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良辰(1 / 2)

良臣不可逑 丫梨 8940 字 8个月前

裴子期纵然知道有万种不妥,也不敢违抗悦宁公主的命令。

更重要的是,裴子期太了解这个悦宁公主,即便他拒绝,这悦宁也会自己想办法偷偷溜出去。她既然都敢一个人从宫里跑出来,还有什么不敢的?看来所谓的“探病”也只是个幌子,悦宁公主根本就是想出宫玩的。

恐怕明日一早,他要去大殿门口跪着请罪了。

只望皇帝看在他“抱恙在身”的份上,责罚得稍稍轻一些。

裴子期带了小厮长青,又叫了个丫鬟替悦宁准备了一番,再叫了辆马车,收拾收拾便出门了。悦宁叽叽喳喳,一路都缠着裴子期要他说说京城里什么地方好玩,又有什么地方有趣,还有什么好吃的,而他们这又是要去哪里。

这可真是难住裴子期了。

说起来,裴子期还真真是个无趣之人。

裴子期每日寅时起,戌时眠,在礼部尚书这一职位上兢兢业业。即便是轮休日,裴子期也没什么好去处,多半是在家中看书,自小一同长大的许初言却是个爱热闹的性子,约了他好几回,结果只约到一同去书局逛了几次。

因而,好玩有趣之处,他不知道。

至于好吃的……裴子期就更无所知了。

他素来对饮食之事看得极淡,即便是再难吃的东西,只要能吃下去,他也没太多不好的感觉。至于什么酒楼宴会,如非必要,他也是极少去的。

可这位悦宁公主既然是被他带出来的,他自然得费脑筋好好想一想。

“不如……”

礼部尚书裴子期大人思忖半日,总算想到了个去处。

“我们去京郊白马寺看桃花吧。”

他能想到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前几日听得许初言说起白马寺的桃花开了,游人如织,十分热闹,当时便想着待得轮休必定要去看上一看。

三月天,桃花灼灼,正是开得正绚烂迷人的时候。

顺着山路往上,马车已不能行,四人只得下车步行。

尚书府的丫鬟一如主人那般严谨,除了小心翼翼扶着这位悦宁公主,还定要让她好好戴着一顶帷帽,将整个脑袋都笼在纱帷之内。

悦宁这可就有些不乐意了。

原本可见漂亮的桃花,这下却要被这闷死人的帷帽挡着,只能看到一重重的粉色,根本看不清它们究竟美在何处。

“裴大人。”

“……微臣在。”

悦宁指了指自己脑袋上那一顶帷帽。

“殿下私自出宫已属不妥,若还抛头露面在外,微臣死罪更不可恕。”

那一竿翠竹姿态谦恭有礼,然其内却自有一股宁折不弯的气势,十分迫人。

可悦宁才不吃这一套,她从来都是横行六宫,一点儿道理也不讲的。听得这句,不过是从左耳进,右耳出了。悦宁将脑袋上的帷帽一扯,露出她那张看似“清秀佳人”,实为“刁蛮公主”的面庞来。

“我就是不要戴这帷帽又如何?裴大人若怕什么‘抛头露面’,不如将这山道上、白马寺里头的游人都赶个干干净净,那不就得了?”

“殿下……”

“如何?”

哼,她料裴子期也做不出那等恶事来。

两人正对峙着,却不料突然有人自一树桃花之后“哟”了一声,快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悦宁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裴子期忽然冲至她的面前,将她手中的帷帽夺了过去,一下便扣在了她的脑袋上。

纱帷之后,悦宁瞪着眼睛,也只看得清楚来人似乎也是个年轻男子。那人面目生得似乎也还不错,但不似裴子期那般穿得简朴,锦袍玉带,颇有些翩翩公子的味道。

“裴兄这可就不够意思了,小弟我日日约你出门你都将我拒之门外,今日却偷偷摸摸自己带了……”那男子看了一眼悦宁,嬉皮笑脸地道,“这位莫非是我未来的嫂夫人?”

