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到底要多卑贱,才能低到尘埃里,开出花儿来。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个命题,主动爬上闺蜜男友的床,毛遂自荐当了他的情妇。 互为死敌的闺蜜,得了病的儿子,当曾经的一切接踵而至,我究竟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