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次探索(1 / 2)

“1215”号房间外面,“心灵走廊”上。

和以往不同,十个商见曜不仅拿着的物品各不相似,或有或没有,而且衣着打扮上也有了一定的差别,显得更有区分度了。

戴着猎鹿帽的商见曜摩挲着下巴,环顾了一圈道:

“大家投票吧。

“我们是民主的团队,少数服从多数。”

“你这是多数人暴政!”依旧一身灰色迷彩制服的商见曜有什么说什么。

他是诚实的,也是喜欢反驳的,从来藏不住话。

戴着猎鹿帽的商见曜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烟斗,嗅了一口道:

“为了效率,必须做出一定的牺牲。”

他随即说道:

“好啦,同意进这个房间探索的举手。”

刷地一下,五个商见曜举起了右手。

这包括最鲁莽大胆的那个,总“是啊是啊”习惯性附和的那个,喜欢开玩笑的那个,嫉恶如仇见不惯坏事的那个,以及求新求奇爱唱歌爱跳舞的那个。

“五对五,这就没法做决定了啊。”带着猎鹿帽的商见曜叼着烟斗,一脸地为难,“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有九个就好了。”

他是商见曜民主协商会的召集者和主持人。

诚实的商见曜立刻反驳道:

“其他人可以弃权,九个同样能够平局。”

“是啊是啊。”附和的商见曜给自己装上了机械手臂。

他之前拿的小音箱和便携式收录设备,已归属爱唱歌爱跳舞的那个。

“两位施主,不要再争吵了。”转着“六识珠”的商见曜规劝道。

他套上了黄色的僧衣,披上了红色的袈裟,脸庞一片铁黑,眼中甚至还冒着红光,俨然半个机械僧侣。

同样穿着灰色迷彩的懦弱商见曜则冷笑了一声:

“谁知道门后有什么,贸然探索非常危险。

“好不容易才晋升‘心灵走廊’,在灰土上也算是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怎么能这么冒险?”

“不,你这句话不对。”诚实的商见曜反驳道,“每一扇门后都可能藏着危险,难道永远不探索,就这样止步不前?”

说完,他似乎下定了决心,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该为赞同。”

带着猎鹿帽披着黑色大衣的商见曜长长地叹了口气:

“商见曜公投结果是:

“进门探索!”

他话音刚落,十个商见曜重归于一,身上是那套灰色的迷彩。

前行几步,商见曜探掌握住了“1215”的门把手。

“心灵走廊”内的房间似乎都没法真正锁住,他只是轻轻用力,一拧一推,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就向后敞开了。

里面一片昏暗,只有隐隐约约的些许亮光,让门外的人根本看不清楚具体有什么。

已经做出决定的商见曜毫不犹豫地迈步走了进去,眼睛逐渐适应了此地的光线,看到这里依旧是一段走廊,而非精心布置过的、有某种寓意的房间。

对此,商见曜毫不意外。

以他目前掌握的“心灵走廊”常识,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每个人对应的“房间”看似很小,其实是囊括了“起源之海”在内的一整片心灵世界。

所以,对“心灵房间”的改造结果,只有主人或者得到主人允许的访客能够看见和接触,贸然闯入者约等于直接降临到对方的“起源之海”内。

而这种降临和知道坐标后的入侵是有一定区别的,如果把每个人的心灵世界比作一台联网的电脑,那前者相当于刚开始触及防火墙,即将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考验,随时可能遇到危险,被相应的力量清除,后者则近乎绕开了所有防御机制,直面最核心的部分。

也就是说,如果商见曜在“1215”这个房间内一切顺利,探索到了最深处,那就等于完全侵入了房间主人的“起源之海”,就像之前迪马尔科干的那样。

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出,“宿命通”这个能力真的很强。

而商见曜对“1215”号房间的探索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在这里,他必然会经历房间主人种种恐惧和某些噩梦幻化出的场景,一旦深陷其中,无法摆脱,轻者精神受创,留下心理阴影,多出一些弱点,中者迷失自我认知,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重者意识溃散或者被困“某地”,让探索者于现实世界变成植物人或者像阎虎那样沉睡,最严重的则毫无疑问会丢失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