这话可就不对了。

不过悦宁并不打算开口,她倒想看看那个严肃刻板的裴子期要如何应答。

只见裴子期眉头一皱,朝那男子斥道:“许初言,休得胡说!”

此时此地,敢于与正经的礼部尚书裴子期大人开玩笑的,自然是那个与他一同长大,性格脾性完全相反,但偏偏又十分投缘的礼部侍郎许初言。

许初言见裴子期神色严肃,倒更觉得奇了:“那这位是——”

“……”裴子期一时之间还真有些难以解释。

许初言忽然自己悟出了另一番意思来:“哦……我懂了!”

懂什么?这边的公主与尚书,都是一脑门的疑问。

“难兄难弟!同病相怜!”许初言感叹两句,忽而又道,“裴兄,这般经验,你便不如我了。如此想来就来,你当在这白马寺看桃花是件容易事吗?还好我之前多订了房间,就算作小弟的一点儿心意了。”

无论如何,托许初言的福,裴子期不用小心翼翼,一路看顾,悦宁也不必顶着那顶闷气的帷帽了。他们跟着许初言进了白马寺,上了早被京中高官富贾们挤得满满当当的观景楼,入了包间,在景致最好的窗边落座。

悦宁趴在窗户上再朝外看时,发现又与方才在桃林中漫步时感觉不同。

包间里备了精致的素点香茶,那美景又被一窗所框,竟犹如在观赏一幅春桃之画。只是这一幅画要比寻常挂在墙上的画还要生动许多,毕竟这“画中”的桃花是会迎风而簌簌坠落的,路上游人也是会不断行走变换的。

宫中当然也有桃林,春合苑那一片桃花据说还是上品,由宫中花匠日日夜夜精心打理。悦宁去逛过那一次,景致没怎么看,花儿却掐了一些,结果倒弄出有毒的桃花糕来。实在败兴,她也不想提了!

而此时眼前的这一片桃花却是极其鲜活的,生机勃勃,美得迷人眼。

桃花嘛……

其实,大概哪里的桃花都差不了太多,而宫里头却绝对没有这宫外才有的人潮和赏花氛围。

悦宁心情不错,连带着看坐在她对面那个一脸严肃正经的裴子期也觉得有些顺眼了。而裴子期并未留意这些,也没怎么欣赏美景。他心中还思索着许初言所言“难兄难弟”与“同病相怜”究系何事。

很快,裴子期便有了答案。

他一转头,便看见许初言正在观景楼下引着一个戴着帷帽,由丫鬟搀扶着的小姐缓步朝这边走来。

裴子期恍然大悟。

似乎前几日许初言来探病时抱怨过一阵,道自己逐渐年长,家中父母催促他早日成亲。许初言素来是个浪荡性子,自然虚言搪塞。不过这一回,许家奶奶却不知从哪儿接了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大家闺秀来,非要许初言陪着,看来是有撮合的意思。

于是,许初言对裴子期倒了好大一通苦水。

可如今看来,他引着那一位小姐在桃林之中走着,也不似真如他所说的那般痛苦无奈。两人守着礼,一前一后隔了些许距离。那位小姐的面色被帷帽遮了,可许初言的面上还是带着微笑,时不时要说上几句的。

两人倒是相处甚欢的样子。

所以,许初言所说的“同病相怜”,大概是误会了自己与悦宁也如同他与这眼前女子一样,是被家人强行凑在一起的。

裴子期转头过来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悦宁。

也许是面对这良辰美景的缘故,悦宁并未表现出往日那般张牙舞爪的蛮横模样。若是无人说破,大概谁也想不到她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刁蛮公主,只会以为是哪家温柔美丽的闺秀。

“殿下。”裴子期忽然开口,“微臣有一事要请教。”

悦宁虽有些意外,但也只是道:“什么事?”

“前几日微臣向皇上递了几个驸马人选,可公主殿下都否了。”裴子期道,“请恕微臣愚钝无知,不知殿下可否提点一二?”

