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考虑(1 / 2)

“你之所以能准确的察觉到我的位置,应该是与鲲兽有关...我却是忽略了此兽雌雄之间的彼此气息感应。”玄罗摇头,这一点,他的确是疏忽了。

但能被王墨发现并且知晓自己的身影与身份,从这一点上看,王墨已经超出了他玄罗的试探,让他极为满意。

“老夫说的可对?”玄罗微笑,看着王墨。

王墨神色古怪,再次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你不但知道了老夫的名字,更是知道了我的身份?”玄罗笑容更盛,这段日子他隐藏在王墨身边,心情极为愉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此刻回想起来,隐隐有些回味,甚至很有一种王墨应该晚发现一些才好的感慨。

“仙界,九阳之一,杀皇一脉大仙尊!”王墨沉默片刻,轻声开口,他当初在那分魂内知晓这一切之时,内心掀起了滔天大浪,好久才平伏下来,但他当时神色却是隐藏的很好。没有被人看出半点端倪。

“五行星之修,之所以放弃了争夺第三魂与他们的目的,也是因为前辈的原因,甚至帮助在下,也是前辈之言所至,此事,晚辈感激。”王墨看着玄罗,缓缓说道。

玄罗越看王墨越是喜欢,他一路考察下来,王墨的各个方面都超出了他的想象,极为满意中,又听闻王墨这不亢不卑的话语,不由的大笑起来。

他更为欣赏的,是王墨明明知晓自己存在,可从始至终,却是从未开口说出一句让自己帮助的话语,这一次洞府界核心之战,完完全全是凭着其一人之力,逆转乾坤做到。

这一点,让玄罗再没有半点犹豫,确定了要收王墨为唯一弟子的念头。

“跟我回仙界杀皇一脉领地,成为我玄罗唯一弟子,守护杀皇一脉,小家伙,你愿意不愿意。”玄罗望着王墨,神色和蔼,声音没有半点严厉之意,而是带着长辈一般的口气,与晚辈商量一样。

他的神色,他的语气,让王墨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但他却没有开口同意,而是沉思起来。

玄罗观察王墨已然不是一天半天的时间,对于王墨,他已经略有了解,看到王墨的样子,便隐隐猜到了其心思。

眉头一皱,玄罗看了眼那金门,轻叹一声,他这皱眉,并非是对王墨,而是因他所猜测的,王墨的思绪。

“仙界上,有很多洞府界,可以说但凡一个具备规模的宗派,都会有自己的洞府界,只是古往今来,却是罕有洞府界生灵走出,更不用说反客为主了!

若非是这七彩仙尊自己魂魄散开,否则的话,断然没有被封印的结局。”玄罗看着王墨,缓缓开口。

“你可知,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仙界法则!

在仙界上的一个个宗派开辟出的洞府界,其内生灵若没有仙之血脉,他们无法通过这仙界恒古以来就存在的规则。

说是规则,实际上你可以看成是一股与洞府界格格不入的压力,这股压力之大,会使得一切没有血脉的洞府界生灵,在走出的一刹那,魂飞魄散,被生生压死!”玄罗声音回旋,透出一股沧桑。

“这种规则,无人可以抵抗!你的心思我明白,你不愿自己离开这里,你想要让所有欲离开之人,全部都去往仙界!”玄罗叹息一声。

“若不想离开这里,晚辈不会勉强,但若有想离开这里之人,晚辈的确有这个念头。”王墨沉默了半响,轻声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莫说是你,就算是你梦幻之术中所看到的那几个人,也不可能去往仙界!”玄罗的话语刚说到这里,王墨猛的抬头。

“他们也去不了?”

玄罗眼露复杂,他知道王墨对叶月等人的愧疚,点了点头。

王墨愣在了那里,许久,许久。

“可是之前有人告诉我,若是在仙界有接引者,可以减少那仙界法则...”

“无论是谁这么对你说,都是在欺骗你!此事根本就无法做到,除非是九阳同时出手,方可抵抗那至高无上的仙界规则!

这仙界规则,是仙祖与神祖血脉既定,无法改变!”

王墨面色苍白,好似一下子失去了大半血液,身子踉跄中后退数步,似体内最后所剩的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其目中的光彩,刹那黯淡下来,一股绝望的刺痛,在他心中扭曲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