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两道红线(1 / 2)

两个月后。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的课结束,姜锦都没来得及跟相熟的同学打招呼,便一个人冲出教室。

出了学校,换下校服,犹犹豫豫地站到了离学校很远的一家药店前面。

她咬着下唇,用脚尖蹭着地面,不知道是该向前还是转身离开。

但是——

干呕、嗜睡、还有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访的大姨妈……这一切,都让姜锦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姜锦已经心神不宁了好几天,她心里也明白,这样继续纠结下去也不是办法!

姜锦心一横,最后大步走了进去。

她竖起衣领挡住脸,压低帽子,躲躲闪闪地问:“有……有验孕棒吗?”

穿着白大褂的药师啪地一声把东西拍在她面前,眼中的鄙夷怎么也掩饰不了。

姜锦不敢多问,丢下钱,慌不择路地逃跑。

十几分钟后,她坐在附近一所公共厕所的马桶上,捏着手上的验孕棒,不安地等待死神的宣判。

当两道红线出现在她视线内后……

姜锦绝望了。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上的验孕棒,只觉得天都要快塌下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想要把这宣判书扔出去,却全身软得无力。

她……居然怀孕了?

两个月前,她逃离了那场噩梦之后,头脑一片混乱,年仅十八岁的她,根本不知道还要吃什么事后避孕药。

后来更是因为妈妈的发病,而彻底忘却了这件事情。

结果,她的一时疏忽,就是这样的后果。

姜锦颤抖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几乎无法相信里面已经有一条生命在悄然孕育。

可是,她连这个小生命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她才十八岁,高中都没毕业,身边还有一个随时都可能犯病的母亲。

打掉他,还是……留下来。

姜锦紧紧扣着自己的手心,尖锐的指甲几乎要掐出血来。

她面色苍白如纸,紧紧闭着眼睛。

姜锦啊姜锦,你在想什么,居然还想把这个父不详的孩子留下来?难道你要毁了自己?

无论她此刻的想法多么的混乱,都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她的那一丝想法可笑而不可取,她还要回家,照顾妈妈。

找了个地方丢掉那对她来说跟噩耗没有区别的验孕棒,她一路浑浑噩噩地回了家。

老旧筒子楼,狭窄楼梯,一盏昏黄的灯光。

这条她熟悉无比的路,却再也走不出曾经欢快的味道。

姜锦摸出钥匙开了门,却听到里面传来大声响动!

她心里一惊,迅速跑了过去。

姜母疯了一般地在房间里面打砸东西,地上一片狼藉。

还好姜锦早就清楚妈妈在发病的时候喜欢摔东西,所以从来不会在家里摆什么易碎的东西。

而类似于电视电脑这种东西,她家买都买不起,自然不存在什么重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