听到“驸马”二字,悦宁原本的好心情便立刻一扫而空。

好端端的提什么驸马?

这一回,悦宁可一点儿都不再觉得裴子期顺眼了。

果真是个刻板无趣讨厌又烦人的裴大人!

“裴、大、人。”悦宁咬牙切齿,没什么好脸色,说道,“此事我还真没什么好提点裴大人的,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驸马……我根本就不想找什么驸马!”

这话说得不但直白,还一下就将裴子期的希望都打破了。

但奇怪的是,裴子期面色坦然,并无一点儿意外或惊恐的模样。他端了桌上的香茶,慢吞吞地饮了一口,忽然转了个话头,问了另一个问题:“下月春猎,殿下可想去?”

春猎?她当然想去!

原本皇帝是答应了带她去玩的,可后来因为闹出了松鹤楼的事来,皇帝便说不许她去春猎,要关她在宫中静心思过。

裴子期突然提到此事,绝对……有阴谋!

“裴大人什么意思?”

“殿下可愿听微臣一言?”裴子期淡淡一笑,“殿下若想去春猎,便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自然是……”

“嗯?”

“……相看驸马。”

春日风光无限好,兴许这悦宁公主也会与许初言一样,虽一开始百般不愿,但真正要被这春光迷醉之时,也会忽然发觉,身边总有一些还算顺眼之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裴子期觉得,这法子或许可行。

对于悦宁的秉性,裴子期虽说不算完全了解,但也能料到个七七八八。

至少,对于悦宁出宫“探病”一事,裴子期就猜得一点儿都不错。

悦宁得知裴子期因她的桃花糕而“病倒”之后,便说要出宫去探病。可朝内从来就没有未嫁的公主随意出宫,去探望非亲非故的男子之说。皇帝当然是直接便拒绝了。而悦宁则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偷偷摸摸溜出了宫。

反正春猎已去不成了,父皇还能罚她什么?

最多再被禁足几日!

这么个烂摊子,最终当然还是裴子期去收拾的。

去白马寺看了桃花,品了香茗,用了一顿白马寺特色的素斋,裴子期又耐着性子陪悦宁在桃林里散了会儿步,消了消食,这才亲自送了悦宁回宫。

宫中失了公主,明面上不显,内里却乱了。

抱病几日的礼部尚书大人裴子期换了墨绿色官服,亲自去御书房请罪。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裴子期便又气定神闲地走了出来。这中间他究竟向皇帝请了什么罪,同谈了些什么,大概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一直侍奉在皇帝身边的内侍知道了。

悦宁回了宫,小宫女红豆与松籽便紧紧跟在她身后,都生怕一个不留神又把公主看丢了。悦宁要小心藏着自己,还得嘱咐两个宫女不要露了行踪。

她正有些焦躁,却看见裴子期下了台阶,径直朝她的“藏身处”走来。

“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他一如往日,正正经经,斯文有礼。

既然被发现了,悦宁也没什么好再躲的,便一挥手,让礼部尚书大人不必多礼。只是问话的口气还是显出了她的急切。

“怎么样?我父皇怎么说?”

“皇上准了。”裴子期道,“微臣这便要回去重新确定参与春猎的名单。还望公主殿下不要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

悦宁心情大好,便直接打断了裴子期的话头。

春猎选驸马?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不过这裴子期还算有些脑子,想出这么个主意让她又能出宫去玩一趟。春猎……对对,她得回去多准备几套骑装,到时得出去骑马,说不定还能猎只小兔子或者小鹿什么的。

眼见面前的公主神思已经飘远,裴子期叹一口气,行礼告退。

这一趟入宫,也就算是销了假,更何况春猎选驸马的主意是他出的,他必定得亲自回去筹备相关事宜才行。于是,第二日一早,裴子期上了早朝,便直接回了礼部。

裴子期还没来得及叫人,礼部侍郎许初言就先冲进了他的书房。

“裴兄!昨日白马寺一游如何?”

