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姐姐结婚,她再次回到海城,却陷入了一场纠葛。她苦苦哀求,“你要和姐姐结婚了,放过我吧!” 他步步紧逼,“我不介意换个新娘。” 她无路可逃,回首默然,却是他炙热的体温紧紧拥抱着她,在耳边呢喃,“你是我的,不准逃。” 追逐游戏,他决不容许自己是输家,她敢跑,打断她的腿。她的身体是他的,心灵是他的,而情感也是他的。此生只能依靠他。 心的距离有海那么远,那他就跨越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