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一条蛇一般地缠上来,吻得炽热; 却被他干净利落地推开,“顾相思,自重!” 她笑了,魅惑得像只妖精:“喜欢自己的姐夫,很无耻吗? 你是不是忘了,那晚我的衣服都是被你一寸一寸撕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