裴子期稍作沉吟,答道:“多谢你的包间。”

“什么包间!我是问你与那位小姐相处得如何?”许初言此人是藏不住话的,尤其是对自小一同长大的裴子期,偶尔还能装一装样子,但一急躁起来,便有什么说什么,一点儿都不客气,“必定是伯父伯母安排的?不知是京中哪一位小姐?”

对付一连串问题问下来就停不住的许初言,裴子期不疾不徐,先摇了摇头,才道:“初言,你前几日还说与那位祖母远房亲戚家的小姐两看生厌,昨日为何又一路言笑晏晏?”

许初言素来是个粗神经,被裴子期这么一摇头加一绕圈,就把自己要问的一肚子话忘了,只想着要如何回裴子期的话。

他支支吾吾,挠挠头。

最终,许初言才嗫嚅道:“其实单单出门看个桃花倒也没什么……”

“桃花可好看?”

“……倒不错。”

“那人呢?”

“哎哟——”许初言又挠头了,说道,“大约是那桃花迷人眼,当时竟觉得也还……算是美人美景……美事一桩。”后边的话音几乎低得令人有些听不清了,这对于素来粗神经的许初言可是头一回。

礼部尚书大人裴子期含笑听了,更觉得自己的设想不错。

皇帝一早便说了,要为悦宁公主择选的驸马,必定得悦宁公主自己满意才可。他先前光想着该找个如何好的人才能配得上公主,又想着如何脾气秉性的人才能得公主的芳心,却忘了最重要的一条。

他觉得合适,悦宁便与他所想一样?

要选出个各方面都好驸马,当然也得公主自己相看满意方可。

春猎便是个绝佳的机会。

届时春光迷人,公主殿下漫步于美景之中,再遇到那么几个朝内外出色的年轻子弟,几番欢声笑语,说不定就……春心萌动了呢!

裴子期计划完美,也赶紧地为这一计划努力,认真筛选起参与春猎的人选来。当然,他还会忍不住先在心中考量几分,猜想一番:悦宁公主会否与此人说得上话?照悦宁公主的性子,那人又会否让其厌烦?

礼部尚书大人裴子期忙着,悦宁公主殿下更忙。

回了内宫,得益于裴子期的襄助,她不但没有因为私自出宫而受罚,还被准许参与几日之后的春猎。一想到这件事,悦宁就忍不住高兴得想要大叫。

悦宁兴致高昂地吩咐小宫女红豆与松籽去将她的几套骑装都找出来准备好,自己则关上门来翻起了小本本。

上回做的桃花糕虽然闹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乱子,但既然解决了,她自然还想再加以尝试。这一次春猎,除了可以出宫去玩一趟,也是她一展身手的好机会。虽说是狩猎,但出门在外,难免要用些糕饼茶点。

……桃花糕不好,那这次再试着做一个杏仁奶酥饼好了!

各自忙碌,几日时光匆匆而过。

到了春猎那一日,皇帝御驾在先,其后皇亲贵胄、高门士族浩浩荡荡,一眼竟看不到头,声势十分浩大。在众多随从之中,最惹眼的当然是那些年少的子弟,个个都是俊朗风流,骑着高头大马,骄傲非常。

悦宁公主的车驾就跟在皇帝的御驾之后,这也是独一份的恩宠。可惜的是悦宁压根就不想要这份“恩宠”,她快要被这缓慢又憋气的马车闷死了。她一大早特意换了骑装,却因公主的身份父皇不让她出外骑马,再没有更让她觉得扫兴之事了!

