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曹操的野望(1 / 2)

“小鸭子,你为什么会成为泷军将领?”轩辕蝶舞心中遇到古人激动之心逐渐平复下来,樱桃小嘴轻咬了口干饼,望向泷涯问道。笔 趣Ω阁Ww』W.』biqUwU.Cc

“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整天跟在我堂兄后面,嚷嚷着成年后要加入天骑禁卫军的吗?”

听到这清脆悦耳的娇声,泷涯苦涩的笑着说道:“那是小时候什么都不懂,我根本就不知道天骑是需要前往战州驻守边疆的,我以为加入天骑就永远能够呆在天州,守着爹娘…就行了。”

“呵,亏我还瞧你这小子颇有些情义,原来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啊!”龙傲天一巴掌拍在泷涯脑袋上,恨铁不成钢的道,虽然才刚刚认识泷涯,可是他带给龙傲天的感觉就如同地球上那群相依为命的兄弟们,很是亲切。

所以语言上和动作上也就彰显了出来,泷涯挠了挠头,憨厚的笑道:“我不是怕死,只是怕死了,爹娘没人照顾,我那一大家子,长公主也知道的,什么亲戚朋友,一个个和黄鼠狼一样,都是盯着我家的财富与在天州皇城的地位。”

“嘿,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为什么跑到这鸟不拉屎的边境城市来当这受苦受累的将领。”听着龙傲天语言中的措辞,轩辕蝶舞也是被气乐了。

鸟不拉屎的边境城市…也亏这家伙嘴能说的出来,这泷州城如果不是遭受死尸的侵袭,它怎么看也不像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刚欲和龙傲天争论一番,这边的泷涯讲起了他来这里的原因,而轩辕蝶舞对此也是深感兴趣,心底暗想,这次先放过你。

玉手捧着香腮,津津有味的听了起来。

当年泷涯的娘带着丫鬟置办宴席,因为美貌原因被皇族的一位吊儿郎当的男子调戏,本来淳朴善良的泷涯娘嘴上说不出什么恶毒的语言,眼看那家伙越猖狂,手快要摸到美少妇丰满挺拔的双峰处,泷涯当时才**岁,但是却是蹦起来一大嘴巴子便抽在了这厮的脸上。

闹剧出现了,附属皇族的一个家族竟然敢动手打皇室中人,这当时皇帝,也就是轩辕蝶舞的老爹一听就不乐意了,立刻下达命令,让当事人全部觐见朝中!

泷涯左手掺着他娘,跟着他爹跪拜在了轩辕林天(长公主轩辕蝶舞之父)皇帝的脚下,而那名皇室中人趾高气昂的看着他们一脸得意,“皇叔,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行,您老忙着江山社稷,不必在此小事浪费时间。”

那家伙一脸谄媚的对着坐在王椅上的轩辕林天笑道,看得是令站在皇帝身旁的轩辕蝶舞恶心不已。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清脆带着稚嫩的童音冰冷冷的说道,“更何况皇叔,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少女的眼神充满厌恶与嫌弃,那位皇室中人见到这种眼神,腿一抖,直接跪了下去。

看似屈服的男人低着的头,眼神中划过毒蛇般的阴狠恶毒。

“舞儿,不得放肆!”一旁不怒自威的金俊逸男子终于是出声道,那雄浑的声音中带着股子威压!

“爹爹,可是……”

轩辕林天轻瞪了下自己的女儿,轩辕蝶舞咬了咬银牙,恨恨的看着眼前那个轩辕家族中的败类。心中有些烦躁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平时宠爱她甚至于连她跌一跤都会心疼半天的爹爹会因为这个败坏轩辕皇室家族的人而瞪她。

“爱卿,小仁这件事到此为止!朕不希望看到此类事件再次生!否则……”轩辕林天冷声道,那充满威严的黑色眸子扫视着众人,龙威压在众人心头,难受不已。

轩辕仁得意的抬起脑袋大声卖力的回答道:“是!”

泷福也赶忙道:“是,皇上。”

泷涯一家子本来就是极其老实之人,事情能够这样处理,他们已经满足,毕竟在他们看来没有损失什么。

小泷涯不满了,为什么那个欲非礼他娘亲的人一点儿事都没有呢,本来心中充满豪情的他如同燃着正烈的篝火被人浇上了一盆冷水,哗的冰凉下来。所谓的皇族不外如是,天骑禁卫军被其所控制又能干什么呢?整天替他们欺负百姓,鱼肉人民。花天酒地,不思进取吗?!无辜的天骑禁卫军就这样被泷涯给下了定义。

他张开嘴巴想要对皇上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老爹捂住嘴巴,他的老爹和娘亲一人驾着一条胳膊把他给硬生生的抬了出去。刚一出皇宫,他家的亲戚朋友便上来嘘寒问暖,这幅虚伪的模样,让当时年幼的泷涯恶心不已,他们也在那场宴会上,当轩辕仁想要对他娘亲行不轨时,这些家伙没有一个出言阻止,而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如今,又来献殷勤,当真是恶心人!

泷涯不想在天州呆着了,在这种环境下,他没得选择,毅然决然的来到泷州城,因为家里官大,在朝廷比较受皇上恩宠,一听爱卿的宝贝儿子要去泷州加入泷军,那还得了,便直接一个后门,给这厮搞了个泷军将领。