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姐姐子宫受损,终身不孕,但是,你的可以……” 被推上手术台移植子宫时,她绝望,“姐夫,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你我之间最残忍的不是爱恨交织,不是欺骗背叛,而是在极致的宠爱后,逐渐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