裴子期也带了许初言在队列之中。

不过这一回,裴子期难得未着官服,也换了一套方便骑马的装束,只是刻意留过心,穿得一点儿也不扎眼,骑了匹普普通通的马,远远地跟着。他算是个文官,这次随驾春猎也不是出来玩耍游猎的。

他只需注意一件事便可以了。

裴子期不远不近地跟在悦宁的车驾之旁,偶尔听见其中传来几声嘀咕抱怨,小宫女的安抚劝慰。裴子期不必掀开车帘,也差不多能想象得出那位公主殿下脸上的神色。

想着想着,裴子期自己也没察觉,他的嘴角不小心露出一点儿笑意来。

走了大半个时辰,总算到了皇家围场。

奇怪的是,那位公主殿下慌张张地带了两个丫鬟下了马车,却没急着要出去骑马,而是进了早就扎好的帐篷,不知道在里面捣鼓什么。

围场里的春光的确明媚动人。

这是在深宫里,甚至皇城之内都少见的风光,一眼望去郁郁葱葱,草繁树茂,空旷辽阔虽比不得塞外,但也令人由衷地产生一种自在舒畅的感觉。

然而裴子期可没时间欣赏什么美景,也没空去骑马奔驰。

他找了许初言去点人了。

这一次春猎,由于裴子期早早去找皇帝提了一番,皇帝便也暗中布置了,择选了朝内几个不错的年轻子弟,再稍稍提点了两句,大家心中便都懂了。几个年轻人存了心要好好在悦宁公主面前表现,见裴子期来喊,便都拾掇一番,器宇轩昂地朝公主的营帐这边走来。

悦宁可不知道帐外有这些动静。

她没急着出去骑马,是因为她正吩咐小宫女红豆和松籽,将她费了大半日工夫做好的点心一样一样装好。

因为出了上回桃花糕的事,对这次的杏仁奶酥饼,悦宁可是认认真真研究过的。一个人关在小厨房里研究了两天,再让身边的红豆和松籽都尝了,总算没看见她们两个龇牙咧嘴的样子,她终于确信味道肯定不错!

悦宁喜滋滋的,自己先端了一碟子,打算送去给最疼她的父皇品尝。

谁知,她一走出营帐,便对上了裴子期笑吟吟的面庞。

“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不必多礼。”悦宁脸色不好,倒不是她讨厌见到裴子期这个人,而是裴子期此人一出现,就代表着肯定又跟什么“择选驸马”的事有关。

果然,裴子期又道:“微臣这番来,是为殿下引荐几人。”

他正说着,悦宁抬头看见几个年轻公子跟在裴子期身后,也纷纷朝她行礼。

悦宁扫了一眼,一个两个,正当最年轻最志得意满的年纪,又都是出自高门大户,虽都躬身朝她行礼,但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掩不住的浮华之气。

有什么好得意的?

哼!

悦宁瞥了一眼,倒觉得站在一旁的裴子期显得顺眼多了。

真正论起来,这里一堆所谓的青年才俊,也没一个像裴子期这样,他才是真正的年少得志,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更难得的是,裴子期这个人身上从来都没有一点儿锋芒。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如清风如淡云一般,令人身心舒畅。

“正好本宫取了些糕饼,也赏给你们尝尝。”

裴子期听了这一句,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

虽说裴子期在吃食上不太在意,但对于这位悦宁公主殿下递来的吃食,他想不在意都不行。上一次那个桃花糕害得他“卧病”多日的事,他记忆犹新。

这一次……

“……杏仁奶酥饼。”

“微臣谢恩。”

裴子期心中担忧,面上却一点儿不露,手上还得接过那一块糕饼。

“殿下果然蕙质兰心。”

“殿下巧手!臣下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点心。”

“好吃,好吃!”

……

听得一片夸赞之声,裴子期稍稍松了口气。上次那个桃花糕,可能真是一场误会。尤其经过桃花糕的事,这位公主殿下应当会更加小心谨慎。裴子期放下了心,便也将手中的那一小块杏仁奶酥饼放入口中。

一入口便闻觉一股牛乳的香味袭来,味道似乎不错?

然而,裴子期再嚼两口……咳咳。

这微微有些发苦的感觉不是第一回了,上回是夹竹桃,这次是苦杏仁?这倒也算了,偏偏这酥饼放了太多油和糖,甜得发腻,再混上这苦味,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算了,吃吧,大不了再拉几天肚子。

裴子期如此想着一咬牙就咽了下去,可违心的夸奖话他一句也说不上来。

看来这几个驸马人选也不行。

虽说看来倒是挺符合悦宁公主所说的“发自内心地珍爱本公主所做的吃食”这一条,但看那几个人虚伪奉承的模样,裴子期都有些看不上。

悦宁可不知道这些。

这可是第一回有这么多人真心实意地夸奖她做的东西!

