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回归(2 / 2)

演员没有假期 关乌鸦 2652 字 1个月前

“小静,听说你小孩在暑假惹了点麻烦?我认识一种人,他们生活上有点困难,但是都很热心,只要少许的酬劳,就能帮你解决麻烦。怎么样,要不要介绍给你?”

“老唐,乡下那边的老人家身体现在还好吧?准备送养老院?哪个养老院?没选好……你最好想清楚了再选,现在有一种诈骗手段,就是卖床位给老人家然后卷钱跑路。老人家今年九十了吧?是挺大的了,这个年纪法院不敢判,判了监狱也不敢养,警察不敢来狠的,抓了也是取保候审。对了,小静她的小孩刚好……”

关琛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工作单位了,领导久不露面,有被架空的危险。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干实事的领导,所以为了稳固基本盘,他关怀员工的时候关怀得都很细致。

慰问的效果看来很不错。关琛能感觉到,每个被他点到名的人,抖着身子讲话,显然在感受到领导威严的同时,都很感动。

一旁的钱良义看到关琛当场蔑视法律,还怂恿员工走上歧途,连忙上前阻止他,“你省着点力气到下午的路演……”

“剧组的工作是工作,工作室的工作也是工作嘛。”关琛摇头晃脑地答道,就像是领导在发表滴水不漏的讲话。

“……”钱良义暗骂一声邢云,竟然没有看住关琛。

关琛走到钱良义的办公桌后面,翻了翻各种文件,装模作样地摇了几下头,仿佛对钱良义的工作很不满意。钱良义眼皮一跳,下一秒果然听到关琛说,“我最近想到一个新的盈利项目,可以给工作室增加创收。”

钱良义咽下一口唾沫,喉头汩汩地抽搐几下,像是误吞了一只老鼠。

关琛说的新项目是,“我们提供婚庆小剧场服务,让顾客自己当编剧、当主演,把两人相遇相识的爱恨纠葛重演出来,有很好的纪念意义,以后亲朋好友或者小孩好奇了,就可以放给他们看嘛。”

“咦?”钱良义震惊了,没想到关琛会有这么正常的提议。但是过于正常,对关琛来说本就意味着不正常。

钱良义谨慎道:“我们根本没有团队啊……”

关琛说:“演员的话,刚好培训班那边的学员可以拉来当龙套,名义上提供练习表演的机会,就可以付少量的钱得到一群人。客户演技不好,还有现成的表演老师指导。”

“那其他人呢?摄影,美术什么的……”

“在楼下。”关琛说。

钱良义扑到窗边去看,没看到什么剧组。

“摄影组,造型组……直接从我们街坊邻居里拉人。只要我们带着大家喝汤吃肉,我以前说的那个婚庆联盟,趁机就可以做起来了。”关琛显然没有忘记刚入职那会儿,刚一提出就被钱良义否掉的【婚庆联盟】,“话事人也不用轮流当了。我们工作室做了盘子,我们就是话事人。”

职员们被深深地打动,一个个都憧憬起来了。

钱良义头大,他十分清楚,剧组的搭建不是这么容易的。不是说同为摄影师,一个人就能干另一个人的活。影视专业的摄影师要用几年的时间学习镜头语言,学习光和空间,在行内,基本是师父带徒弟,老师带学生,跟拍平面照的结婚照商业摄影几乎是两个工种。

但钱良义知道这种理由打消不了关琛,他想了想,发现漏洞,说:“……录音组,道具组,置景组这类,我们邻居里没有啊。”

只见关琛从容地掏出一本小册子。

钱良义知道关琛总是随身带两本小册子,一本是好人证,另一本是用来记录各种东西的,但从来不知道上面具体写了些什么。在他有限的印象里,关琛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有概率拿出过小册子乱写一气,吃饭时,走路时,踢足球时,写完之后,时而蹙眉,时而释然,时而诡笑一通……他一直怀疑,关琛在记录某种创作灵感。文学专业的嘛,正常,正常。

关琛翻开小册子,问:“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你以为我这个计划是随便说说的么?”

钱良义心想,啊,难道不是吗?……

关琛翻了几页后,像是找到了什么,“你看。”他把小册子展示给钱良义看上面的内容。

钱良义接过来看到,小册子上那页是一行行的字,看起来是什么资料。

以统一的格式,记录着一个人的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家庭成员构成,地址,车牌,爱好,债务情况,弱点……

【阿曼达(美利坚人),女,22岁,摄影师助理(从业2年),独自留华学艺,魔都市十一街33弄204,无车,喜看书,无欠债,脾气暴躁容易冲动违约……】

【庞易,男,32岁,道具组组长(从业11年),一妻两子……】

【……】

钱良义手一哆嗦,没想到会看到这种东西。

小册子上面的人,有的来自《警察的故事》剧组,有的来自《命运钥匙》剧组。

《黑蛟龙2》上榜的人最少,大概是专业能力太弱,没怎么被关琛看上;少数几个上了榜的,【弱点】那一栏的描述也是非常醒目,什么【欠债20万】,【有个重病的弟弟】,【疑似出轨脚踏多条船】……情报网千疮百孔,可见片场纪律之差。

“……”看到这种危险的资料,钱良义惊悚之余,内心深处竟隐隐落了地。

果然啊果然,关琛还是那个关琛。

关琛说:“只要我们针对他们的弱点动之以情,先礼后兵,他们多半会加入我们。”

钱良义无语了,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你很久没见你大师兄了吧?”钱良义慈眉善目地问着关琛。

关琛果然点头。

钱良义说:“劲竹今天去表演班了,那边人手不够,他去帮忙。你难得有空,过去看看他,顺便看看邢老师,再把你这个什么什么(犯罪)计划,跟他们讲一讲。”

关琛心想也是,跟一个小喽啰说些大计也没什么用。最后做决策的,还得是他跟大师兄两个人。

“行,那我走先。”关琛问钱良义:“没什么事要汇报了吧?”

钱良义想了想,说,“前段时间有个小鬼过来打听你的消息。”

关琛让钱良义描述一下对方。

钱良义描述了一番那小孩的恶劣行径,最后用三个字概括道:“很像你。”

关琛没听懂最后里面蕴含的小小讽刺,他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是谁了。意料之内。”挥挥手,让钱良义退下。

走之前,关琛勒令大家:“过两天电影公映了,大伙儿记得去看。”

大家轰然应下。有的职员说,已经开始在网上号召影迷去看了。

关琛欣慰,留下了一些食物特产,让职员们瓜分,然后便带着另外一些东西,前往表演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