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实在是太抢手了,她退后几步不是心甘情愿拱手相让,而是缓冲冲刺册。 奈何到他身边的这条路实在是太艰难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她从阴谋圈中挣扎出来,伤痕累累。却发现他原来早就喜欢着她保护着她。 但她伸手时,却为时已晚。 她扶额,“当你的女人怎么就这么难?” 他轻柔一笑,“我都不嫌弃你了,你还抱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