悦宁心中乐滋滋的,也就不觉得那几个什么“未来驸马”人选碍眼了。更何况,那几个人吃完了她做的杏仁奶酥饼,还非常乖觉识趣地都纷纷告退了。

不错,不错。

这么看来,倒只有那个本来看着“顺眼”的裴子期吃了之后一声不吭,让人有些不高兴。

“裴大人。”

“……微臣在。”

“本宫做的杏仁奶酥饼不好吃吗?”不知为何,悦宁见裴子期吃了之后闷着不说话,就总觉得有些不悦,非要逼着他说不可。

裴子期略迟疑了一下。

“殿下亲手所制,恩赐可贵。”

悦宁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她分明在问他好不好吃,结果他就这么轻飘飘地丢一句什么“恩赐可贵”?这不是明显觉得难吃又不好意思说吗?

“哼。”悦宁冷哼一声。

“红豆、松籽,你们两个去给父皇送点心,本宫有话要单独与裴大人聊一聊。”

悦宁这一句话里头,最后那三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正好把裴子期想要开口说的那一句“于礼不合”挡在了喉咙里。

不过片刻工夫,两个丫头都走了出去,就剩下裴子期与悦宁两人。

裴子期略略抬头,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悦宁。虽说是春猎,但已到了春深,悦宁穿了一身簇新骑装,又将长发高高束了起来,较之往日,少了几分公主的华贵精致,多了几分利落,但看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那犀利之中又是带了一点儿俏皮的。

裴子期不好意思多看,又垂了眼眸。

“不知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裴大人反正无事,不如陪我去那边看看马吧。”

悦宁想出一个由头来。

“殿下恕罪,微臣并不识马。”

悦宁却不待裴子期那一句话说完,就气冲冲地朝着马厩那边走去,只当作没听见那么一句话。裴子期心下无奈,只好暗暗叹口气,然后跟了上去。至于悦宁,她当然不是真的要裴子期陪她去看什么马,她就是想问问裴子期,她做的那个杏仁奶酥饼到底是怎么个难吃法,可这话她也不好意思在小宫女们面前问。

谁知才刚刚绕过两个营帐,她便听见帐内有人说话。

“……从没吃过那么难吃的点心。”

“对,可真是噎死我了!”

“但那糕点乃公主赏赐,就是再难吃也得咽下去。”

“快来人,再给本公子上杯茶!”

……

后面还有一些更不好听的话,比如一吃那杏仁奶酥饼便忍得辛苦,后来都急着退下是赶着回来吐了那杏仁奶酥饼,再漱口喝茶的;又比如什么想要娶公主必定得受些常人受不了的难处,看来苦处以后还多着之类。

裴子期听得心惊肉跳,看着身畔的悦宁脸色不断变化,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最后却是一跺脚朝另一处跑去了。

糟了。

裴子期赶紧去追。

悦宁这一气乱跑,没怎么看路,竟真绕到了马厩。她只觉得心中一股怒气翻腾,只想着要发泄一番,便顺手拉过一匹马,翻身而上,驾着马就冲了出去。

“殿下——殿下!”

几个看马的内侍可着了慌,一转头见裴子期跟了过来,赶紧上前告罪。

“尚书大人!方才那一匹马才刚驯好,性子还野着呢,公主殿下她……”

裴子期脑子里“嗡”的一声,下意识地也拉过了一匹马。

自然,相较而论,礼部尚书裴子期大人上马的姿态可没有悦宁那么漂亮,坐上马背之后有些歪歪斜斜摇摇欲坠。

可裴子期还是故作镇定地勒紧了马缰,然后吩咐了一句:“去回报皇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