立刻热切的看着林源。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冲上去。不过它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个人类对于空间波动极为敏感,不然刚刚偷吃的时候就不会被发现了。

林源咬咬牙,将火云果扔给了噬天兽。小兽立刻扑上去,两只小爪抓住火云果,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一枚火云果很快吃完,继续期待的看着林源,在它心中,林源简直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而旁边的云彩儿,则是最可恶的人,灵兽眼中可没有审美观,不会看你漂亮就认为你是好人。

林源看到噬天兽的表情,心中暗笑,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取出一颗三万年的朱果。对着噬天兽摇摇。

一旁的云彩儿终于受不了了,刚刚林源喂了一颗火云果她就有些不忍心,如今又是一株三万年的朱果,如果被一个修士吃了,能够直接增加上百年修为,更能让她快速升到灵煞期。

“这么好的宝贝你竟然喂猫?还不如让我吃了呢!”说着,云彩儿就扑了上去,要将那朱果抢过来。

一旁的噬天兽不干了,双眼通红的朝着云彩儿扑去,速度之快,空间之中出现一道银光。一只小爪就要朝着云彩儿的脸上抓去。而云彩儿根本来不及闪躲。

“住手,伤了她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吃的!”林源连忙喊道。

那噬天兽一听,立刻收回了爪子,不过依旧一屁股坐在云彩儿的脸上,然后快速的逃掉了,对着云彩儿呲牙咧嘴的笑着。

云彩儿彻底暴走了,朝着小兽追去,可惜她的速度怎么能够跟得上噬天兽,更不要说噬天兽能够穿透空间,随时离开!

一人一兽围着林源开始乱转。这噬天兽明显也是为了玩,只是凭借速度和云彩儿纠缠。

“好了,别闹了!”林源连忙制止他们,随后对云彩儿传音,“我一会儿给你解释!”

一人一兽停了下来,云彩儿依旧气鼓鼓的模样,俏脸微红,而那小兽则是依旧对着云彩儿咧嘴嘲笑着。

林源对着噬天兽摆摆手中的朱果,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它。噬天兽热切的盯着朱果。

“如果你跟着我,不仅这个给你,这里面所有的灵药全是你的!如果不行的话,你一个也不要想得到,我也不会再让你偷吃!”林源说道。

那噬天兽自然能够听懂人言,听说林源要将所有灵药给他,哪里还考虑其他,立刻流着哈喇子点头。

而林源一脸坏笑,如同诱拐萝莉的怪大叔!

看到噬天兽点头,林源取出那把上品法器长刀,在手上划出一道伤口。以他现在的肉身,普通兵器根本不可能给他造成哪怕极小的伤害。

一滴鲜血滴出,林源开始用着鲜血在空中画着,一个个诡异的符号形成,直到林源完成,“以鲜血为引,订主之契约!”说完,林源身边的鲜血符号朝着噬天兽飞去。

“滴一滴鲜血,然后不要反抗!”林源对着噬天兽说道,说完,林源还不忘摆一下手中的朱果。这噬天兽虽然已经有了灵智,却也不过几岁孩童一般,怎么和林源这种老妖怪相比,看着林源手中的朱果,牙咬破前爪,一滴鲜血朝着林源刚刚画出的符号飞去。

接触到噬天兽的鲜血,所有的字符全部大亮,全部朝着噬天兽飞去,那噬天兽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林源的身影浮现在它的脑海。

“给我,我要吃!”一段晦涩的童音传入林源的神识之中。林源自然知道,这是噬天兽传出的精神波动。林源手中朱果扔给了噬天兽。噬天兽欢快的吃了起来。

而林源则开始和云彩儿解释这一切。听说这小兽如此强大,云彩儿也开始兴奋。跑过去将小兽抱了起来,亲昵地抚摸着,仿佛忘掉了刚刚的一切一般。小兽刚刚将朱果吃完,而且林源命令它不要再闪躲了。

噬天兽果然任由云彩儿摆弄着它,虽然他表现出一脸的不耐。

“我来给你取个名字吧,额---,看你一身银白色,就叫小银吧!”云彩儿一脸亲切的爱抚着。一边说道。

刚开始听说云彩儿给它取名字,噬天兽脸上还出现一丝小小的期待,可是听到这个名字,立刻不停地摇头,明显以动物的审美观,这个名字一样不好听。

林源也在一旁苦笑,这个云彩儿,取的名字还真有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