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只手将她禁锢在怀里,另一只手撑在沙发上,身体向上耸动,把楚依然的身体顶得抛皮球似的不断上下。 尼玛,打什么假炮! 楚依然又羞又怒,偏偏又挣脱不开,只能愤怒地骂:“秦少岚,你要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