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烟偷摸着喜欢了秦骁十六年,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他。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的厌恶,“沈南烟,我没工夫理你。” 多年后 沈南烟嫌弃的将迎上前来的男人推开, 冷声道:“你以为你谁,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掉啊”。” 男人却无赖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老婆,儿子在家等着了,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