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侵袭(1 / 2)

翌日,起了大雾,整个世界雾蒙蒙的,小河只能听到它的流水声音,河流载着小船漂泊到了一座城前。『Δ』笔趣』阁Ww『W.『biqUwU.Cc这座城市整体漆黑一片,就和泷州城一样,只不过,天州城看起来要比泷州低上许多。

天州城与泷州城结构完全不同,泷州城是由一堵城墙直接高耸入云,五大州的外围由它保护,而天州城则是相对于泷州城低上许多,它有三重高度,一重一重叠加,墙壁更是宽厚无比。

泷州的建筑在泷州城的最上面,而这天州城就在这墙壁内部!

第一重墙上。

“唉,那边的兄弟们都过来吃饭了啊。”

“终于开饭了,好饿呀!”

“走吧走吧,去吃饭喽!”

听到这声吆喝,第一重墙上身着紫衣盔甲的士兵们拖着疲累的身体,与旁边的同伴说话间去领饭去了。

一名模样看起来,也就刚刚成年的士兵,端着碗来到了墙的边缘处,看着碗里的稀粥,稀的只剩下水了,那面几乎看不到。手中硬邦邦的硬馍馍,不吹,用这东西砸人脑袋,一砸一个响,保证能见血!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臭小子,你就别抱怨了,一天天的,就你小子能,就你小子话多。你应该庆幸的,没有去泷州成为泷军。”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年轻士兵无奈的转身看着蹲在角落里,正在啃着硬馍馍的白老者,说道:“白老头啊,你就别这样了。我加入天骑禁卫军,要做的可是保家卫国。不是在这里天天对着荒废的泷州呆的。我后悔了……”

白老者停止了啃馍馍,那充斥在空气中凸显怪异的磨牙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后悔什么?又有什么可后悔的呢?你可知为什么轩辕皇室百支天骑禁卫军独留我们一支?”

“还不是为了皇室的一己私欲。”说罢,年轻士兵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我们这支队伍可是百支中综合战力第一的,要知道队伍将领乃是轩辕战族唯一的后裔,轩辕鹰翔!”

提及大皇子,那一脸不屑的白老者苍老的容颜也是凝重起来。

白老者摇了摇头,对着年轻士兵恶狠狠的说道:“放屁,长公主呢?长公主她也是战族后羿,而且血脉要比轩辕鹰翔浓郁的多,轩辕家族真是越的差劲了,一代竟只有两人拥有战族血脉,长公主大人也不知踪迹。唉,泷州不知道生了什么,现在如同一座死城,派去侦查情况的千名士兵,竟然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的失踪了!如此看来,那个预言是真的,整个大6的灾难要降临了,要降临了……”

“你这白老头,犟得跟头驴似的,还疑神疑鬼的。我知道长公主大人,还用你说啊!”年轻士兵不服输的瞪着白老者说道,牙齿咬上了硬邦邦的馍馍,目光注视着雾蒙蒙的泷州,“咔!”

“我去你大爷!”年轻士兵的牙被咯的差点松动,一怒之下,随手丢掉了馍馍。

白老者笑了起来,满脸皱纹一下子就如同山丘般拱起。

“咚!”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老者笑容僵住了。

“臭小子,把碗扔下去!”

“我粥还没喝呢!”

“扔下去!”

“把碗扔了,我晚上就没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